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在议会作关于共和国政治局势的报告时指出,维尔纽斯一月事件对立陶宛局势的影响至今犹存。他说,近期局势有可能因征兵而紧张化,苏联方面有可能搞经济封锁。这位领导人在谈到同苏联关系正常化的前景时,对开始进行的立陶宛和苏联对话的可能性持悲观态度。他认为,初步的会晤不是真正的谈判,因为苏联代表团成员没有进行谈判的全权。

同日 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主席彼得罗扬在电视发表讲话时呼吁苏联总统对解决同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居民点发生的事件有关的问题实行监督。他强调指出,戈尔巴乔夫总统是能够控制局势的唯一人物。他指出,他已于5日1日同戈氏进行了电话交谈。他认为莫斯科这一次的行动很慢。

同日 正在波兰华沙大学访问的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发表了题为《冷战结束的后果》的演讲。他宣称:“在20世纪,世界政治经历了三次大的变革。这是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欧洲秩序的变化,还有就是目前由于冷战结束出现的变化。最近这一次以西方的胜利而结束,并导致了共产主义专制制度的垮台。”

5月3日 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关于改变俄罗斯联邦境内煤炭工业和其他基础工业部门企业经营条件的命令》获得通过。命令指出,根据这些部门的企业劳动集件的决定,这些部门的企业转由俄罗斯联邦国家管理机构管辖,意味着要向这些企业提供充分的经营自主权,其中包括选择所有制的形式和经营方式。
同日 苏联内阁、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防部就外高加索地区形势发表联合公告指出,靠近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边界地区,以及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形势急剧地尖锐起来,每天都有枪战。因此,根据苏联总统1990年7日25日关于禁止建立苏联法律规定之外的武装部队并没收其非法收藏的武器的命令的要求,正在采取相应措施,解除非法部队的武装并没收他们的武器。

同日 “联盟”议员团两主席之一切霍耶夫在今天出版的《快报》上发表谈话指出:“联盟”议员团第二次代表大会主张立即实行全国紧急状态,如果苏联总统或最高苏维埃无法完成这项使命,“联盟”可以代劳。“紧急状态并不是把全国变成集中营,只是自下而上确立强硬的纪律。要停止扰乱形势的政党和社团的活动。苏共今天并不扰乱形势,但‘民主俄罗斯’号召罢工和瓦解苏联,要求解散议会,为什么不能停止其活动?”

同日 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宣告成立。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任命44岁的克格勃少将维克托.伊万年科为共和国克格勃代理首脑。

同日 库兹巴斯11个煤矿暂停政治罢工,但沃尔库塔罢工又重新开始。

1987年1月27日,苏共中央召开全会。改革已近两年时间,戈尔巴乔夫没有想到改革会如此步履维艰。他原先认为,只要抓住拥有1900万党员的党,把党变成一种变革的力量,就能顺利推进改革事业,但事实使他失望了:这是一个无力实施强有力领导的党。他要诉诸于人民,让人民成为改革的主人,并为这个党注入活力,也挽救这个党。这就是戈尔巴乔夫在一月全会上提出的任务,而措施就是实行民主化、公开性。由于党内意见不统一,原定去年12月召开的这次全会一再推迟。“我们三次推迟开会日期,是因为我们在一些主要问题上未形成明确意见就无法开会。”于是,他采取了自他上台以来最卖力的游说行动,逐个邀请中央委员个别谈话。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先后同三百名中央委员进行了交谈。

戈尔巴乔夫虽然事先同所有中央委员谈了话,但对会议能取得什么结果心里还是没有底。因此,他在会议召开前后采取了三个出其不意的行动,以显示他要把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

第一个行动,是在全会前几天下令逮捕了勃列日涅夫的女婿、前内政部第一副部长丘尔巴诺夫,罪名是收受贿赂。

第二个行动,会前一周,他把讲话稿发给每个中央委员并附了一些有关材料。讲话稿增加了许多批评勃列日涅夫时期的腐败现象和强调政治改革的内容,点名批评了乌兹别克、摩尔多瓦、土库曼、哈萨克以及包括莫斯科在内的俄罗斯一些地方党组织的“极其丑恶”的现象。并且承认苏联的情况比1985年他上台时还要糟糕,许多经济指标一直没有完成,官员滥用职权,压制批评,以权谋私,有些人已经成了犯罪活动的同伙。他对形势的悲观看法以及他所提出的推进政治改革的意见使目睹者大感意外。

第三个行动,是他突然提议召开一次特别全国党代表会议,让全党来讨论并批准他的改革方案。在政治局和书记处,戈尔巴乔夫还能争取到多数成员的支持,但在中央委员会就不同了,反对派的力量还很强大。

荀路 2021年5月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