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双面间谍

“我来了,周阿姨!”杨文峰一进门就故意提高声喊,越过周阿姨的肩头向房间里东张西望。

周阿姨高兴地牵着杨文峰的手,把他拉进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看报的周局长并不移动,只是从老化镜上抬起眼睛打量了一下杨文峰。周阿姨看到周局长的样子,假装生气地抢过周局长手中的报纸,说:“我说你呀,人家小杨自从知道你身体不好,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问候你,今天一听说你在家,马上就赶过来了。你看你这样子,还摆什么领导架子,再说再过两个月你就退休啦!”

周局长取下老化镜,故意带着嘲讽的表情说:“你以为他真是来看望我的病的吗?哼,他是想知道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

然后周局长又盯着杨文峰说:“你就是不死心,对不对?”

杨文峰嬉皮笑脸地看着周局长,周局长也只好叹了口气。周阿姨见这一老一少又耗上了,只管自己笑着进厨房做饭去。

“谢谢你从田海鹏那里获得的情报,小田怎么样?”只有两个人时,周局长问。

“一切都顺利,海鹏这次借回来参加奥运会的机会在大陆消失,不再回美国去。奥运会之后,我们就会让李建国获得释放。”杨文峰停了停,“你们部开会有结果吗?”

“有结果,不过那不是你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周局长。其实我有消息来源,你们传达到省部级的文件我都可以看到。只是你们部里的文件更加绝密,也更加有用,我无法知道。”

“小杨,”周局长语气有些严厉,“你要小心,不能玩火!不管你是怀着什么崇高的目的,以非法手段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都是犯罪的!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说你有消息来源的事,我不想知道,你做的事你自己要负责!另外,你的工作应该结束了。”

“不,我心里很有些不安。”杨文峰固执地打断周局长的话,“我一定要和您谈谈,离奥运会开幕式只有几天了,如果我不说出自己想法的话,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到时您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周局长放下手中一直拿着的眼镜,杨文峰心里踏实了,知道可以正式开始谈了。杨文峰低声地说:

“周局长,我知道你们部最近得到了好几份重要的绝密情报,情报都是关于美国内部强硬派以及美国政府分析中国要借奥运会崛起,并预测有些仇华个人和团体要破坏奥运会,从而阻止中华民族的崛起。我还知道,你们有些情报直接暗示破坏奥运会的幕后指使正是这几年看到中国日益强大而坐立不安的美国。这些情报且不说来源是否可靠——我相信至少你们认为是可靠的,就单单以情报的内容来说,我敢说你们上下没有人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对不对?这之中的原因我不想多说,只是举几个例子。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们,西藏要独立,是美国支持的,我想从政治局到下面的边防战士几乎都会点头称是吧?!可是你们也知道西藏和中国的关系从历史上来说都不那么紧密,美国没有插手西藏时,西藏就不闹独立吗?还有台湾,全国人民几乎百分之百坚信是美国在暗中策划台湾独立,可是大家忘记了过去四百年中台湾一直是分分合合,那时的美国人大多还不知道有台湾这个地方。何况这些年要不是美国,台湾陈水遍总统早宣布独立了。例子不需要再举了,我想说的是,作为情报战线,收集预警性情报本身就是预测灾难的,但是‘闻到玫瑰花香,就到处找棺材’的做法也害人不浅呀。

“最近西方学者在反省冷战历史时,有学者提出冷战完全是一场误会,而造成这个误会的正是美苏两国叱咤风云出尽了风头的中央情报局和克格勃。虽然这有些夸张,可是如果我们仔细研究,就会发现不无道理。美苏两国当时很多决策都是基于两国情报机关的秘密情报,现在解密的档案已经显示,很多情报都是故意夸大了对方的能力和意图的。例如肯尼迪总统上台后,美国中央情报局提供给他的情报称当时美苏两国存在巨大的”导弹差距“,指出苏联发展导弹的数量和质量远远超过美国,这情报让美国人民和总统都大吃一惊,于是拼命生产导弹,扩军备战。美国的这一做法再经过克格勃传回莫斯科,结果正如所料,苏联也开始大规模扩军备战。之后两国基本上都无法停下来,最后苏联因为国力不支,竟然被拖垮了——如果说两国情报机构这样有意无意地错误,高估对方的能力还有真相大白的一天,那么故意混淆或者高估对方的敌意就永远无法证实了。美苏在冷战时候动不动就剑拔弩张,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都认为对方随时要置自己于死地。到现在冷战已经结束快二十年了,冷战时候的两国秘密档案也开始逐渐解密,可是历史学家和冷战专家们却惊奇地发现,两国当时其实谁都没有任何主动进攻对方的计划和图谋!原来他们整个冷战中为了防卫对方而制定的整整五十年国策都是基於一些严重的误会。那么,这些误会是哪里来的?

