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Wenguang-Liu Di 六四与刘荻等在天安门广场

ziyou 2006年在香港出版《呼唤自由》

(参与2015年5月11日讯)89六四枪杀学生之后,我满怀悲痛,朝思暮想,如何纪念六四、纪念死者。最后终于想到,六四那天,大家可以各自去看看天安门广场、走一走,即使不说话,行动也能表达纪念。持之以恒,人多了自然会产生影响。当时没有网络,我的观点没有立即发表。2002年利用去台湾探亲机会,我在《大参考》上发了《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 2006年该文收入我在香港出版的《呼唤自由》(p100)。当前这篇文章仍有现实意义,而且国内很多人没有看到,所以我把它再发一次。

我曾两次离家去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一次成功,一次被公安从北京站截回,近来每年六四我都会被公安堵在家中。希望大家勿忘六四,当局不可能堵住每个去广场的人。

2015年5月11日于山东大学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重发)

一年一度“六四”就要来临,怎样纪念六四?全国不忘六四、怀念六四、相信六四一定会平反者大有人在。但是在大陆,用什么实际行动纪念“六四”,却是一个问题。

我的一位老师,七十多岁了,住在北京,他纪念“六四”的方式很特别,每年“六四”他都要到天安门去看看。不说一句话,只是看看,累了就坐下歇一会。他用看看天安门的方式表达他的哀思。他跟我说“六四”早晚要平反,在将来的历史上,六月四日必定是个重要的纪念日。

1989年北京参加游行的多达一百余万人,如果五十个人中有一人,就象那位七十多岁的老者,每年六四都去看看天安门,再加上外地顺路到北京或特地到北京的有心人,都到天安门前汇合。那就会在天安门前形成相当的声势,再如果能坚持下去,每年六四在天安门前,都将人潮涌动,那是何等的振奋人心,对国内民运的推动,决非几篇高谈阔论的文章可以比拟。

国内民运,自从1989年后步入低潮,九十年代末到达谷底。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出现走出谷底向上爬升的趋势。其标志:一为法轮功争取信仰自由的抗争,前仆后继,不畏高压,不怕坐牢,英勇无畏,令人欣佩。据我的亲身接触,做为一个崇尚自由、民主的知识分子,深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

另一个重要标志是工人农民运动的兴起。每年工农大众为争取自身权益的聚集示威不下万次。特别是今年三月至四月间,东北大庆和辽阳的工人示威,最多时聚集约五万人。据说在这段时间还有大字报,小字报,还有人公开声明退党。表示对当局的抗议。声势相当可观。

今年六四即将到来,面对国内民运的再度显现强势,为了纪念六四,我们应该拿出实际行动,纪念六四。在海外甚至香港每逢六四都有很多人发表文章、组织集会,纪念六四,这些活动都很有意义,也给大陆人民很大鼓午。

在国内,没有条件发表文章,也不能组识集会,用什么个行动纪念六四,既要有意义,又不要使参加者承担过多的风险,对北京人来说发起一个“六四看看天安门”的活功,是一个办法。

“六四看看天安门”的活功:

时间:六月四日

地点:北京天安门(广场)

考加者:一般参加者只是看看,可以不说一句活。胆大子大一些的可以交换看法。或者发出一些心领神会的了声音。工作忙碌者可以坐车经过天安门看看广场。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是为表达我们的哀思,也让人知道,国内还有人没有忘记六四。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不但是对死者的怀念,更是对正在争取人民权益者的鼓舞。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不但需要理论的探讨,更需要身体力行。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不但需要外界的号召,更需要个人的思考与觉醒。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众多人的力量汇集起来便会势不可挡。

“六四看看天安(广场)门”不但是生者的号召,也是死者在天之灵的呼唤。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也会有风险,但只是看看,什么也不讲,什么也不说,风险就很小。再说天下那有一点风险没有的事呢?

躺在床上睡觉没有风险吗?唐山大地震数以万计的人就是躺在床上粉身碎骨的。

2002年5月21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