丁当是90年代陕西劳教所的一大活宝。鼻尖、头尖,身长瘦极,一摇一动都是笑料。

年刚十五,因“四二二”在新城广场给武警扔石块,在六四前一个月就被抓成了陕西最小的“暴徒”,年龄不够判刑,就做了小小的劳教犯。

监狱里过一个什么节日,他表演小品“吃鸡”:撕鸡翅、咬鸡脖子、嚼鸡屁股,特别是嚼鸡屁股那个馋、贪与满足感,可谓活灵活现。

可他只是在演没有鸡的吃鸡,监狱监管肉食奇缺,但偶尔有家人送一只,年龄大的知道鸡屁股有毒,也都不吃,这就吃了丁当的独食,艺术来源于生活吧——他便有了“鸡屁股”的绰号,本名反倒没有人知道了。

坐监狱人都不吃的,你号召全国人吃?是想把全国弄成一座大监狱?还是全国的食物供给已低于监狱了?

顺便再成立一个特设的厂级“切鸡屁股委员会”,再多一批主席或领导小组长!这个奴性到没有底线的国族,不亡都难——那才叫没有天理。

附1,动物学家解剖发现,这是左右对称的鸡屁股的两块淡黄色的淋巴腺体在微镜下观察,其中含有大量的巨噬细胞、吞噬细菌、病毒及不同种类的外源性物质,其中不乏致癌物。
附2,鸡屁股不能切,响应领袖号召不浪费,河南省漯河市盛唐国宾酒店专门设立了巡检员的岗位,巡视监察厨房有没有浪费食材,还特别要求厨师,切除鸡屁股部分不能够太大,以免很多连住肉的部分都被扔掉会造成浪费。客人剩菜率超过15%,服务员还将受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