“就是美苏两国当时的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和克格勃。我不想讨论他们的动机,但有一点我们不能不看到,冷战时候这个世界上权力最大,名声最响,化钱最多的机构就是美苏的情报机构!情报机构本来是为决策者制定决策提供情报信息的,在当今社会,情报机构绝对要独立于决策机构,可是在当时冷战中,你会发现中央情报局和克格勃几乎靠自己的‘情报’左右着世界局势。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常常在电影里看到的,当一位政治家或者一位军人不相信对方会如何如何时,一位中央情报局或者克格勃的情报官就会潇洒地说:我们有情报显示——结果谁都得闭上嘴巴。那些情报的来源大多是对方的叛变人员,他们为了得到金钱和重视,道听途说,甚至肆意夸大,而情报机关的人自然也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有选择性的相信了。”

“小杨,你是要我们不要相信从美国获得的情报?!”周局长绕有兴趣地打断杨文峰的话。

“周局长,我不是这个意思,也不敢有这个意思。我理解,作为情报人员,必须从最坏的出发点出发,但我确实想告诉你,中国的情报机构绝对不要步苏联克格勃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后尘。这两个情报机构都非常会收集情报,这一点我们望尘莫及,但是他们都在情报分析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

“苏联的整个情报部门包括克格勃在内是世界上最会收集情报的,从暗杀到se情间谍无所不用其极,可是他们整个情报机关却没有情报分析部门,更没有什么情报分析人员。情报官员在获得原始的情报后,只要感到‘政治正确’,也就是当时有反美性质,就直接报到苏共政治局,结果那些原始情报就牵着当时闭目塞听的苏联政治局领导人的鼻子走。所以,当那些情报是不准确甚至是假情报时,苏联的决策就自然出了问题。美国总统里根本来就是演员,于是象演戏一样搞出了高深莫测的‘星球大战’计划,那计划其实只是纸上谈兵,美国人自己都搞不懂也不相信其可行性。然而,原始材料被送到苏共政治局的桌子上,结果他们硬是要全国人民再次勒紧裤腰带去搞武器发展对抗根本不存在的‘星球大战’,这就是苏联情报界的问题!当苏联解体的时候,他们的核子武器已经可以把地球炸毁好几十遍,然而人民却没有面包吃!因为苏联的统治者坚信,美国马上要过来消灭苏联,这样想着,就发现面包一点用处也没有,不如化大钱制造死亡武器!

“美国的情报界也有自己的问题,同样出在情报分析上。和苏联不同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从开始就比较重视情报分析,对于所获得的原始情报一定经过分析后加上评论再上报白宫。但是也许是太重视情报分析了,中央情报局把这部分工作交给政客和兼职学者去做,而没有交给专门的情报分析专家。中央情报局直到2003年才设立专业的情报分析学校,开始重视专业情报分析人员。这以前,他们的原始情报都是由情报部门上报给情报局的行政领导,这些行政领导都是任命的政客,当然有些情报则请外面的专家学者来分析。不幸的是,美国几乎所有的专家学者都受到利益集团的资助和控制,这样做的弊端是什么呢?就是政客们根据政治需要肆意解读情报内涵,根据自己的好恶,政治观点来决定上报哪些情报到白宫,压下哪些情报不表。这样做的结果不言而喻。当美国总统布什想打伊拉克时,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心知肚明,他们当时获得的情报可以说是有一半坚持说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另外一半则持否定态度的,但是政客们为了迎合总统的喜好,于是把那些总统喜欢的情递上去——

“周局长,我知道我们国家的情报机关里有一批优秀的情报分析专家,不过我不敢确定他们的眼界是否够开阔,知识是否够丰富。我们的情报机制有一个主要缺点,就是目前仍然不信任从国外留学归来或者在西方工作过的人进入我们的情报机关。所以,我们部里的情报分析专家都是真正由我们自己国家培养的优秀人才,可是这对于情报分析人员却是个致命弱点!因为他们分析的是外国来的情报,如果对目标国家缺乏切身体会,是不会有正确的理解的。

