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选举盛行的今天,民主仍然失败呢?做个思想实验或许带来新的智慧之光,让我们认识到把独裁者赶下台为什么这么难。

前苏联的统治者一想到竞争性选举就惊慌失措。我们这些政治体制研究者认为他们的担心是正确的,选举将让公民有胆量抗衡政府的傲慢。随着铁幕的倒塌,选举实际上横扫整个世界。但民主似乎没有兑现最初的承诺。令人吃惊的往往是从前的统治者仍然在台上用差不多同样的方式管理国家。这是怎么回事?毛病到底在哪里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站在“民主”国家里仍然牢牢抓住权力不放的年迈独裁者如埃及的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立场上设身处地考虑一番。我有什么选择呢?虽然令人难堪,但我必须对自己诚实:人民并不爱戴我。他们不仅不感激我为国家创造的奇迹,反而越来越多地认识到国家在我任职期间发展缓慢,而其他国家早已转型。甚至有人令人信服地指出,国家的苦难都是我的过错。我只能难以置信地摇头,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所以我拿起金笔,列出我的所有选择。为确保系统性,我详细评价了每个选择的优缺点。

–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

选择一:翻开新的一页,拥抱好政府

优点:这可能是多数人渴望的。我自己感觉也会好一点。甚至能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点让他们自豪的遗产。

缺点: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和我过去多年养成的本事非常不同—基本上是通过用小恩小惠笼络一帮人为我卖命而抓住权力。我的上帝,我本来应该阅读那些该死的捐款人报告的。即使我弄清楚需要进行什么改革,公务员系统也不愿意实施。毕竟,我已经花费了这么多年时间整治我看不惯的人,甚至诚实的人都被排挤了出去。诚实人不容易管。

更糟糕的是,改革可能是危险的。围绕在我周围的寄生虫和溜须拍马之徒可能忍受不了改革。他们很可能发动宫廷政变把我赶下台,用新人取而代之。而且会把这政变打扮成“改革”蒙骗外人。

但是假若我成功了,假如我真的创立了好政府。我还能再次当选吗?我开始思考过去一些年我会见过的富裕国家的政治领袖,他们常常劝我认识到好政府的必要性。我做了粗略的计算:这些人再次当选的比例只有45%左右。

所以,即使我成功进行了改革,丧失权力的可能性还是很大。最好还是骗人吧。但怎么骗呢?

选择二:向选民撒谎

优点: 我控制了大部分媒体,所以撒谎相对来说很容易。而且,我的国民受教育程度不高,辨别是非真家的能力也不高。所以我可以告诉他们选我做总统对他们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事。

缺点: 我这样做已经很多年。许多人对我说的任何话都不再相信了。总体上说,虽然撒谎似乎是值得做的事,但我不能指望它就能取得胜利。

选择三:找个少数民族做替罪羊

优点:这个做法非常有效!我可以把我的所有问题归咎于国内让人讨厌的少数民族或者外国政府。从选举角度看,仇恨政治有漫长和非常成功的谱系。在象牙海岸,替罪羊是布基纳法索移民;在津巴布韦,是白人;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是图西族人。如果这些都不奏效,我总可以指责美国。我还可以保证对本民族采取优惠措施。

缺点: 我的一些最好的朋友是少数民族人。实际上,他们多年来一直给我提供资金支持,以换取各种优惠。我更喜欢和少数民族人做生意,因为不管他们多有钱,他们不能从政治上挑战我的权威。我需要让主体民族不能太得势。恐吓少数民族就太糟糕了,因为他们很可能把财富转移到海外。所以,虽然找替罪羊的做法是有效的,但超过一定限度,代价就太大了。

选择四:买通选民来赢得胜利

优点:如果和对手相比的话,贿赂选民是我的一大优势,因为我钱多。

缺点:我能相信人们说话算数吗?如果我给了他们钱,他们真投我的票吗?毕竟,不讲道德的人是很多的。

总体上看,我不敢肯定。我在网上搜索,发现牛津大学一个名叫佩德罗·比森特(Pedro Vicente)的一项研究。比森特在选举日当天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进行了随机性和控制性实验,在有些地区,贿选是受到外来检查的限制,有些地区没有。总是来说,在贿选不受限制的地方,买票的候选人得到选票更多。这说明买票还是起作用的。

实际上,贿赂有两种形式:零售和批发。零售式贿赂很昂贵而且很难,但仍是值得尝试一下。其优势是我能直接把钱瞄准保证成功的关键选民的口袋。

贿赂为什么不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呢?如果英国工党被逮住给选民钱财以换取支持,那它的选举结果肯定是非常严重的。但在很多社会,选举被看作不同的东西。政客在当权任期内没有做什么事,所以人们期待在能够对政客运用权力的短暂瞬间,政客应该给些好处。口袋里的现金显然比空头承诺好多了。但即使政客能买票,还不引起批评,他们怎么能确保交易成功呢?毕竟,投票是秘密的。你怎么阻止选民拿了你的钱,却投票支持你的对手呢?

