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方展博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22-04-28 00:01

(为防失联,扫一扫 ,添加作者私人微信)

晚春的湖南其实并不温暖,尤其还伴随着没有止境的绵绵细雨,更是让人心烦意燥。直到过了4月中旬,才偶尔见到一个有太阳的晴天。

今天便是这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一大早,我便沿着小区蜿蜒的马路,一边散步,一边接受久违的阳光的抚摸。

小区并不大,不足十栋楼房,但由于前几年政府投入巨资,做了基础设施和马路的提质改造,无论绿化还是公共卫生,都有了根本性的改观。要放在前几年,我还真不愿意在小区散步,到处坑坑洼洼不说,路灯也没有几盏是亮的,稍不留神,极容易崴了脚。

之所以一大早散步,当然是贪图多日不见的阳光了。尿毒症病人,极易缺钙,充足的阳光,其实对补钙也是大有益处的。

仅仅走了一圈,便碰到了小A。小A是小区新搬来的住户,年纪比我小了好几岁,典型的80后,然而,却中风好几年。80后中风,听上去好像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并不罕见。现代社会,很多年轻人平常作息时间不规律,饮食也极其不健康,不要说80后了,我甚至在网上看到过90后中风的新闻。

具体到小A,主要是饮酒过度。他是某银行信贷部的信贷员,几乎每天有好几场应酬,那段时间,他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结果,就这么搞坏了身体,某个早晨起来,眼角一歪,就爬不起来了。

现在虽然过去两年,依旧没有恢复正常,左手麻痹,走路一瘸一拐。如果仅仅如此倒也罢了,要命的是,他的老婆还年轻,完全无法接受这么年轻就要守活寡的残酷事实,趁着俩人没有孩子,把行李一收拾,离婚协议一签,就远走高飞了。剩下他和他的父亲俩人相依为命。

好在单位对他还不错,允许他一直休病假,并每个月发放3000生活费,算是把他终生养了起来。不过,这也是应该的。他之所以喝酒,大半都是为了帮银行揽业务。所以,这也算是一种工伤吧?

小A也关注了我的公众号,所以,见到我,立刻停下了脚步,说,你最近写俄乌战争写得比较多呀。

我说,还好吧,隔三差五写一写。

他说,说实话,我是支持俄罗斯的。

我不以为意,问他,你为什么会支持俄罗斯?

他回答,这还不简单吗?俄罗斯是为了抵抗美国人,你不知道北约要扩到俄罗斯家门口来了吗?

我说,我当然知道,问题是,这关俄罗斯什么事?这不是乌克兰的内政吗?

他笑了笑,说,乌克兰以前那可是俄罗斯的小弟,它现在这么干,就是一种背叛。再说了,如果俄罗斯垮了,美国下一个目标就会对准中国,到时候,由于没有俄罗斯的制衡,我们中国是抵挡不住美国的攻势的。

我没有再继续和他争论下去,显然,我的公众号文章,他是白看了。虽然我努力写好每一篇文章,但终究抵不过央视新闻的报道,终究抵不过《环球时报》的洗脑——是的,小A除了看我的公众号,他还看胡锡进和周小平的公众号。而他们的名气,他们光鲜亮丽的头衔,让小A对他们的观点深信不疑。

所以,继续争论下去,只怕小A会第二次中风,这个责任太大,我真心负担不起。

小A倒也识趣,见我变了脸色,挥挥手,继续散步去了。关于散步,小A确实坚持得比我好,无论天晴,还是刮风下雨,他都会一瘸一拐地绕着小区既定的路线散步。因为他渴望早点恢复正常,他渴望早点返回自己曾经奋斗多年的工作岗位。

小A渴望返回工作岗位。我远在上海的W同学呢?他已经被封20多天了,至今依然无法走出家门,更不用说返回单位上班了。在微信里,他曾经这么感慨,被封的这段日子,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早点去单位上班。我笑他,上班有什么好的,在家睡大觉,多舒服。他回答,重点是失去了自由,这才是最郁闷的事情。

我完全可以想象W同学的痛苦。也能理解小A渴望返回工作岗位的急迫心情。但谁又能想到距离乌克兰好几百公里远的莫斯科,那里的年轻人所面临的失业潮呢?

4月14日,莫斯科河畔,不少莫斯科市民沐浴着春的阳光,悠闲地散步。莫斯科冬季酷寒举世闻名,每当春回大地的时候,大部分莫斯科人都会从封闭的屋子里钻出来,涌入餐馆,走上街道,享受久违的阳光所带来的温暖。然而,今年的莫斯科人,悠闲漫步的同时,内心充满了深深的焦虑。

由于西方国家的制裁,俄罗斯经济面临巨大挑战。失业,成为众多俄罗斯年轻人的噩梦。譬如26岁的民航机驾驶员安德烈,由于西方制裁俄罗斯航空业,他几乎没有飞行任务。每天只能在家里到处闲逛。还譬如40岁的亚历山大,之前从事国际贸易业,现在也只能每天在家里发呆。

无论疫情,还是战争,第一个受伤害的永远都是老百姓。但现实的问题是,我数次要求W同学站出来发声,他每次都婉言拒绝。在他看来,即便政策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也只能默默承受。他和他的妻子都身在体制内,他们实际上构筑了现行政策的最后一道防线。假如连他们这样的人都破防,那可能一切真就无法收拾。

至于那些接受记者采访的俄罗斯年轻人,他们无一例外,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拒绝表达对战争的看法。因为,那样的话,涉嫌违法。

由此可见,无论上海还是俄罗斯,说真话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想到这里,我瞅了瞅手机时间,才发觉已经漫步了近半个小时。我知道,该回家吃早饭了,不出意外的话,妻子为我蒸的馒头应该早就上了桌。

2022年4月27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刘淼,网名方展博,自由写作者,现居湖南株洲。

告读者书

亲爱的读者朋友: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新约·约翰福音》第1章)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帮助也不一定非得是打赏,我是一个无名作者,和那些网络大V相比,虽然公众号开通多年,但一直不善于运营,所以粉丝量和点击量都少得很可怜。如果随手帮忙转发,我一样也感激不尽。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