“周局长,您是情报界的老前辈,我本不应该班门弄斧的,不过这里请您原谅,我今天就作一次您的情报分析人员。我在美国呆过,学习过,对于这次您获得的情报有一些看法,不吐不快。您知道我们以前很怕美国人搞精神污染,为此搞了好几次运动,搞得全国人民象大扫除一样,轰轰烈烈的。这运动从政治领域延伸到精神领域和性生活领域,可是我在美国的感觉就是,人家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其实,美国人尚在从猴子进化到人类的时候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发明了房中术,性茭十八式,要说污染,人家也是被我们先污染的——”

“小杨,你又跑题了!”周局长提醒着,以皱眉头的方式把笑憋了回去。

“好好,我不跑题,回到你们获得的几份情报上。以我对美国人的了解,他们对于中国强大怀有戒心,但是却绝对不会利用极端份子来破坏奥运会以达到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目的。美国政府内特别是情报界仇视中国,把中国作为今后五十年最大威胁的也大有人在,但有些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做,不是因为怕中国,而是因为怕历史,怕人民!至于您再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个结论,我没有办法解释,我只能告诉您,我在那个国家生活过,我了解那个国家的人民。美国的政策虽然表面上是政客在操纵,但最终却是由美国人民决定的。记得你们以前非常关心这样的问题,那就是如果中国打台湾,美国是否会出兵?也听说国家安全部派遣了很多学者专家去想搞清这个问题,其实你们找错地方了。自从越南战争后,一些大的战争特别是涉及到中国的战争,美国任何总统都要看民意调查。目前美国人根本不支持美国政府卷入和中国的战争,任何总统也没有胆量以什么国内法律‘台湾关系法’来作为发动对中国战争的借口。美国打小小的伊拉克都是靠民意调查来决定的,根本不是什么总统的一意孤行。如果当时同意打伊拉克的民意少于百分之五十,总统是不会出兵的。同样,任何有理智的政客也绝对不敢卷入破坏中国奥运会的阴谋中,这在美国是个常识,但在中国却如此难以理解。”

“小杨,”周局长平静地说,“你虽然罗罗嗦嗦的长篇大论,但我想我还是抓到了你的主要意思。并且我得告诉你,我非常理解,但是你也要理解,作为情报部门,我们的责任就是报忧不报喜。就象你说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他们确实为了经费,为了获得重要地位而故意夸大对手的力量和动机,这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可是他们并没有要为这些夸大和错误负责任。但只有一次‘911’事件他们忽视了,结果中央情报局几乎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责难,差一点被国会要求改组。其实‘911’事件前,中央情报局也获得过这次袭击的蛛丝马迹,只是这次中央情报局没有‘夸大’获得的情报而已。好,现在回到我们的情报上。我当然希望你的分析是对的,我更加不愿意相信这些情报是真的。如果美国真要使用破坏奥运会来阻止中华民族的和平崛起,那对世界都是灾难。因为不管承认不承认,目前的世界经济格局已经开始由中美两国共同决定!可是,作为情报局长,小杨,获得这样的情报,我如何可以掉以轻心,完全靠你的分析和我的愿望来决定?再说,你刚刚一直说是我们误会了美国人,那美国人是否也在误会我们呢?如果美国人并不象你分析的那么理智的话,如果他们在误会我们的情况下而采取了让人无法理解的行动,那么我们不是犯了致命错误!”

杨文峰脸上严肃异常,想了想,开口道:

“周局长,我正要说到这点。您说得非常有道理,其实冷战中就算美苏有一方意识到情报部门在搞鬼的话,局势照样无法改变,因为对方还在误会你,还在全球遏制你,你就算单方面停止军备竞赛也是无济于事的。

“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不是分析你们收到的情报,而是谈我们从美国那里获得的情报,有些我已经告诉过您了,都是田海鹏报回来的。情报宣称,中国人要借奥运会和平崛起,在这个和平崛起的过程中,中国强硬派要借机打击美国,目标就是参加奥运会的美国代表团。情报还说,中国政府很可能默认这些恐怖活动,他们到时不用出面,只要暗中给极端民族主义份子开绿灯,或者对外来的恐怖份子睁只眼闭只眼就可以达到目的。当然,美国的情报还认为中国破坏美国奥运会运动员有可能是为了获得更加多的奥运会金牌——”

“哈哈哈哈,”周局长忍不住笑起来,“真是可笑!这些美国人,我们也透过外交途径给他们从侧面解释过,他们只是吃惊地看著我们,好象——”

