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这首诗还没活够都几千年了这首诗还没煮熟就在今晚这首诗还恭恭敬敬的站着像一个等待垂幸的宫女等了几千年了她的圣上都老的走不动了她的那一口深井早已干枯可她还活着这首诗还活着包括她的每一个招式她的对仗工整她云里雾里七扭八拐的所谓诗情及虚脱的画意

终于走了
怎么越来越沉甸甸的
这么多年了
这首诗还在爬坡
这些句子还扭着宫廷的舞步
那天子脚下亦步亦趋的
那阵烟雾总裹着神秘
那支还魂曲都到今晩了
还没演完

这首诗活的太久了
这时间也太奢侈
也不分点今晩或留点未来
这句子上的胳膊还在夜里晃动
那张桌上的标点还在
炊烟似的苟活着
于是一阵风过
风吹起那些绻缩的句子
及句中残留的睡意

于是在风走后
这把椅子没走
这首诗还在

2020-10-1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