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9

Wang Dan5图片:前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领袖王丹。(网络资料)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今天,在“六四”纪念日即将到来的今天,我想跟各位谈的,是关于记忆的问题。

其实,我们是靠记忆而生活的。没有记忆,不仅没有过去,也没有当下,更没有未来。记忆,是我们生活的主要内容之一。然而,关于历史,不仅是国家和社会的历史,还有个人和家族的历史,有太多的人和事情,而我们记忆的能力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把所有的过去都记忆下来,也不可能经常面对所有的历史。我们心中必定有一个甚或自己也不了解的标准,一把尺子,让我们决定记住什么,遗忘什么?

因此,关于记忆,应当是教育的一部分。就是说,在我们的教育中,应当包括历史记忆的部分,通过讨论,大家共同来建立一个标准:关于历史,我们应当记住什么?

当然,我们应当记住的很多,但是以下一些内容,是我认为历史记忆不应当忽略的:

我们应当记住那些苦难中的美好。在我们最困顿无助的时候,是否曾经有温暖滋润过我们,?哪怕吉光片羽,也曾经让我们对未来有过一丝希望,让我们因此而从困厄中坚持了下来。当我们记忆悲剧的时候,应当从中挖掘出美好来,因为那是希望的种子。而希望,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

我们也应当记住那些美好中的苦难。我们不要做那种“乐极生悲”的事情。当巨大的美好降临的时候,我们不仅要记住为了这样的美好,曾经付出的代价,而且要记住,这样的美好,不一定会永恆存在。这就是‘居安思危“的意思。我们要通过记忆,了解美好得来的不易,这样才会倍加珍惜。我们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们应当记住那些做出过“平庸的恶“的人,不能因为他们只是淼小的一个个人而轻易放过。要知道,无论多么巨大的罪恶,也是要经过一个个具体的个人的手来完成的。如果一种恶,因为平庸,就被遗忘;那么恶的基础就依然坚固。所以关于历史,我们要找出那些”平庸的恶“不是要不宽恕,而是要不忘记。

我们应当挖掘和记忆住那些被巨大的时间和历史人物遮掩住的人和事,那些不是有很多人提到的人和事。历史的很多教训,是存在于社会的细节中的,我们能够对这些细节记住的越多,越能够理解过去发生的一切,越能够作为经验的总结,制定出更好的制度来防范新的危险。

我们也应当记住他人。关于历史,我们一般都是以自己为轴心来进行记忆的。让我们也分出一些记忆的空间,留给那些他人。我们应当记住一些别人的苦难,别人的人生,别人做过的事情,让自己的历史记忆库中有很多的他者。这样我们的记忆才能够更加视野开阔,也可以有更多的比较让我们了解事情的真谛。

我们还应当记住自己的童年。我一直认为,童年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阶段。哪怕你是生于乱世,但是儿童自有自己的眼光来看待世界,自有自己对世界的理解,而那样的眼光之纯真,那样的心灵之清澈,是以后的人生阶段再也不能有的。当我们在长大以后,开始面对种种的复杂纠结的时候,如果我们有鲜活的童年记忆,那会是一剂良药,让我们不至于沉沦更深。

最后,我们应当记住一些抽象的东西,我指的是那些经验和教训。不管是你自己总结出来的,还是公共讨论的成果,我们应当记住这些思考的结晶。我的意思是说,记忆不应当只是单纯的储存的工作,不是剪贴本和相册就可以完成的事情。记忆,首先应当是一种思考,甚至是一种对与当下现实的参与。我们要把记忆当作积极的行动,而不是浪漫的怀旧。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的记忆,是有意义的记忆。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