“好象你们的解释更加让他们相信自己那些情报的准确性,对不对?”杨文峰笑着问。

周局长点点头,杨文峰叹了口气,接着说:“这就是现实,我们以为特别可笑的东西,美国人信以为真,我们现在信以为真的情报,也许同样会被他们一笑置之。美国人无法想清楚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中国人即使把奥运会作为和平崛起的象征,但也绝对不会在自己家的土地上为了争夺金牌而采取卑鄙的手段!再说,中国政府什么时候想过要破坏美国在世界上的国际地位?可是美国人不但相信,而且非常重视,他们已经由国家安全顾问主持召开了国家安全扩大会议,布置了工作,其中田海鹏就是作为便衣被秘密派遣回来的,和他一起的还有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总共不下三百名高级情报官员和资深探员,我们无法掌握他们的名单,更何况有些不是持美国护照的。”

“美国人的情报机关也一直在有意和无意地歪曲中国的情况,有时我也担心如果我们不理智的话,两国可能在一些阴谋家的策划下,走向对抗。”周局长眼睛深邃地说,“中美两国如果走向对抗,对两国政府,两国人民都有百害而无一利。美国中央情报局最近在分析中国问题时一直故意混淆一些概念,例如他们把中国过去文革时提出的解放全世界等过激的口号套到现在对中国的分析上,认为中国迟早是要扩张的。这还不够,他们又从中国现在的经济发展速度(这速度当然无法持续保持)推算出未来二十年后中国的国力,这样,他们就使用过去的动机,现在的速度,和未来的实力这三个不同时间的概念分析中国,结果得出了一个庞然大物的怪物——个经济高速发展着的超级强国叫嚣要打倒美帝国主义!!”

“哈哈哈哈—-”这次杨文峰也忍不住笑起来,边笑边说:“这样的分析真是高妙,如果这样分析,连我也相信中国是个威胁呀。哈哈—-”

“杨文峰,”周局长突然严肃起来,“你讲了这么多,该入正题了吧,你不要以为我不清楚你,你想问我什么就问吧。”

杨文峰一怔,心里暗暗佩服周局长的眼力,他随即看了看墙上的钟,开始讲自己的分析:

“周局长,现在明白两边情况的不只是我一人,您也算一个,所以我讲起来您就会更容易理解。

“在奥运会关键时刻,中美双方情报机关都同时收到了如此敏感的情报。美国收到的情报说中国要利用奥运会打击美国,借机和平崛起;而中国收到的情报又说美国要利用极端份子和恐怖份子破坏奥运会,破坏中国和平崛起。这两份情报何其相似!!难道仅仅是巧合吗?从我们刚刚的分析,不难看出,无论是国家安全部还是中央情报局获得的情报都恰如其分地迎合了两国的情报需求,迎合了两国国内的部分人士的心态,这使得两个大国的情报机关很快都相信了情报的内容,都不敢掉以轻心。但同样通过我刚刚的分析,我们可以这样说,两国收到的情报不可能是真的,因为他们互相矛盾!提供情报之人看准了中美两国情报界绝对不可能互相通气,理解,更别说互相交换情报。从两国收到的情报内容来看,虽然意思完全相反,但口气和事件却基本上是一样的,例如奥运会、破坏、和平崛起等这些主题字,都反复出现在两国的情报中。我可以理解中美其中之一收到假情报,但是同时收到相同内容的假情报的可能性有多大?所以我可以判断,提供情报给中国国家安全部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是同一个人!而且从两国情报机构对这个情报的重视以及对来源的守口如瓶,可以判断出提供情报的人被两边都认为是重要的间谍,所以那个人一定是双面间谍!”

周局长的手颤动了一下,这没有逃过杨文峰的眼睛。

“周局长!”杨文峰故意不看周局长的眼睛,“只有您知道这个双面间谍的名字,你可以告诉我吗?”