在肯尼亚,反对党认识到告诉人们不要接受贿赂将导致选举失败,因此根本不尝试这样做。相反,它提议人们应该接受政府贿赂,同时投票支持反对党。

为什么这不是非常有效的还击呢?我认为有两点原因。第一是道德,这可能听起来很矛盾。通常,有正义感的普通人如果拿了别人的钱但是背弃诺言不投人家的票,他心里会很难受。另一个是担心被人发现。投票箱多秘密呢?在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的街头宣传者传播消息说政府将知道选民是如何投票的,在管理混乱的国家,这种警告可以被看作一种随便说说吓唬人的。

但是给特定选民贿赂要付出多大代价?我需要买多少票?花多少钱?有没有便宜的买票方法呢?

确实有:批发式贿赂。批发式贿赂是按照街区买通选民,而不是针对个人。在贫穷的、传统的、乡村地区,整体投票是很普遍的。在这些地方,地方乡绅的建议很少受到挑战。在计算选票的时候,很多村子100%投票支持某个候选人是很常见的。如果一个大人物决定个人投票方式的话,显然,直接买通他的支持就便宜多了。

总体上看,贿赂是我的一个策略。唯一的问题是我是否有足够的钱来赢得选举。

选择五:恐吓选民

优点:多数政客试图讨好选民,但是完全不同的技巧是恐吓他们。多数人都不是很勇敢。一旦遭到暴力威胁的暴徒,他们往往就屈服了,根本不敢抗争。

恐吓的一大好处是,即使我不能观察人们投谁的票,但我能观察他们是否去投票了。考虑到我在玩身份政治牌,我非常清楚谁可能投票支持我的对手。所以,我就威胁他们,如果不按要求投票就会吃尽苦头。

缺点:在政治上,一旦暴力开始了,就很难停下来。另一方可能变得更龌龊。毕竟,他们有数量上的优势。如果他们不暴乱,我就得担心失掉选举了。我不愿意冒险在暴力对抗中失败。这时眼前浮现出几个形象:被群众街头抗议推翻的伊朗沙国王、还有海地的杜瓦利埃(Baby Doc)、还有接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sescu)、最后是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当你不能指望自己的士兵开枪时,就要变天了。

选择六:限制领域,排除最强大的候选人

优点:这特别有吸引力,因为不仅我增加了胜利的机会,而且直接打击了我最恨的人:我的对手。我需要找到理由把他们排除在选举之外,这并不特别困难。我可以指控他们腐败,毕竟,这很可能是真实的。而且特别甜美的好处是捐款者总是敦促我严厉打击腐败,他们很难提出反对意见。如果腐败问题太敏感,弄不好引火烧身,我总可以那对手的公民身份做文章。不妨追查他的祖先三代,然后把他剔除掉。

缺点:除非我索性做到底, 像尼日利亚的萨尼·阿巴查(Sani Abacha)那样确保我是唯一的候选人,选民总可能选择其他候选人,不管他多么糟糕。他们甚至愚蠢透顶地真这么选。

这让我仍然感到担心,我得思考是否忽略了什么策略。啊,我找到了,我长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下地。

选择七:杀手锏,错误计算选票

优点:最后,我找到听起来万无一失的策略。有了这个策略,我就决不会失败。选举结果是:现任总统1票;反对派一千万票。但报纸标题是:“现任总统险胜。”它还有强化其他策略的好处。一旦人们认识到我仍然能取得胜利,他们真正的选票不被计算的话,他们就更没有热情放弃贿赂或冒险参加反对派行列了。更好的是,我能留着这个策略随时备用,直到不得已时再拿出来使用。

缺点:国际社会不喜欢这样。我需要记住的是不要太过分: 不能是99%,不能看起来像苏联选举那样。

一般来说,在世界人口最贫穷的十亿人中举行的选举里,虽然选民有各种理由抱怨,现任总统总能“赢得”漂亮的74%选票。在很少受到限制的选举中,甚至能达到88%的选票。不管如何,这些国家的现任总统是非常擅长选举的。

苏联当局表现出来的对竞争性选举的恐惧让我困惑,认为赢得竞争性选举本身是主要的胜利。其实,操纵选举根本是小菜一碟:只有真正偏执狂的独裁者才害怕选举。

(译自:The Dictator’s Handbook, By Paul Collier)

本文选自保罗·科利尔著的《战争、枪支、选票:危险地方的民主》。Copyright© 2009 by Paul Collier.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来源: 《战争、枪支、选票:危险地方的民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