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内地当局最近大举抓捕维权律师,给从事公益活动的人士带来很强烈的失望。

在7月份100名以上维权律师等公益人士被抓,这些中国共产党的“大打压”给很多从事公益活动的人士会带来很强烈的失望。习近平政权以积极的态度来除掉有一定影响力的“党外分子”。可以说,在中国,越来越难实现真正的法治化、形成真正的公民社会。

维权律师以前也经常被抓。他们在受到官方的压制中努力开拓中国的维权之路。但是这次对他们的打压算是像反右运动似的一种政治运动。所以我们不明白今后他们能不能在大陆继续从事公益活动。当然,我也感到失望。同时,我认为更重要的就是今后他们被搁在怎样的环境下的。我这样认为的理由是因为虽然目前在中国远远难以达到民主化,律师等公益人士活跃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中国社会变化中存在着不同的两个要素。第一个是在中国引进“有普遍价值”的民主主义、法治、三权分立、市民社会等概念。第二个是彻底社会主义,或者建立有公正性、公平性的一党独裁体制。我在中国的大城市认识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大都是前者。而在见面农村的上访者的时候,我很少地听过他们谈民主化、批判中共等意见。他们的大多数喜欢中央政府,希望把他们对本地政府的不满告诉给中央政府,中央政府来处罚本地政府。

可以说前者是改革派、自由派、民主派等,后者是保守派、左派、社会主义派等。在城市我交流过的人士,他们大都有这两者中其中一个的思想倾向。但是,维权律师等公益人士的话,虽然他们自己有前者的思想倾向,也有很多和农民等普通公民一起活动的机会,也有后者的思想倾向。在中国,这两种思想倾向的人士,很少有互相交流,互相学习的机会。在这些情况下,兼备两者“中间派”的公益人士们是很珍贵的一群。

目前中国政府进行的(1)打压公益人士、(2)揭发贪污腐败、(3)制定≪国家安全法≫等行动会算是上述的后者,即是有建立有公正性、公平性的一党独裁体制的目的。至少我认识的上访农民认为这样。我认为,不少农民支持习近平的原因不只是在日本媒体一些专家指出的“宣传教育”、“老百姓对政治无感觉”等,而是他们原来希望建立那些一党独裁体制。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中央政府是不是值得他们所希望的那种有公正性、公平性的政治主体。在农村,普通公民一直意识到本地政府的动态,而意识到国家的政治体制的机会极少。但是,目前,到处都会有让他们发怒的要素。今天支持中央政府的公民不一定明天也支持。

对习近平政权的一连串压制,有可能西方世界不会提出有效的批判。但是,我还重视农民对习近平的评价。我认为今后一定到由农民等普通公民审判他的那一天。到那时候,公益人士的存在还是很重要。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