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DIGITAL CAMERA
贝岭参加国际笔会“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的年会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4月28日讯)上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参加了国际笔会“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的年会,并且就翻译在中国文学中的作用发表专题演讲。

二零零一年参与创立“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诗人贝岭先生,也是九十年代初期创办的《倾向》杂志和“倾向出版社”的创办人。在《倾向》杂志和“倾向出版社”,他延续了七十年代从意识形态化的教条文化中走出来的一代人的追求特点,继续出版了大量的西方著名作家的著述及直接的访谈,这些出版物,在九十年代后的海内外中文世界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二零一三年贝岭先生再次当选为改名后的“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在当选会长后,他继续保持了对文学创作与翻译的关心。上周,他再次到达欧洲,到巴塞罗那参加了国际笔会的一项重要活动,在这项活动结束后,记者采访了正在巴塞罗那的贝岭先生。

对于《国际笔会》及上周举办的活动,他首先介绍说,“国际笔会下面有三个专门的委员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和平委员会和翻译和语言权利委员会。和平委员会负责专门调解各个国家在产生冲突后在文化和语言上、文学上的冲突。比如说和平委员会的重点这些年已经从中东国家的冲突,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冲突热点逐渐转移到乌克兰和俄罗斯。那翻译和语言权力委员会是国际笔会中的一个比较专业的委员会。我这次是来参加这个委员会的年会。”

关于这个年会,他介绍说,“今年的年会或者说这个委员会的年会大都是在巴塞罗那召开,这是因为这个地区的卡塔兰语笔会是国际笔会中很重要的一个笔会。它虽然小但是在这个国家的文化中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省的这个笔会在佛朗哥专制统治时期曾经长期流亡巴黎。这是我最近刚刚知道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贝岭介绍笔会在台北举办的国际作家周

关于今年年会的内容,贝岭会长介绍说,“这次主题是关于翻译和文化语言之间的关系,同时特别强调不同语种的语言的消失和拯救,主要谈的是文学语言和文学翻译在全世界的情况。我这次是来受邀演讲,翻译到底对于中国文学产生了多大影响。我的这个主题发言是安排在第二天的下午的第一场,是三点半的第一场。这一百年来中国文学和翻译是息息相关的。我举了很多例子引起了他们相当大的兴趣。比如说,我跟他们说,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作家一生中没有读过一本外文书,都是靠翻译来了解西方文学的。这个解释和说法,一开始就让西方人感到震惊,吸引了他们。因为我想这是个事实,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作家是没有能力读原文的。他们的世界文学知识,包括中国的那些重要的作家,他们对世界文学的熟悉度完全是通过翻译。所以我说翻译对中国文学的影响怎么讲都不为过。我说没有翻译也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文学。”

在会议期间,四月二十三日是世界图书日,对此贝岭先生特别介绍说,“四月二十三日是世界图书日。这个图书日是由巴塞罗那发起的。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是同一天,四月二十三日过世的,所以这两个人的过世的这一天就变成了世界图书日。因为这是两个伟大的西方作家。这一天整个城市的主要街道都摆满了书,每个书店、出版社都出来摆书,然后又是玫瑰花日。每个地方都是玫瑰花和书。太让人难忘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一个图书日!”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陈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