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了”吕加平 “毙了”宋祖英

Share on Google+

 

2015-02-23

21240290-9ae2-4ef6-af7f-67b5f8f466bb图片:吕加平夫妇合影。(听众提供)

2015年2月17日三羊开泰小年夜,接连发生了两起或许互为关联的“政治事故”—-凌晨,央视春晚官方微博发布最终节目单,曾经连续在央视春晚舞台上连续献唱24年的宋祖英,继缺席马年春晚后,再度与赵本山双双缺席羊年春晚,吐槽者讥诮为:被政治正确必须滴央视春晚总导演哈文“毙了的污点艺人”(注释) 。

12小时后,整11年前实名举报前国家主席和总书记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问题”以及“有关…宋祖英的事”被周永康集团在2011年判了10年徒刑的二战史研究学者,民间战略研究和军事评论家,历史学家,上海人吕加平,在坐了3年多大牢之后获释,于傍晚6点回到湖南邵阳家中。被外媒报道为“获释与政治环境有关”。

在陆陆续续接连不断地昭雪了诸如呼格吉勒图,念斌,浙江张高平叔侄,聂树斌,陈夏影等旷世冤案后,“政治囚徒”吕加平的获释,引发了“寻衅滋事者们”相关所谓“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由刑事冤案版图潜移默化至政治冤案版图的诸多狂想。
9a276818-4d3e-4b12-9735-087425b0e1ce资料图片:宋祖英。(百度百科)

•注释:春晚总导演哈文:“不用有污点演员……”

让我们照例展开与张伟国先生的相关攀谈。

【读报补丁】

香港东方日报网站20日刊出北京傳媒學者喬木 的博文《央視春晚是個痰盂》,摘要如下——

過春節圖的是一個合家歡樂、親情溫馨,而央視的春晚卻從頭到尾充滿政治的說教。從政治標籤的「共築中國夢」、「一路一帶」歌曲,到最後直接喊出「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歌舞列隊,本來應該是平民的狂歡,卻變成各色軍人、警察、文工團員擔任主角的效忠獻禮。之前最高領導在毛式風格的「文藝座談會」上,已經明確地提出弘揚「正能量」的要求,文藝界也在政治掛帥地搞「反三俗」(粗俗、低俗、媚俗)的運動。即使以此標準,春晚也是充滿三俗的鬧劇。各個節目嘲笑了胖子、剩女、女漢子、矮個子,拿刻薄當有趣,觀眾不笑自己笑,取笑別人的長相…卻很少觸碰黨員領導…按慣例笑點還是在相聲小品。可這些節目都像懶婆娘的裹腳布──又臭又長。圍繞一個既定的主題,設計一個生硬的誤會,拼命地誇張,裝腔作勢,想引觀眾發笑,卻很少有人笑出來。這不免又讓人想起趙本山,他雖然作為三俗的代表…和此次春晚無緣,但他作為草根明星,至少能讓人笑出來,不像現在這些人,政治上正確了,手藝和技術卻不靈了。就是這樣的晚會,據大陸媒體人透露,開播前夕中共居然通過內部通知,要求媒體加大宣傳力度、督促黨員官員自覺收看,把它當作一場「全民政治教育」。但觀眾看春晚真的是為了受政治教育嗎? …播出前官媒吹風,說有三個小品涉及反腐,尺度之大三十年從未有過。聽著就覺得不對味。三十年了都不敢提,好不容易提了還有尺度,有尺度不就是打蒼蠅不打老虎,說表像不說實質嗎?看過之後果然如此,錢權色交易的從上至下的貪腐,變成拿基層領導打乒乓球說事的隔靴搔癢,最後還是拒腐蝕的正能量結尾。難怪說在中國,任何戲都不如現實更精彩、更黑暗。央視春晚,只要它喉舌的本質不變,政治宣傳的功能不變,不管是有錢的金色,還是有權的紅色,當它一本正經地想教化民眾的時候,卻可笑地淪為公眾唾棄的痰盂,呸。

•【闲话上海阅评】 走在老上海的后墙边陋街旁,时时刻刻心惊肉跳着不知何时会从前后左右传来的那声底气十足的:“卡尔!”。经验告诉你,接下来的一口浓烈无比的“马克思”,将以让路人闻风丧胆的气势顷刻“喷薄而出”——那种舍我其谁的全民凝聚力和底层粘合度,那种色香味俱全因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及性和排他性,倒是与春晚的“公众痰盂”相辅与共,相映成趣——上海滩?上海痰。卡尔!马克思!!

