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枫生“煽颠”案被判四年当庭表上诉 王清营见律师谴责当局政治迫害

2014-11-28

image (25)左图:2014年1月7日,湖南省永州市异见人士赵枫生,目前被关押在衡阳县看守所里。右图:赵枫生的妻子全海燕抱著1岁多的孩子,来到看守所外等候律师会见丈夫。(自小彪推特)

湖南衡阳市农民赵枫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周五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他当庭表示不服,要求上诉。赵妻在宣判后向本台表示,丈夫今日的入狱是因为他争取中国禁止的言论自由,为他感到骄傲。此外,同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王清营周四会见了律师,律师引述他谴责当局垄断权力丶对异议人士进行政治迫害。

湖南衡阳市农民赵枫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周五在当地法院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对这一判决,赵枫生当庭表示不服,认为自己无罪,坚持上诉。

赵枫生的妻子全海燕周五向本台表示,由于代理律师陈以轩参与了郭飞雄丶孙德胜案开庭,所有没有到现场,但有十多名当地及外地的朋友及声援者参与旁听。大家均对结果感到诧异和不满。

全海燕:“我倒是没想到这么严重,太离谱了,当时我的心都是乱的,我走出来都搞不清方向了。他在法庭上说,以上的事实不构成犯罪,每个人在中国都应该有言论自由。赵枫生在庭上说了要上诉,不服从判决。马上就上诉,我们在讨论这个的事情。因为中国禁止言论自由,所以导致了赵枫生今天走进监狱,但我觉得他做得很好,我为他感到骄傲。”

据了解,赵枫生是湖南永州人,曾在北京筹建中华全国农民协会,后被当局从北京赶走。他去年在境外网站发表《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被官方定性为内容涉及“恐怖组织”的言论,被检察院控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后又改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在今年6月17日开庭,其代理律师刘卫国为其作无罪辩护。据律师称,控方证据均为旁证,没有原件。赵枫生在最后陈述中说,人在做,天在看,子孙后代会证明他是正确的。

全海燕还表示,他们1岁多的女儿小诗涵在爸爸被捕入狱这一年时间里学会了说话,但每次会见时赵枫生都带着手铐,无法亲自抱她,因此倍感心酸:“她现在会说话了,一年只见过两次面,其余都是电视会见,6月17日开庭的时候抱过她一下,但手铐没有取下来,没办法抱;第二次见了两分钟的时间,他的手背着带着手铐,没法抱,只能看两眼。每次去看守所,她都知道她爸爸在里面,都会叫‘爸爸’。他是一个正义的人,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是一个很好的父亲。”

81fad66a-1dcb-4781-83cb-05035071b9ce图片:2014年5月15日,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发布的对王清营的拘留通知书。(微博图片)

此外,同被当局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王清营周四会见了律师隋牧青。隋牧青周五告诉本台,与王的同案唐荆陵丶袁新亭一样,律师在要求会见的过程中遭到刁难,后经交涉丶抗议才得以会见,但仅一个小时后,会见就被迫终止。会见中,王清营谴责当局垄断权力丶对异议人士进行政治迫害。

隋牧青:“会见仍然很不顺利,办案机构仍然有意刁难我们的会见,等待丶交涉大概3个小时后才能会见。他本人精神状态还算正常,因为很长时间不能见律师,心理上有影响,而且他被殴打过,我怀疑这个是有意的安排,因为一般来说,政治犯在监牢是比较受人尊敬的,一般不会有人为难他们。当然他被指控的罪名,他认为完全不成立,他们其实是希望恢复人民主权,而不是颠覆政权。每一个国民都是主权所有者,所谓的政权都是被主权者授予而获得的。这种颠覆的说法说不过去,只有对权力垄断之下才有可能产生这样的罪名,是政治迫害,他简单地表达了这个意思。”

今年32岁的王清营原在广东工业大学华立学院讲授经济学,是《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他自2013年起参与推进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今年6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与广东著名维权人士唐荆陵及袁新亭同案。

(特约记者:忻霖;责编:胡汉强/马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