周局长的眼睛里明显露出焦急和痛苦,杨文峰心里有些难过,他知道对于情报首长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发现自己的间谍是双面间谍了。历史上有很多情报首长宁肯抵赖,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间谍是双面的。如果杨文峰猜测没错的话,那位间谍还一直是周局长依赖的,如果现在承认他是双面间谍,那么过去提供的所有情报已经被中和,有些甚至是被故意“喂”给我们国家的。杨文峰想到这里也觉得心里很难受,他担心即将退休的周局长是否受得了这一打击。

“周局长,”杨文峰小声说,“这个双面间谍不可能是美国人,因为美国人无法真正了解中国人的心理。但可以判断,这个人又生活在美国,因为美国是个开放社会,中国人更加容易了解美国人。所以我们说的这个双面间谍应该是在美国的华人!他绝顶聪明,也从自己平时给 两边提供情报时慢慢发现,中美双方其实在对方情报机构都没有真正的情报来源,所以这使得他在这次提供假情报时胆大包天。这从他提供情报的顺序可以看出来,例如他刚刚给美国提供了情报,等美国将要向中国政府提出缩小奥运会的要求时,他又立即给中国政府提供情报,说美国想借反恐而要求中国缩小奥运会规模,但真正目的却是遏制中国。这样为两边喂假情报去火上浇油,牵着两国的鼻子走!

“只是可惜,这个双面间谍没有想到有我这个人存在!为了搞清楚我的同学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出事,我是目前唯一可以清楚看到两边情报机关收到重要的情报的人!这边当然是因为得到您的信任和配合,我没有用多久就看出了这个双面间谍的诡计!”

“可是,小杨,”周局长勉强支起身子,“按照你的分析,那双面间谍既然受到中美两国的重视,为什么还要冒险同时提供这样的情报呢?就算他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毕竟也是冒一定的危险的,对不对?他这样做有什么动机?对他有什么好处?”

“这正是我现在要急于知道的,我想也许最近因为什么事件,他没有象以前那样备受重视了,因而心生此计。当然可能有更加复杂的原因,不过我坚信要想找出此人的动机,必须分析这个人,要找他的致命弱点,就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了,这正是你教我的。所以,请不要再坚持保密原则,告诉我向您提供这些情报人的名字和他的基本情况!”

说罢,杨文峰第一次发现周局长脸上的表情如此清晰,杨文峰心里也暗暗吃惊,周局长本来是最会掩饰表情的老特工!过了一会,周局长开口道:“小杨,向我提供这些情报的人是目前我们部最重要的隐藏最深的情报员,他的名字和资料被分级定为国家的特级绝密。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以你这个普通人的身份,如果现在我告诉你他的名字,那么从这一刻开始,只要他还在为我们工作,你就永远失去了自由!你如果违抗,试图离开控制区或者出国的话,任何军警都可以不经过请示而先击毙你!你的分析都有道理,但那毕竟是分析,我不告诉你他的名字部分原因是为你着想,我不愿意因为这个让你这一辈子失去自由,更别说出国了。另外,根据特级绝密的规定,如果我退休了,只要有一个首长认为你可能无法保持这个绝密的话,他就有权力不经过任何法庭而判你终生监禁!!”

杨文峰浑身哆嗦了一下,不再说话。两人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杨文峰站起来,说自己不想吃饭,要回去了。临走时,杨文峰停下来,回过头,仔细看着周局长,一字一句地说:“周局长,其实我查清楚了,陷害我同学的人是我华盛顿的老同学刘—-明—-伟!”

周局长突然浑身一抖,几乎要摔倒,杨文峰把一切看在眼里,却并没有过去扶,马上转过头,高声和从厨房出来的周阿姨说声再见,就自顾开门离开了。

安徽合肥国际机场。

老刘头左右看了看,机场接机的人群中就数他年纪最大了,觉得很好玩。以前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个区站过,都是人家来接自己的,就是碰上有自己需要接的人,也都是北京的首长,或者其他省份的领导,所以都到贵宾区里坐在那里等的。不过今天是来接从香港转机回国的儿子刘明伟的。

合肥国际航班不多,刘明伟又坐的是商务舱,所以飞机落地不久,老刘头就看见高大英俊的儿子推着行李出来了。老刘头有点吃惊,儿子怎么带这么多行李?好象把家都搬回来了。

父子有好多年没有相见,老刘头仔细打量儿子,儿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老刘头领着儿子到出租车站等车,刘明伟有些惊奇,问怎么没有车。老刘头叹口气说,司机苦呀,以前自己当副省长时司机就一直跟着自己,那时有吃有喝的,还不知道拿了多少条香烟,司机也衷心耿耿的,等自己要退休时,司机自愿跟着,结果这些年,唉,司机的老婆下岗后,司机几乎连饭都吃不饱,所以有时就让司机开车出去办点自己的事。“这不,”老刘头说,“司机去跑长途了,反正汽油可以报销。”

刘明伟忍不住笑起来。两人进入出租车后,刘明伟说:“爸,你总是出人意外,搞副业也有别的方法呀,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司机去跑长途呢?再说那能赚几个钱呀?!”