和讯网博客作者黎明《"反腐"元素闹春晚:中国人真的痛恨腐败吗?》——

…前几天近千“红二代”聚北京,歌颂“反腐胜仗一个又一个”,“擎旗已有后来人”,豪言“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这算不上严肃的形势分析,其价值不过是通报国人腐败与其群体无关:天下者我们的天下;腐败者他们的腐败。判断反腐胜败的标准,显然有“党派的”和“社会的”之分,党派的标准侧重权力分配结果,而社会的标准看的是权力系统对社会、公众的影响。社会的标准,也就是非帮派的标准、客观的标准,用此标准做参照,可看出反腐局势还不仅是不明朗、不乐观的问题——腐败立于不败之地,而真正的反腐尚未开始。为什么“腐败不败”?因为中国人以腐败为荣。我们的制度与环境就是这样的:卑贱者不能腐,高贵者最腐败。流行说法是“中国人痛恨腐败”,“中国人对腐败深恶痛绝”,这是真的吗?这问题似乎连提出、提问都多余,问到谁,大概都是以“真恨腐败”为回应。我是个例外,因为我断定中国人痛恨腐败是假的…中国人痛恨腐败为假…腐败流行,只能说人们普遍欢迎腐败,来者不拒,还唯恐不来…官员这个群体,被制度赋予了万能的职能。他们是权钱交易专业、权色交易专业、买官卖官专业、服务领导专业、利益分配专业、思想管制专业、维稳专业…他们也是反腐专业人士,并且,一旦失去反腐资格,那就已经是贪腐人士了…而这些官员,却是相对优秀的少数中国人…现阶段正是比较优秀、比较强干的人有条件腐败。既然当官被大家认定为成功和幸福,那么,要说大家有恨,主要恨的是自家没当上官、没博得腐败机会。无逻辑大众口头上的态度不能算数,平常开口就骂“狗官”,具体到自家,若出个狗官全家就自豪的不得了;时时痛斥“无官不贪”,一旦直面一芝麻大的官却不免提着精神尽力表现;村里出了几个官员会被老乡拿来显摆炫耀;本土县域出了高干则被当作“人杰地灵”之佐证,连诸多知识分子都凭空生出些无厘头的自豪…“国家腐败”或“腐败国家”,这概念比较敏感,咱不说这个,而“社会腐败”还是允许运用一下的。腐败在中国并非只是权力体系所具有的特色,咱这里是各行各业都腐败,任谁都找不出一个不腐败的行业。而不腐败的职业还是有的,所谓不腐败职业有一个共同特点:实在没法腐败…没法腐败,没资格参与腐败,无力腐蚀社会运行的组织机体,无法在腐败生态中获得关照与实惠——这些人组成了中国的“不腐群体”。他们就是这个社会的失败者,社会底层的贱民,同时,他们也是腐败的供养人和“社会基础”。其间,能超越自身经济、文化地位的理想主义者凤毛麟角,他们不是不想腐,而是特想腐,不过,健全而自信的制度,保障了他们不能腐…中国人不恨腐败,就社会安定、政治牢稳吗?非也。实情是,中国人集体痛恨自己不能腐败,比集体痛恨腐败更不稳定。

•【闲话上海阅评】 文章妙在点出了“不打横炮不添乱”的新常态广场大妈,安女会“二代护法辅警”胡木桂英“天然防腐剂”的睛。

今天,《沪上人物》俞梅荪“上海21周年”传奇连载大团圆篇,淹没在羊年开泰的环保卫生爆竹声里。今天梅荪闲话不多,谈及新近结交的又一位,倒希望是最后一位体制内“朋友”——本集节目阅评部分提及的近年梦时代里“蛮拼的”二代辅警,左王胡乔木之女,近日来豪言“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 “延安儿女联谊会”首领胡木英。

道不同不相为谋。《闲话上海》真心希望受访者端正心态,从今天做起,即刻恶补大中华“识人术”,亲君子,远小人,以免一而再再二三地N次地遇人不淑。亡羊补牢,可称晚悟。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阅读次数:1,8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