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方展博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2022-05-07 12:29

作者前言: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不好意思,咱们又只能在这个小号见面了。由于不可描述的原因,大号封禁15天。可以预见的未来是,15天后即便解封,又会迎来永久的封禁。这就是说,今后我们可能要在这个小号经常见面了。由于这个小号没有粉丝,所以,敬请曾经关注大号的读者朋友,同时也把这个小号给关注一下。假如觉得关注公众号麻烦,也可以添加我的私人微信,通过我的朋友圈,也能每天看到我写的文章。发声不易,写作更不易。让我们一起努力,争取把这个小号也做成大号。谢谢大家。

(为防失联,扫一扫,添加作者私人微信)

上海的疫情进行到现在,发生了无数叹为观止的故事。昨天,我又看到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12岁的小朋友,父母离异,他便与爸爸以及后妈共同居住。

不幸的是,由于检测出阳性,他被送进了方舱。不过,很快他就自愈并转阴。很自然地,他被送回了爸爸家。但是,爸爸也被隔离,家中只有后妈以及自己亲生小宝宝。以前有爸爸在还好,现在爸爸不在,后妈当然不愿意照顾这个拖油瓶了。于是,爸爸电话告知前妻,接小朋友去她那里住一阵子。

于是,小朋友便被亲妈接走。然而,刚到小区门口,便被阻拦。小区住户集体反对接纳方舱出院人员至小区居住,防止被感染。不仅住户反对,小区物业、居委会也反对。

物业反对是因为之前小朋友的妈妈因为各种物业琐事吵架,现在趁机狠狠报复。居委会反对是怕万一小朋友真把这里的居民感染,头顶的乌纱帽就不保。

就这样,双方僵持不下。小朋友的妈妈无奈,干脆耍无赖,把孩子扔在小区门口,扬长而去。她的想法是,现在孩子没人管了,看你们怎么办?

可怜小朋友在冷风冰雨中发呆,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去缓解这尴尬而残忍的局面。当然,如果小朋友真出了事,居委会一样乌纱帽不保。所以,几个小时过去,居委会和社区民警一起,把小朋友独自送往附近的酒店暂时入住。

至于酒店房费,孩子的父母显然是不会承担的,有好好的家可以住,凭什么支付酒店房费?如果酒店收不到钱,可以把孩子赶出来,让他继续在小区门口待着,一直到能进来为止!

读完这个故事,我可谓心如刀绞。这个孩子是多么不幸啊?父亲无暇顾及,后妈要带自己的孩子,亲妈可以接收,却被各方阻拦。每个人看起来都有足够堂皇的理由,但实际上,每个人都表现出极端的自私。假如他们真的爱孩子,这些所谓的理由、所谓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小朋友会怎么想,他才12岁,和我自己的儿子年龄差不多。这个年龄的孩子,格外敏感,他一定会想到,原来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人。原来,我的爸爸妈妈并不爱我。那么,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的推测绝非危言耸听,12岁的孩子,正是懂事和非懂事之间这个阶段,如果有好的家庭教育,自然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没有好的家庭教育,极可能就向问题少年方向发展。

如果仅仅因为大人们的自私,就毁掉了一个孩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就是在犯罪!假如未来孩子因为这件事受影响,走极端,入歧途,那些肇事者们,你们的良心还能安宁吗?

所以,在这件事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良知有多么的重要。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执着要这么长期封控下去?我不由得想起另外一个小故事。

北宋末年的靖康之变,大家应该都知道。从靖康元年十一月三十日,一直到靖康二年四月一日,金兵围城整整五个月,在这五个月时间,开封人民生活在我们无法想象的水深火热之中。

根据有关史书记载,“游手冻饿死者十五六,遗骸所在枕籍”。“围城日久,饿死者相属於道”“百姓嗷嗷忧疾饿死者日以万计”“死者过半”从这些只言片语但是让人不寒而栗的记载之中,大家可以想见,当时开封的情况有多么的惨烈。。

可以这么说,当时金兵能够早日离开开封,早日解封,是当时大多数开封人民最迫切的希望啊。

可就是有这么一些人,他们不想让开封很快解封,他们不但不想解封,而且对他们来说,开封被封的越久,他们的日子过得就越滋润。

根据史料统计了一下,大约有以下三类人。第一类就是以王时雍、范琼等人为首的留守文武官员,第二类人就是跟着王时雍等人浑水摸鱼的低级官员,甚至是一线的办事人员。第三类就是利用各种渠道发国难财的人。

第一类人是和金人勾结,一起搜刮城里富豪,属于大贪。第二类则是利用工作便利,搜刮普通老百姓,属于中贪。第三类则是黑心小商贩和官府勾结,贩卖高价粮食,高价肉类,属于小贪。总而言之,这三类人,每天祈祷金兵不要撤退,封城的时间越长越好。

显然,一旦开封回归正常,这些人的特权也就没有了,不但特权没有了,还可能被追究盗卖国家粮食,和金人勾结卖国当汉奸等等罪行。

显然,对于这些人来说,是没有丝毫良知可言的,在他们眼中,只有利益。

也就在本文即将结束的时候,网上又传来一个噩耗,《文汇报》记者童薇菁因为心脏病突然,呼叫120未果,最终与世长辞。我百度了一下,虽然她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媒体人,但依然被众多网络媒体做了报道。显然,之所以报道她,并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或者多么多么出名。这样的人,每天有太多太多,我想,最主要还是因为她是死于疫情末期吧。

眼看疫情即将结束,眼看马上就要解封,童薇菁却没有坚持到曙光再现的那天,真让人难过和遗憾。事实上,这一次疫情,有太多太多类似的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疾病离去,如果在正常岁月,他们其实还有挽救的可能。

但我转念一想,假如这个世界不像本文开头所说的那个小男孩遭遇的那样,冷漠、自私,这些悲剧就极可能避免。

说到底,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要讲良知,唯有如此,才可能一起共度难关。

2022年5月7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刘淼,网名方展博,自由写作者,现居湖南株洲。

告读者书

亲爱的读者朋友: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新约·约翰福音》第1章)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帮助也不一定非得是打赏,我是一个无名作者,和那些网络大V相比,虽然公众号开通多年,但一直不善于运营,所以粉丝量和点击量都少得很可怜。如果随手帮忙转发,我一样也感激不尽。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