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几年来左右开弓,对中共内部“打老虎,拍苍蝇”,先后逮捕了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郭伯雄等最顶级官员;对政治异见人士、维权律师等“敌对”势力,进行了大逮捕和恐吓、围剿,显示了“强权”强硬的一面。但这并不表明中共政权的强大,却暴露出中共政权内心虚弱,对统治不自信,对人民具有深深的恐惧感。中外历史可证明,末日政权大都是如此。

对年逾古稀之年的女记者高瑜的审判,激起了全世界的愤怒。8月6日海外媒体报道,由美国的“人权观察”牵头,共15个国际组织周四发表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呼吁立即释放被判囚7年的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此前,高瑜的律师曾披露,高瑜的颈部出现淋巴病变,健康堪忧。公开信说,如果高瑜的健康因为中国当局拒绝给予适当医疗而严重恶化,中国政府自诩尊重人权的说法将再难取信于人。

▲美国之音(VOA)8月6日报道:15人权团体呼吁习近平释放高瑜

高瑜(右侧手持相机者)参加香港刘霞艺术展 (2012年6月资料照片)

十五个人权和新闻自由团体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呼吁他立即释放身患重病的记者高瑜,释放其他因和平表达政治观点而被关押的需要治疗的人。

今年71岁的高瑜在2014年4月被当局以所谓的泄漏国家机密的罪名拘押, 在2015年4月经不公平的庭审被判处7年监禁。高瑜长期患有心绞痛、高血压等疾病。

公开信说,在拘留所允许她接受全面体检之后,医生发现她 有心血管堵塞的问题,并且有可能是恶性的淋巴瘤。

这15个团体包括国际特赦、保护记者委员会、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港支联、美国自由之家、中国人权、人权观察、独立中文笔会、记者无国界和天安门母亲等团体。他们在信中向习近平提出5点要求:立即释放记者高瑜,释放所有因和平表达政治观点而被关押的人,尤其是患有疾病的人,保证所有囚犯及时得到充分的医疗,接受对关押期间死亡的西藏僧人丹增德勒仁波切和活动人士曹顺利死因的独立国际调查,允许联合国酷刑问题专家探访监狱。

人权观察中国问题主任索菲·理查森说,“北京当局冷酷地无视在押批评政府人士的健康状况,曹顺利和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死亡证明了这一点。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高瑜,让她得到必要的医疗。”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6日报道:15国际团体联署吁释放高瑜

由美国的“人权观察”牵头,共15个国际组织周四发表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呼吁立即释放被判囚7年的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此前,高瑜的律师曾披露,高瑜的颈部出现淋巴病变,健康堪忧。公开信说,如果高瑜的健康因为中国当局拒绝给予适当医疗而严重恶化,中国政府自诩尊重人权的说法将再难取信于人。

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自由之家、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保护记者委员会、无国界记者、中国律师之友、香港支联会、香港教协、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美国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团结中国及天安门母亲运动等15个国际组织周四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联署公开信,对狱中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表示关切,并敦促当局立即无条件将其释放。

公开信中写道:高瑜的审判远未达到中国本身和国际的标准。她告诉她的律师说,2014年5月她之所以被迫在全国性电视频道上供认犯罪,是因为顾虑她当时遭拘押、后来才获释的儿子。她被捕后长达两个月都无法获准会见律师。在这段期间,警方也没有就她被拘押一事通知家属。我们相信高瑜是因为撰写批评政府的文章而受到打压,尽管无论国际人权法或中国宪法都对言论自由的权利加以保障。

公开信还说:我们特别关切高瑜的情况,因为我们看到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和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先后在拘押期间死亡。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于2014年3月去世之前,看守所不顾她的家人和律师申请保外就医,一直拒绝让她获得适当医疗。直到她病重昏迷,官员才将她转送到医院。几天后,她就过世了。2015年7月,以“恐怖活动”及“煽动分裂国家”等罪名,经极为不公正的审判被处无期徒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因为当局拒绝给予适当医疗而在狱中过世。监狱当局不顾其家人抗议,而且违反中国有关处理服刑人员死亡的新规定,拒绝将其遗体交还家属而径自火化。如果高瑜的健康因为中国当局拒绝给予适当医疗而严重恶化,中国政府自诩尊重人权的说法将难再取信于人。

该联署行动的发起者,美国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看守所的医疗等条件并不完善,如果中国当局任由高瑜的病情恶化,很可能会威胁到她的生命。

“中国的看守所虽然有一些比较基本的医疗服务,但是这些医疗服务不能满足她(高瑜)的需要,而且生活的情况,比如食物、料理方面都比较欠缺。我们担心,如果她在看守所长期待下去的话,可能引起病情恶化。中国的法律也说了,如果病情严重的嫌疑人应该得到取保候审或者保外就医的机会。她71岁的一个人,她本来就不应该被关在那里,因为她只是行使了自己的言论自由。我们呼吁中国政府早日把她释放。”

高瑜的代理律师尚宝军此前接受本台采访时曾表示,其当事人体检时被查出脖子两侧淋巴出现病变以及心梗等疾病,律师正着手再次申请取保候审。

参与了联署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言人周四向本台表示,关注组注意到高瑜案中当局存在着很多违法行为,加上她的健康状况急需得到照顾,因此呼吁当局立即释放高瑜。

