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0月25日中午,“一枚园地”耕友一砚翁在他的家乡盛情设宴,为我和章虹接风洗尘。当我和一砚翁相谈甚欢的照片被放进“一枚园地耕耘者群”后,耕友“吟诗作赋”即兴为之配诗:

初霜落叶好风景,同道相逢三世亲。
无暇理会晚秋色,七零八零正青春。

上联中的“同道相逢三世亲”,正是我们与一砚翁朝夕相处时的切身感受和真实写照。三观一致的同道之亲,跨越家族、时间和国界,不是亲情胜似亲情。在有幸来到世上走一回的短暂人生中,这种同道之亲,尤其是活明白了的人之间的同道亲情,应属最值得珍视的一种人间亲情。

在我们离开一砚翁家乡三天之后,我再次体悟到了这样的同道之亲——

10月30日,我读到了一枚写的《49岁的最后一天》。在她感人的真情倾诉中,她动容地表述了与父母儿女之间由基因所锚定的血缘亲情,更娓娓道出了与巫宁坤夫人、一砚翁、胡发云、于无声、“吟诗作赋”之间以三观作依凭的同道亲情。

一枚说,今年生日前夕,她收到的第一张生日卡,居然是来自她深深敬重的巫夫人。“那一刻,连日来积累的疲惫一扫而空,多少惊喜和感动,充盈在我心底。”

一枚说,因为方方日记、日记接力和一枚园地,“我的世界被大大挖深拓宽,我接触到了那么多从前我只是在书上见过的大写的名字,那些我从前并不知道存在的‘先自由起来的人’,还有那么多那么多在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园地作者们和读者们。”

一枚说,她这个奔向五零的中浪,要像“不惜余生力,倾心倾智添柴薪”的“八零后”前浪一砚翁那样,在沉沉暗夜里,从容面对;与同频共振的人继续同行,再一起,多走一程又一程。

10月31日,是一枚50周岁生日纪念日。恰巧是同一天,我们从常熟前往上海,去看望章虹的舅舅和舅妈。在路途中,我边观耕耘者群里一枚与耕友的诚挚互动,边构思庆贺一枚生日的祝词,并在徐汇区章虹的表弟家里定了稿。贺词全文如下:

贺一枚五十中寿

今天,我在上海交大本部所在地的徐汇区,遥祝大洋彼岸的园丁一枚五十中寿。

在去年春天之前,我对电子柏林墙之内的网络空间有严重的罔顾。我以为,那是一个很难说真话的鬼地方,不去也罢。

当方方勇毅地站出来,当二湘和一枚两位奇女力挺方方,当心灵相通的网友留下肺腑之言后,我对那片空间开始刮目相看,并因此也有了比较倾心的投入。

我鄙视柏林墙,我会行使翻墙的权利。事实上,我也天天翻墙去获取真实的信息。然而,在柏林墙内,我们也可以有所作为。我们可以智斗。我们照样有办法说真话,吐心声,交挚友。我们可以在公民精神的烛照下,自豪地书写没有假话瞎话的真正的中国史。
不仅如此,我们还能和一枚、佩蓉、世钰、于无声等国际友人一起,书写地球上的真正的人类史。

我们,是先自尊起来的国人。我们,是先自由起来的国人。我们,是先自豪起来的国人。我们,而不是他们,将构建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天命之女,生日快乐!

精彩之女,笑傲江湖!

2021年10月31日 于
上海徐汇区“尚汇豪庭”小区

应当说,我的贺词所浸润和表达的,就是最值得珍视的同道亲情——先自尊起来、先自由起来和先自豪起来的国人之间的同道亲情。

我与一枚早已相熟。一枚笑纳了我的贺词后,没有忘记怼我一句:中寿,亏你想得出来。而我成竹在胸,答曰:你活百岁,五十居中。

章虹的舅舅今年96周岁,舅妈94周岁。他俩身体康健、头脑清楚。我和章虹、章虹小妹及妹夫去看望二位人瑞,去和章虹表哥、表弟相聚,自然是出于血缘之亲,但更是因由三观一致的同道之亲。血缘再近的人,如果三观不合,相互之间也会懒得见面;即便见面,也是半句为多。而10月31日及11月1日上午,我们与上海亲人的团聚,是何等欢欣、何其快活啊!

在同道之亲的魔力下,11月1号上午9点18分,一枚建议上海的两位耕友“小草”和“耕夫”设法与我见个面。二位从未谋面的同道之友,决然放下手头之活、推掉家中之事,风尘仆仆提着石库门黄酒,赶在中午12点之前就到了章虹表哥家!见面的情形,后来生动鲜活地展现在他俩合写的文章《惊喜在不经意间突然降临》中。一枚园地特意赶在11月5日将其加以推送,是为了圆一枚、小草和耕夫的共同心愿:把文章作为送给我的特殊生日礼物。

而这份与众不同的生日礼物,又进一步激起了同道之亲的精神涟漪。且容我细细道来。

11月7日上午,章虹的小妹给我发来了一帧书法作品,上书八个大字:应鸣而尊,迫默则辱。落款是:琴川季林生书(琴川,曾是常熟的旧称)。我把作品发给一些朋友后,北京的董盛坤先生对我说:“江哥好!能告诉我这八个字的准确意思吗?”盛坤与我是相知甚深的志同道合之友,他对“八个字”尚有拿不太准的地方,那我就必须把话说得更明白,更清楚。后来,我给盛坤发去了下面一段话:

宋朝范仲淹有句名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我考虑,对范公的“宁死不默”,只有极少数人能做到;于是我把期许调低,希望人们能做到:应鸣而尊,不默而辱。

去年春天,出于对我提出的“迫默”这个新词的欣赏,一枚情急之下,誤把上述八个字写成了“应鸣而尊,迫默而辱”。

我觉得,一枚把“迫默”凸显出来,的确很有意义;但按语法需改一个字,故成:应鸣而尊,迫默则辱。

以半文言描述的这八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用初中生都能明白的语言来说,它的意思就是:迫默——不敢说真话而被迫沉默,是一种屈辱的生存状态。为了提高做人的尊严度,减少屈辱感,应该逐步鼓勇气、挺腰杆,尽量说真话。

老老实实对待别人,老老实实对待自己的盛坤,很快回复道:谢谢!我懂了。

季先生的作品促成了董盛坤的发问,盛坤的发问进而引出了我的释义。那么,又是什么触动了常熟的季先生呢?

11月12日下午,书法作品的作者季林生携夫人来到章虹小妹家,与我如约见了面。季林生夫妇曾是章虹小妹的近邻;季先生是常熟老年大学书法班的资深班员。我忍不住开门见山就问季先生:你是怎么想到要写这八个字的呢?季先生回答道:我在一枚园地中读到过一枚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应鸣而尊,迫默则辱》。我打心底里认同这八个字。前几天,我读到了《惊喜在不经意间突然降临》,里面再次提到的这八个字,一下子拨动了我的心弦。于是,我决定命笔,把它们恭敬地写出来。

原来如此!又是同道之亲的魔力,在潜行,在发威,在吟唱。

我想,季先生写下这八个字的本意,乃是自我勉励。然而,由于同道之亲,因为灵魂神交,他的这幅作品恐怕会不胫而走,飘向全世界。听我笑着道破这一点后,季先生亦面露喜色,抚掌而笑了。

“同道相逢三世亲”,说不定,还真能成一句至理名言呢。

2021年11月26日 于北京家中

RFA
2021-11-2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