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1

Hu Ping1图片:中国青藏铁路的支线目前分别向西藏自治区各地延伸(资料图)

今年4月15日,中共当局发布《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读这部白皮书,我想起近日网上看到的两则消息。

1,藏人在北京住旅馆被拒。因派出所有令,包括藏人等少数民族不得开房。据悉,藏人在中国很多城市租房也常被拒。

2,西藏以外地区的藏人,包括四大藏区即四川、青海、甘肃和云南四省的藏人,要进入西藏,要到拉萨,必须上交身份证,必须住在指定的旅馆,必须填写个人情况包括要有担保。这还是政策放宽后的情况,前两年,外地藏人进藏必须持有当地公安局开具的进藏许可证。2012年10月,定居北京的藏族女作家唯色一行开车沿青藏公路到拉萨,进入西藏后就被拦截,同行的汉人都顺利通过检查站,只有唯色因为她的藏族身份被盘查,长达八小时。

和五年来一百三十几位藏人连续自焚这一惊天动地的事件相比,上述两则消息实在只能算“小”消息。但就是这样的两则“小”消息,也足以把中国政府在《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编织的弥天大谎撕得粉碎。

中共这部关于西藏问题的白皮书,通篇老调重弹,了无新意,其重点是攻击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无非是说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搞分裂”、“闹独立”,是“复辟农奴制”,等等。上述谬论早就被驳得体无完肤,我先前也写过很多文章反驳,这里不再重复。眼下我只重申一点。那就是,认识西藏问题,我们首先要问的就是,今日西藏是真正的由藏人自治的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别的不说,单单说五十多年来(从1959年算起),西藏地区的第一把手即党委书记总是由汉人出任,连找个藏人当傀儡,装一装“藏人自治”的门面都不干。这还能叫藏人自治吗?有藏人当第一把手并不等于就有了藏人自治,但要是连第一把手都一直不让藏人来当,那就跟藏人自治相距实在太远了。

1992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在北京会见江泽民,谈到一国两制问题。沈君山说:西藏倒是应该行一国两制。江泽民回答道:“说法是对的,不过现在路已经走过来,不能再回过头在西藏搞一国两制了。”由此可见,中共领导人其实心里也明白,西藏是应该真正自治高度自治的,可是这种自治已经被被共产党取消,现在就不好再恢复了。由此可见,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即在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主张,即便按中共自己的宪法和法理,也是完全正当的。

记得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苏论战,中共一连发表九篇大块头文章批判苏共中央公开信即“九评”。那时的中共还有一定的理论自信,敢于把它批判的对象苏共中央公开信全文发表。可是如今中共批判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却从来不敢把藏人这一方的文件文章公开发表,不敢让国内的民众看到,只敢断章取义,外加凭空诬陷,毫无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仅此一点,我们就不难判断,在这场争论中,真理究竟在哪一边。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