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因意气每奋笔,不惧挺身做楚囚
檐低不碍头昂立,夜黑伴歌如昼行

注:中秋夜,在Skype群里,温克坚、王德邦、杨海等人诗性大发,想起贤斌及其他良心犯为中国民主铁窗冷月,不禁感慨万千,急成两首。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国内牛鬼蛇神普天同庆,万民欢呼,虽时过一周未衰也。前两日,网上偶遇刘飞跃兄、欧阳懿兄、刘逸明、田永德等,谈及刘晓波获奖的枝枝节节及民运维权的艰辛,有感而发。余本文学诗歌爱好者,水平自不用说,已达到“打油”之崇高境界,然与人共勉之心不灭。遂发出以贻笑大方。并将《致晓波并自励》以毛笔写出。无它,不善藏拙也。

20010年10月于四川省遂宁市西山路玫瑰上品

原载:《议报》第438期2010.1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