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p吉恩·夏普

null
夏普的著作《从独裁到民主》

◆84岁的美国政治学家吉恩·夏普一直坚信,非暴力抗争就是武器,甚至比炸弹和枪炮更有力量。

◆夏普的著作在很多国家广为流传,但他怀疑自己的著作没有传说中的影响力。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称:“夏普被认为是革命者最好的朋友,更准确地说,他是独裁者最可怕的梦魇。”

“如果你没兴趣读这900页,你也不会对推翻一个独裁者感兴趣”

夜晚,英国伦敦帕丁顿车站附近的“前线俱乐部”挤满了人,一位耄耋老人在宣讲如何发动革命。

一个年轻的伊朗女子问:“由于当局残忍的暴力行动,伊朗年轻人的理想破灭了。当局的镇压阻止了所有的街头抗议活动……你会对伊朗年轻人说些什么?他们如何再次组织起来?”

老者沉思了片刻。当他开口回答问题时,所有人都盯着他。“你们不能直面手持机关枪的士兵在街头游行……这样做并不明智……你们可以让每个人都呆在家里,”他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每个人都呆在家中,整个城市彻底沉默。”他又重复了一遍:“沉默。”

这个女子又问:“你认为,这个政权将会注意到这一点(非暴力抵抗)?”

老者环视了一下房间,轻轻地点了点头。

人们的问题非常多。“我只是个局外人,我不能告诉你如何做。即便我说了,你也不要相信我,要相信你自己。”老者说。

不过,他说,他创办的“艾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的网站上,有“自我解放”的指南,可免费下载。他认为该指南值得一读。“这是用英文写成的,只有900页,”他笑着说,“如果你没兴趣读这900页,你也不会对推翻一个独裁者感兴趣。”

演讲完毕,人们走到他跟前,请他签名。他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吉恩·夏普。

这是发生在今年年初的一幕场景。夏普是美国政治学家,腼腆的他在美国被称为“非暴力抗争之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称:“他被认为是革命者最好的朋友,更准确地说,他是独裁者最可怕的梦魇。”

“对全球的暴君来说,他的思想可能具有致命性”

84岁的夏普毕生致力于研究和完善非暴力革命的理论和方法。他认为,非暴力是推翻腐败的靠镇压维系的政权最有效的方式,非暴力行动如同白蚁,可以吞噬一个政权的支柱,最终整个政权会轰然倒塌。之所以采取和平抗议的方式,是因为暴力行动会导致当局镇压,“如果你用暴力手段进行抗争,那么,你就得面对敌人最优良的武器。你的做法虽然英勇,但会搭上性命”。

他的名著《从独裁到民主》诞生于20年前,一共93页。当年,一名流亡的缅甸人建议夏普为缅甸民主人士写点东西,夏普认为自己对缅甸不了解,无法专门为缅甸民主活动写书,但他可以讲述如何从独裁走向民主。该书问世后不久,在缅甸被秘密传阅,有人因拥有此书获刑7年。后来,这本书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

夏普的另一本小册子《非暴力行动198招》中提到的很多方法(如绝食、讽刺画等),被多国抗议者采纳。

“塞尔维亚抵抗运动”(1998年由贝尔格莱德的大学生建立)在反抗时任总统米洛舍维奇时,曾参考该册子。2000年,塞尔维亚反抗人士发誓推翻他的统治,海报上、T恤上都印有“他完了”的口号,这让塞尔维亚人意识到,他并非不可战胜。

乌克兰2004年爆发橙色革命,使反对派领导人尤先科在选举中获胜。当年,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成了橙色旗帜的海洋(橙色是尤先科阵营所用的颜色)。这次革命采用了《非暴力行动198招》的第18招:旗帜的展示及象征性的颜色。

他的方法也在伊朗引发了政治地震。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他们去拜访夏普,倾听他毕生创立的理论:如何发动革命。和他交谈后,他们都颇有收获。《从独裁到民主》中的一句话被广泛提及:“独裁者绝对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强大,人民也绝对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弱小。”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对全球的暴君来说,他的思想可能具有致命性。”

他怀疑自己的著作没有传说中的影响力

夏普撰写了30本书籍。近年来,中东及北非地区革命风起云涌,夏普的书起了一定的作用。他的书启发了人们,指引他们推翻独裁政权。去年,埃及主要反对派“穆斯林兄弟会”在官网贴出《从独裁到民主》一书的内容。参与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部分人士读过这本书。实际上,在整个阿拉伯世界,这本书都在疯传。

用夏普的话说,他跟埃及的抗议者没有联系,不过,他一直关注中东局势。埃及抗议者采取的和平手段,尤其是他们的无畏精神,让他感到震撼。“这就是甘地精神。如果人民不害怕独裁政权,独裁政权就会陷入大麻烦。”

但他怀疑自己的著作没有传说中的影响力。他说:“直到今天,我仍旧对其影响力,比如在埃及的影响力感到怀疑。我没有看到确凿证据证实我的著作产生了重大影响。”他说,埃及人民推翻穆巴拉克的统治,“这是埃及人民办到的,不是我”。

夏普承认他有时比较累,当他疲倦时,他的声音会颤抖,蓝色的眼睛会流泪。但他现在还不打算退休。

“与其说他是革命者,不如说他是思想家”

夏普现在是马萨诸塞大学荣誉教授,从未结婚。他坚称自己倡导和平,“超党派”,并曾为自己的理想而遭受磨难。

夏普1951年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后来到纽约讨生活,有时甚至身无分文。他利用业余时间在纽约市图书馆看书,读印度“圣雄”甘地的书,逐渐将甘地视为英雄。当时,美国正在朝鲜半岛打仗,但他拒绝服兵役。“我当时是发自内心的反抗……非暴力反抗。”

拒服兵役是犯罪,可能被投入监狱。夏普的父母抓狂了:优秀生夏普,怎能葬送大好未来?

父母给他施加了非常大的压力,但他不为所动。1953年,他被联邦调查局特工逮捕,等待审判。危难时刻,他想到了科学家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晚年也崇拜甘地的非暴力思想。

夏普给爱因斯坦写信,请他为自己的书作序,并告知自己的案情。1953年4月2日,爱因斯坦回信说:“我对你的道德力量深感敬佩,倘若我处在你的境况,我希望也能像你那样做。”

爱因斯坦还为夏普的书作序,并称夏普日后会成为历史学家——“一个年轻人写出这么纯熟的著作,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在一次审判中,夏普提到了爱因斯坦。他的母亲伊娃也给爱因斯坦写信。爱因斯坦回信说,她儿子可贵的品行是不可战胜的。爱因斯坦的信给了夏普的父母很大的慰藉。

最终,夏普获刑9个月零10天。

在狱中,夏普度日如年。但他说,如果他当年没能坚守良知,将来可能会是个撒谎的学者,这才是真正的悲剧。

获释后,夏普再次投入研究,并到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还研究独裁主义以及独裁的历史。一天,坐在牛津大学一间小屋里的他突然明白了:独裁政权需要人民的顺从和合作,如果人民不到政府部门上班,不参军,独裁政权就无法维持下去,这就是非暴力抗争的力量;非暴力抗争就是武器,甚至比炸弹和枪炮更有力量。

1973年,夏普出了一本书:《非暴力政治学》。这本书一问世就引起了较大反响,被视为非暴力抗争的经典之作。1983年,他成立“艾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传播他的非暴力理念。他没钱租办公室,研究所就设在马萨诸塞州东波士顿一座简陋的房子里,这是他在1968年花150美元买下的。

2009年,夏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夏普非常腼腆,“与其说他是革命者,不如说他是个思想家”。

来源: 青年参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