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令计划终于落马,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自从2012年9月,中共十八大前,令被调离中办主任一职,他遭清算的命运就注定了;更早一些,当三一八法拉利车祸丑闻发生之后,令就走向了末路。令落马,虽不让人意外,但有关令的整个案情,却仍然扑朔迷离,许多谜团待解。

“新四人帮”,令计划何时入伙?

谜团之一,坊间有所谓“新四人帮”之说,称令计划与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合伙,密谋政变,推翻习近平。

官方喉舌仍旧只是拿腐败、利益集团说事,掩盖政变主题。令计划肯定腐败、肯定有利益集团,如晋官集团。但当江泽民、李鹏这等更高级别的腐败集团、利益集团丝毫没有受到触动的时候,仅仅拿薄、周、徐、令四人开刀,难以服众。

仍然是权力斗争。在毛泽东那里,权力斗争,用路线斗争来掩护;在习近平这里,权力斗争,用反腐斗争来掩护。中南海喉舌《环球时报》在一篇题为《警惕“令计划式”利益集团》的评论中,有这么一句结束语:令计划等人“甚至可能颠覆政权的大厦。”暗示令参与政变。问题是,令计划何时入伙?

2012年3月18日,北京发生离奇车祸,一辆法拉利豪车遭严重撞毁,车上一男两女,当场一死两伤。死亡的男子,乃令计划独子令谷。事发后,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调动中央警卫局封锁现场,遮掩丑闻;时任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则下令由其亲信蒋洁敏任总经理的中石油公司,调拨千万元重金给两名受害女子的家属,用以封口。

经此事变,令计划与周永康的名字连在了一起。一种可能是,周、令两人原本就是同盟,周帮助令遮掩丑闻;另一种可能是,周、令两人原非同盟,经此事变,才结成一党。于是,关于这场离奇车祸的肇因,也有两个版本的推测:其一,令子驾车,偶然酿成车祸;其二,周永康策划并制造了这场车祸,目的是逼令计划入伙。

以笔者观察,后一种可能性似乎更大。因为,就在三天前,2012年3月15日,中共高层才宣布削夺薄熙来的官职。薄熙来与周永康是由来已久的死党,令计划则属于胡锦涛的团派,扳倒薄熙来,是胡锦涛主政末期的大动作。薄熙来倒下仅三日,就发生令计划之子车毁人亡之祸;再过一日,2012年3月19日,更发生京城政变传闻。连续上演的三出惊悚大戏,实难用“偶然”二字简单解释。

令计划要当总书记?斗争矛头转向团派?

谜团之二,有传言称,令计划不仅是“新四人帮”的成员,而且是这个朋党的头号人物、政变主谋,政变成功后将出任总书记。笔者直觉,此说不可信。如果不是三一八法拉利车祸及其后续炒作,官阶不高、行事低调的中办主任令计划,几乎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既无资历、也无人望,焉能鲤鱼跳龙门、直接跳跃到总书记大位?在薄、周等人的政变计划中,只有薄,才可能是政变后的总书记人选。身为太子党大员的薄熙来,既有资历(与习近平等同),又有人望、更有魅力魄力能力成为这一大位的不二人选。

硬说令计划是主谋、是政变计划中的总书记,有搅浑水之嫌,似为真正的主谋周永康、薄熙来等人减责。隐约可见的是,目前的一波舆论,直观地看来,正把矛头从对准江派转向对准团派。现任国家副主席、团派大员李源潮被扯进政变疑云;现任总理、团派大员李克强则被炒作有病在身、将提前离职。这一切,更像是另有所图的舆论造势。大有醉翁之意。

令计划之子的离奇车祸,可谓一祸三害。一害令计划自家,家破人亡。独子身死,老婆兄弟尽遭殃,令计划本人仕途全毁,并将锒铛入狱,在铁窗下煎熬余生。二害胡锦涛,扳倒薄熙来之后,胡原本声望看涨、党内地位加强,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令计划丑闻爆发,胡在党内遭围攻,迅速失势。三害团派,十八大人事卡位战,胡锦涛缩手,团派大败,江派得以重振旗鼓。当然,最大的赢家,还是习近平。

十八大出炉的七名政治局常委中,江派挤进四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太子党两人(习近平、王岐山),团派仅剩李克强一人,硕果仅存。团派大员汪洋和李源潮临门出局,跌破众多观察家眼镜。

习近平神隐,究竟发生了什么?