老刘头充满爱意地看着儿子,也笑起来:“爸哪有你小子脑袋瓜好使,告诉爸,你在美国都好吧?”

“不错,就是想你们和家,还有中国!”刘明伟看着窗外,说。

“你这小子还滑嘴,真那么爱国?”老刘头看儿子没有回答,接着说:“看起来,你继承了爸的血脉呀,哈哈。”

老刘头停下笑,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唉,我们每天生活在这个国家,就无所谓爱不爱了,你在外面倒爱上了。不过你千万不要回来,就在外面好好干吧。”

这话触动了刘明伟的伤处,他看了看父亲:“爸,我还真有些后悔出去了,不然在这里也可以干出个名堂来。”

“你得了,”老刘头打断儿子,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以你这小子的干劲和聪明劲,我当然知道你会干出名堂的,可能到时官当的比你爸还大呢,不过很危险啊,我提拔的几个有干劲有才能也很聪明的干部都出事了。唉,只有你爸爸这样的人,才不会出事,可是—–唉,不提啦。”

两人都停止了说话,出租车在机场高速上奔驰,出租车车头上的后视镜上挂着一张毛主席的图片,引起了刘明伟的兴趣。他问司机:“你喜欢毛主席?”

其实司机只有三十多一点的样子,他知道刘明伟是问自己的时候,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也说不上,我是用来驱邪的!”

这话听在老刘头的耳朵里,又引起了一番感慨:“哎呀,毛主席他老人家确实可以驱邪呀,要是他老人家现在回来的话,很多歪风邪气一天就可以驱逐掉。”

刘明伟笑笑,把手放在父亲的漆盖上拍一拍,安慰父亲道:“社会在变化,很多东西是没有办法回头的,只是有些变化确实不怎么好就是了。”

“不提了,不提了!”老刘头无可奈何的样子,“现在什么都提不起劲,整个社会就是钱钱钱!权力已经直接和金钱划上等号了。当官的现在不贪污的没几个,就看你有没有靠山,就看你贪污的时候是否照顾大家。人民群众对于干部几乎到处是咬牙切齿,可是我都一直奇怪,怎么还没有出事呢?”

刘明伟又笑笑,安慰道:“爸,你就不要理这些了,开开心心过就是啦。”

“唉,”老刘头叹息道,“你爸革命了一辈子,退休前是党的人,退休后就不是党的人吗?让我不关心我们的党,那没门!不过,倒是前几年全国闹非典的时候—-”

“爸,你又来了。”刘明伟没有笑,伸手到自己随身带的包里,感觉到那个矿泉水瓶子还在,“爸,你都在电话里讲过好几遍了。”

“唉,是吗?”老刘头叹着气,仿佛又马上忘记了儿子的提醒,接着讲:“非典那段时间,让我又感到回到过去战斗的年代。致命的非典型肺炎发生后,全国人民都听从党的号召,那阵子我们党突然之间焕发出改革开放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活力,在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一条心,抗击非典真开心。那时在党的领导下,咱们工人只用了七天时间就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传染病医院。那段时间腐败的官员都忘记贪污了,人民群众自觉自愿的团结到党的周围—唉,那是我退休后见到的最美好的日子。非典结束后,我天天都打开电视看,我还把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战胜非典联欢晚会录下来经常回头看,那晚会上人民群众以真诚感激的声音歌颂党,歌颂—-多少年了,我都没有听到联欢晚会上有那么发自肺腑的声音,这声音中国人只是在很久以前歌颂毛主席他老人家时使用过,后来,整个文艺界都在用虚情假意的声音唱靡靡之音——–”

“爸,”刘明伟说,“你就别说了,我们谈点开心的吧。”

“开心?怎么开心呀?”老刘头叹息着,“那次非典之后,每年冬天不是广东,就是北京或者安徽,总有一两个地方传出非典病例,每次非典传闻一出现,就出现上下紧张,万众一心的情景,那时也是我最放松,最开心的时候!”

“算啦,不说了。你小子回来了,我就开心啦!”过了一会,老刘头用手揩着眼角,看着陷入沉思的儿子说,“你准备呆多久?”

“明天我就到北京参加奥运会开幕式!”刘明伟说。说罢,他靠在椅子背上,不再做声。出租车继续向前奔驰着。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