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去年6 月11日,杜导斌因他的文章被判刑三年。尽管他后来被释放,但仍然生活在当局的严密监视下,在缓刑期间不能写作,以至他12岁儿子和家庭面临经济困境。这篇答谢词由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提供。

获得本年度“笔会暨诺威布自由表达奖”(PEN/Novib Free-Expression Award )对我是一件非常愉快并倍感荣幸的事情!从尊严与荣誉的意义上讲,从我和我家人共有的家庭财务的意义上讲,这个奖励都是雪中送炭!

在此,我仅代表我自己和家人,感谢诺威布自由言论奖评委会!感谢出资设立此奖的慷慨的诺威布先生!感谢美丽的郁金香——荷兰!感谢国际笔会!感谢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感谢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感谢露茜女士!感谢那些关心和帮助我的人!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中国系狱作家的人们!你们持续的关注和热情的帮助,使我在灾难中感受到温暖!

全世界都知道,在今天的中国,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基本人权缺乏保障。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谎言也在不停地自我繁殖。在这个国家里,公民真实地讲出自己的想法是危险的,极可能被捕入狱。尽管这个国家也有“宪法”,那宪法里也写有国民拥有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自由,斯大林、毛泽东、萨达姆统治下的政府却把这些基本人权视作漂亮词句。全世界都知道,这些独裁者从不准备也从来没有真正落实。但是,现代、当代最独裁的政权都得以承诺“保护人权”换得其统治地位的合法性这一事实本身,正好证明了人权具有谁也无法否定的普世价值。

相对于不列颠、弗吉尼亚、法兰西、尼德兰等人权理论的发祥地和人权光芒普照之地而言,具有三千年信史的中国在通向现代文明的道路上是个落伍者,今天中国被称作最后的一个最大的专制国家,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我,和我的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们深信,专制并非不可移易,当十三亿人克服了内在的恐惧——还有什么恐惧比我们内在的恐惧更具威慑力,或者不需要那么多,只要一亿人,或者一百万,也许还少一点都行,只要这些人们开始自由言说内心里真实的想法,就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自由民主的坚定脚步。真实言论的力量在民主制度下只是诸种社会建设性力量之一,但对于一个只有不断撒谎才能维系其特权统治的专制政府,其力量却足以令独裁者们坐卧不安。

为了自身的自由,或者为了孩子能够免于恐惧,或者为了我们的国家能早点跟上世界文明进化的步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值得的。我和我们在这样做时知道自己并不孤独。我和我们知道自己是一个群体中的一员。这个群体正以专制政府极不乐意看到却又无法遏止的蓬勃兴旺之势在每一个中国的良心里发展壮大。这种争取自由的写作或者言说,在内部,正日益得到更多人们的欢迎,在外部,也得到了国际正义力量的大力支持!

我对那些给予我们以支持和关爱的国际正义人士报以崇高的敬意!

2004年12月25日圣诞节

(《民主中国》2005年1月号)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