谜团之三,习近平神隐。十八大前夕,2012年9月1日至14日,被列为最高权力接班人的习近平,突然从公众视线消失,长达两周。官方解释为“游泳时背部拉伤”,无人采信;民间则流传不同版本:习因病动手术;习遭遇车祸;习躲避暗杀;有外媒报道:习出席“红二代”聚会,有人打架,椅子砸中了习。一时众说纷纭。

笔者当时分析(见《开放》杂志2012年十月号)认为:习近平在高层发了脾气,负气不出,以“不接班”为赌注,力求法办薄熙来。是否彻底拉倒薄,对已经退位的江泽民和即将退位的胡锦涛而言,都不急,但即将接位的习近平却急。习要坐稳大位,务必清除篡位者,否则,宿敌潜在,后患无穷;寝食难安,坐卧不宁。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等帝王经,对具有帝王心的习近平来说,当然要念。

当时,薄熙来虽被停职,但并没有进一步处理的进展,相反,还陷入微妙的僵局。在谷开来、王立军、重庆四大警官的案件中,薄均被巧妙切割在外。一时间,薄案出现“软着陆”的风声。要求放过薄熙来的党内呼声,必是在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等人的大力游说与活动之下。其中,周、徐可以劝说江泽民、并借助江的影响力;令则可以对胡锦涛吹风、施压、晓以利害。

当时,有人不相信笔者的分析,认为,一个备位王储、接班人,只有谨小慎微、唯唯诺诺的份,怎么可能发飙?岂非自毁前程?这种看法,乃是对当时中南海内部政治生态变迁的不察。实际上,彼时,经过薄熙来一案,周永康(江亲信)受牵连,江泽民地位遭到削弱;经过令计划(胡亲信)丑闻,胡锦涛地位遭到削弱。在江、胡尽遭削弱的情况下,备位的习近平却赢得了相对优势的地位,他的发言权扩大了。应该说,习近平的强势地位,从那个时候,就显露端倪,并非他的能耐,而是他的运气。那个夜奔美领馆、引发一系列政治震荡的王立军,实际上是习近平的救星、福星。

再说,一贯按照既定脚本演戏的中共高层,在经历了薄熙来事件的剧烈震荡之后,再也经不起既定接班人拒不接班的强烈震撼。不仅一时无人可换,而且,对国内外也无法交待。当时的中共高层,可以说乱成一团。

习近平背水一战,大获成功

习近平的心意,是要彻底打倒薄熙来,将他关进铁笼子,永世不得翻身。(薄后来被判无期徒刑,完全是习力主的结果。)但当时,高层意见分歧,江泽民继续干政,胡锦涛也开始和稀泥,习近平心急如焚。

被惹恼的习近平,向新旧高层、政治元老发飙、发难,径直提出接班的条件,主要的一条:绝不放过、且必须重惩薄熙来。习极可能还提出了一揽子条件,包括:令计划必须走人;周永康必须靠边站;速办王立军,为法办薄熙来铺路。

梳理习神隐前夕、神隐期间、神隐复出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2012年8月29日,中共高层决定,政治局常委人数九变七,政法委书记不再进入常委。这既是习近平的要求,也是常委中多数人赞同的结果;

9月1日,习近平开始神隐,因他的其他要求尚未得到满足;

同日(9月1日)晚间,中共中央宣布:中办主任易人,令计划调离,由习近平亲信栗战书接手(尽管8月已经高层商议,此时才落实);

9月5日,王立军被起诉,此为薄熙来案拉开序幕。这两件事,可以让习近平回心转意。这一期间,新旧高层和政治老人必轮番劝说习,形成一片“劝进”之声,习进一步取得政治优势;

9月15日,习近平复出;

9月17、18两日,王立军出庭受审,9月24日,王被判刑,王案办理迅速,为法办薄熙来铺平道路;

9月28日,薄熙来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

习近平神隐,要挟中央,这一招,乃是兵法中的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事实证明,这一招奏效,习近平以退为进、险中求胜的权斗策略,大获全胜。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5年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