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8

由张艺谋导演的中国电影《一秒钟》于10月28日在瑞典上映,影片的小说原著《陆犯焉识》作者严歌苓就此发表声明,谴责中国当局压制言论和出版自由,剥夺她作为该影片贡献署名的权利。严歌苓的行动获得多国笔会组织的声援。

10月28日,严歌苓发布公开信指出,张艺谋导演在2011年购买了她的小说《陆犯焉识》的改编权,并以此为基础,制作了2014年的电影《归来》和2020年发行的电影《一秒钟》。

然而,她在2020年初,因发表文章批评中国政府隐瞒新冠疫情真相、惩罚吹哨人李文亮医师等行径,并且声援《武汉日记》作家方方 ,而遭到当局打击报复。她的作品在中国被禁,售书下架、新书无法出版、现书禁止重印、电影项目告停,也使她在《一秒钟》的贡献署名权被剥夺。

为良知发声 严歌苓知其不可而为之

严歌苓在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表示,她有预期到发布声援李文亮医师的文章后,很可能被中国政府清算,不过她说:“难道因为会对我的利益有伤害,就不发声了吗?作为一个作家来说,良知何在?”

针对严歌苓遭当局打压,在美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滕彪向本台记者表示:“在习近平上台之后,实际上对整个审查,对言论的打压,因言获罪、因言入狱等等,是变本加厉了。”

李文亮医师因率先对外发布武汉疫情遭当局惩戒,并在不幸染疫去世后引发民间舆论哗然。滕彪表示,中国政府惩处严歌苓具有杀鸡儆猴的效果:“严歌苓她作为一个在中国有相当影响的作家,她的这种声明是中国当局非常不愿意看到的,这大概就是她碰触了中国政府的底线。”

严歌苓还在公开信中指出,由其小说《陆犯焉识》所改编的电影《一秒钟》,其制片方为了拿到中国政府的发行许可,被迫将严歌苓的名字从电影致谢名单中的贡献署名撤下。严歌苓表示,制片方的行为侵犯了她的知识产权,但被告知是中国政府审查人员要求删除她的名字,以换取电影发行。

据悉,《一秒钟》的出品方之一欢喜传媒曾声明表示,该影片与严歌苓的小说无关。

对此,严歌苓告诉本台记者,她掌握许多证据,这些证据皆显示《一秒钟》改编自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例如,《一秒钟》本来要在柏林电影节中参赛,当时出品方便有寄电邮邀请严歌苓作为小说原作者一起走红毯,而严歌苓当时尚未被中国政府封禁,这代表当时《一秒钟》的出品方也认同该电影与《陆犯焉识》有联系。

知名美籍华裔作家严歌苓疑因一句“习近平是人贩子”遭中共全面封杀。作为张艺谋电影《一秒钟》的原作者,严歌苓的名字在影片中被删除。该影片于2022年7月19日在德国上映,严歌苓及一众支持者在影院前抗议。图为,严歌苓(左)与其丈夫、经理人王乐仁(中)的抗议行动获得观影者支持。(吴亦桐提供)

严歌苓:争取在国外恢復《一秒钟》的贡献署名

尽管严歌苓无法改变电影《一秒钟》在中国发行的状况,但当电影发行至海外时,她决定采取以行动争取恢复署名权。她表示:“我的诉求是他们还我我应该有的credit(表扬)”。

为此,严歌苓在美国、法国和德国聘请律师,向各国电影发行商及各大电影节发送律师信。不过她告诉本台记者,电影发行商及电影节收到律师信后,多数不做回应。

如今,电影《一秒钟》即将在瑞典上映,严歌苓选择在此时发布公开信,呼吁作为民主国家的瑞典发行商、电影院和串流平台不畏中国政府压力,恢复她在电影中的贡献署名。

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严歌苓的公开信已获得包括独立中文笔会、维吾尔笔会、斯洛文尼亚笔会、丹麦笔会,以及国际笔会副会长,美国笔会前副会长利多姆-阿克曼(Joanne Leedom-Ackerman ),国际笔会副会长,日本笔会前副会长崛武昭,国际笔会副会长,挪威作家和学者尤金·舒尔金(Eugene Schoulgin)等多国笔会组织和个人的联署支持。

记者:唐缘媛 责编: 何平 网编:洪伟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