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方展博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22-07-08 11:23 发表于湖南

作者前言:前几天,得悉小彪的长子朗诚罹患I型糖尿病的消息后,我奋笔疾书,写下了《有时候,时代的灰压过来,我们真心无力反抗》(点击可以查看)一文。文章发布后,得到广大读者朋友的共鸣,很多读者朋友也表示了支持和鼓励。前几天,有朋友去看望了小朗诚,我由于要透析,没能前往。但总觉得还有些话要说,所以今天就专门再写一篇怀念小彪的文章。文章可能会很快“和谐”,还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转发。谢谢。

(扫一扫,可以添加作者私人微信,防止失联)

说实话,我原本是一个从不过生日的人。大约因为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母亲舍不得买生日蛋糕的缘故。但是,却能多吃一个鸡蛋。所以,我对生日还是很期盼的——一次吃两个鸡蛋,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不想,自从加入正典博雅读书会,集体过生日竟然成了每年的保留曲目。于是,从不过生日的我,在会友们的怂恿下,硬是每年摆上几桌。每次,小彪都会喝得醉醺醺,大有人生得意须尽欢的豪迈气概。

然而,2020年的12月1日,我再次和会友们一起庆祝生日,小彪却没有来。原因是他的妻子欢欢又生了第二胎,他必须回老家照顾。从内心里来说,我是觉得很遗憾的,因为我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说得不好听点,可能随时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真心希望每一个生日,朋友们都能在身边予以祝福。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两天,小彪就被有关部门带走,瞬间失去了自由。对此,我虽然不感到意外,但还是觉得有点猝不及防。

我是因为一个曾经轰动三湘大地的讲座活动而认识小彪的。当时,他是这个讲座活动的志愿工作者之一。这个讲座之所以名气大,不仅仅因为讲课的嘉宾都是名人,最重要的还是讲座内容颇具思想高度,同时,也没有空话、套话,讲得都是针针见血的真话。我这么说,读者朋友可能还不以为然,认为我夸张了。因为,现在这个时代,讲真话容易么?不过,如果我告诉你,请来的嘉宾中有吴思,有李承鹏,有慕容雪村你可能就理解了。

讲座完毕,往往会有一部分意犹未尽的听众自发组织AA聚餐,继续商讨讲课嘉宾所讲的那些内容。其中就有我和小彪。我不善言辞,所以很多时候只能默默喝酒吃菜,在一旁洗耳恭听。而小彪几杯酒下肚,有如神助,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指点江山,大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味道。

必须承认,在某些方面,小彪的认知是走在我前面的,尤其是对当下的局势,他一直有一个非常清醒的认识。但难能可贵的是,他并没有因此感到绝望,相反,充满了信心,他始终坚信只要每个人都尽到自己最大的能力,就一定可以让中国变得更好。大约正是有这么一个理想,当许多同道因为失望而纷纷移居海外,他却毫不为所动,坚定地选择留了下来。对于这一点,我也是颇为敬佩的。

我并非反对同道们移民,只是,我总觉得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中国目前的确不如人意,但正是不如人意,才需要大家一起去建设,一走了之,等于是放弃了曾经的理想。俗话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一走了之,还谈什么初心呢?

然而,留下来也有留下来的风险。因为,不知道哪一天,因为哪一件事,忽然就犯了忌讳,忽然就引得上面龙颜大怒。过去几年,小彪参与了国内好几起重大事件,为不少受到不公平遭遇的人呼吁、呐喊,同时还为境外媒体撰写臧否时局的雄文,虽说风头一时无两,但不知不觉就成了出头鸟。

而枪打出头鸟,是中国人的老习惯。只不过,居然不是惯常的“寻衅滋事”,而是吓人的“山巅”这就有点让人不知所措了。以我的看法,这个罪名实在有点太过于严重,小彪本意是希望中国变得更好,并非要“改朝换代”。再说了,他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一个曾经的汽车维修工,不要说“山巅”了,就算是说服读书会那几个跟他作对的顽固分子,至今都没有成功。

那几个顽固分子坚持中国应该走强人政治的道路,小彪则坚持中国应该走民主选举的道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分歧,小彪都无法说服对方,遑论“山巅”?

不过,这些都还是次要的。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小彪半辈子都奔波在公民运动和公民维权的前线,帮助了无数遭遇不公,遭遇困难的人,为无数被打压、被拘捕的人呐喊、呼吁、奔走,然而,这一次,轮到他进去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发声,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他呐喊。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啊。

(图为小朗诚在医院接受治疗;供图,浮生)

这里,我想追问的是,那些曾经接受过他帮助的人,此时此刻,良心过意得去吗?你们曾经的苦难小彪是那么的关心,现在小彪的苦难,你们愿意表示一句安慰吗?尤其现在朗诚得了I型糖尿病,正是需要钱治病的时候,你们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吗?

说心里话,我真替小彪感到不值。然而,这就是残酷的现实。不要以为所谓的公民圈,就人人都人格高尚,人人都知道感恩,这里,同样也是一个江湖。我不知道小彪在里面,究竟还要呆多久,但我衷心地希望,他能配合调查,配合审判,不必呈一时之勇,不必想着去分辩是非曲直。我觉得,只要不妨碍到他人,只要能早一天出来,暂时服一下软又如何?毕竟,自由才是最宝贵的,好汉没有必要非得吃眼前亏。

再说,家里还有你心爱的妻子,可爱的孩子,他们才是你最大的牵挂,为了他们,你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呢?

2022年6月29日于株洲家中

告读者书

亲爱的读者朋友: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新约·约翰福音》第1章)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帮助也不一定非得是打赏,我是一个无名作者,和那些网络大V相比,虽然公众号开通多年,但一直不善于运营,所以粉丝量和点击量都少得很可怜。如果随手帮忙转发,我一样也感激不尽。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为防走散,敬请大号小号一并关注。谢谢!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