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成大历史系教授王文霞把郑南榕与伊斯兰炸弹客相比的一番言论,引起外界一片批评之声。但是在围绕相关议题进行的讨论中,我们也看到还是会有人跳出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我们应当尊重言论自由”。成大校方面对外界的质疑,也有类似的说法。事实上,每一次遇到类似的社会争议言论,包括前不久郭美江牧师发表歧视同志的言论的时候,都会有人祭起言论自由的大旗,为他们的言论缓颊。这样的立场听起来振振有词,但是却完全扭曲了言论自由的真实涵义。

第一,我们尊重言论自由,但是凭什么要尊重荒谬言论?像歧视同志的牧师郭美江,把自焚的烈士比喻为恐怖份子的台湾成大教授王文霞这样的言论,从立场的偏颇,到立论的无知,都形同反智,根本不值得被尊重;这样的说法,其实是把“言论”和“言论自由”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混淆在一起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第二,批评他们的言论,并不是不尊重他们的言论自由,他们也可以反批评,相互辩论和批评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真正的不尊重言论自由,就是像中共对待刘晓波那样,发表跟自己不同的意见,就送进监狱。但是,没有任何人限制郭美江和王文霞的发表言论自由的权利,谈何“不尊重他们的言论自由”呢?

第三,如果什么言论都要去尊重,世界上就没有是非标准了。所有的言论都任其畅行无阻,我们的价值观就会混乱成一团。既要保障任何人的言论自由,又要为社会确立一些普世价值,这中间的立场要如何平衡和拿捏呢?我想这很简单:荒谬言论还是可以讲,但是只要有人讲,大家就要群起而攻之,就要严厉批判之,使得这样的言论成为众矢之的。

当然,这需要更多的人面对荒谬言论的时候不要沉默,要站出来表态。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言论自由是要靠我们每一个人去维护的。

(作者为国立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客座助理教授)

自由时报2014.01.24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