“首先我们已经质疑当初把高瑜定罪,然后审讯的过程不是一个很合理合法的程序,大家都记得,她在审讯前已经被带上CCTV去认罪。对一个71岁的老人,判她7年,我们先不说前面的情况,目前她的健康状况是紧急需要照顾的,这就是我们要求她得到医疗照顾及释放她的诉求的基础。”

现年71岁的高瑜因涉嫌泄露中共内部“9号文件”而于2014年4月被捕,2015年4月17日,高瑜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高瑜随后向北京高院提出上诉,审理期限原本于7月初届满,但法院将期限延长至今年9月。

▲德国之声(DW)8月6日报道:国际人权组织要求立即释放高瑜

15个国际人权组织和新闻自由团体周四对中国主席习近平发出呼吁,立即释放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系狱的记者高瑜,指出,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今年6月,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狱医诊断出高瑜心血管出现阻塞迹象、淋巴结非正常扩大。高瑜的弟弟高卫6月15日探视了高瑜,要求当局立即释放高瑜。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地区负责人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今天表示,自被不公正判刑入狱以来,高瑜的健康状况恶化。理查森指出,高瑜本已患心绞痛、高血压,入狱以来罹患内耳障碍。理查森表示,高瑜应立即被释放,以获得亟需的治疗。

高瑜也是德国之声特约记者,入狱前曾定期为该媒体撰稿。

虽然官方从未透露她到底泄露了哪些国家机密,但一般认为,对她的判刑与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到地、师级的2013年九号文件有关。该文件取名为《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要求对“西方民主宪政”思潮等7大危险提高警惕,防止政权遭“颠覆”。

由15个国际人权组织和新闻自由团体发出的信件直接呼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释放所有在押政治犯,并要求同意对藏族僧侣丹增德勒克仁波切和人权人士曹顺利之死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6日报道:律师:高瑜有心脏病,要求保外就医

被监禁的记者高瑜的律师说,高瑜被诊断有心脏病,要求保外就医。

高瑜被控泄露机密文件被判7年监禁,目前正在狱中服刑。她的律师说,她被诊断有心脏问题,要求保外就医。

71岁的高瑜被指泄露的文件是关于中共领导层要大力打击那些独立于中共控制之外的公民社会组织以及新闻自由,中共认为它们对中共专制构成了威胁。

心脏问题

高瑜的律师莫少平说,上周高瑜被送到北京安贞医院被诊断患有心血管疾病、心脏问题和高血压。他说医生给高瑜治疗控制她的心脏问题,然后她被送回监狱。

高瑜的律师上周为高瑜提出保外就医的申请,如果被批准高瑜就能在家服满刑期。

莫少平说,目前很难断定保外就医的申请是否会得到批准。北京警方发言人也拒绝答复有关问讯。

中国监狱中的健康问题十分普遍,主要原因是监狱中食品营养问题和健康保健状况不佳。中国著名的活动分子曹顺利去年3月在审判前被关押了5个月后死亡,报道说她没有得到治疗。

“九号文件”

对高瑜向海外媒体泄露国家机密的判决似乎印证了泄露文件的真实性。那份所谓的“9号文件”要求加强限制西方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以及新闻自由传播。

在审判中高瑜否认了对她的指控。泄露国家机密罪最高刑期可判终身监禁。

海外人权组织一直呼吁释放高瑜。国际特赦组织说高瑜是“良心犯”,她被监禁的唯一原因就是她挑战了政府的观点。

●令计划在美寻求政治庇护,掌握大量机密文件,中共面临政治核弹

▲纽约时报8月4日报道:令计划之弟潜逃美国,或寻求政治庇护

令完成在加州内华达山脉山脚下的房产,价值250万美元。

加州卢米斯——中国正在要求奥巴马政府遣返一名逃往美国的有政治背景的中国富商。熟悉这一案件的几位美国官员表示,如果他寻求政治庇护,将可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商人令完成出逃事件,加剧了本就紧张的中美关系。习近平主席将于今年9月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将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但两国在诸多议题上都存在分歧,包括美国政府数据的大规模网络失窃,和中国咄咄逼人的领土主张。

令完成是令计划最小的弟弟,后者在中国多年担任相当于美国白宫幕僚长的职务,以中央办公厅主任的身份掌控着中国共产党的核心部分。在习近平作为其主要举措推出的一场反腐败运动中,令计划是职位最高的落马官员之一。

几位美国官员和令完成如今在美国的隔壁邻居说,令完成避开中国当局,已来到了美国。产权记录显示,令完成在内华达山脉脚下拥有一座面积为7800平方英尺(约合725平方米)的住宅,他之前从一名专业篮球运动员那里以250万美元(约合155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之买下。

几位官员表示,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一直向奥巴马政府施压,要求遣返令完成。几位官员都不具名,以方便他们公开讨论这一敏感外交问题。这一问题已经让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和中国公安部于今年4月达成的一项协议变得更加复杂。

这项协议是美国国土安全部长杰·约翰逊(Jeh Johnson)此前访问北京时与中国达成的。依据协议,美国可以遣返目前需要被驱逐出境的数以万计的中国人,他们当中有些人目前身处美国拘留机构。作为回报,美国将帮助中国追捕逃到美国的富有逃犯,这些人有可能也违反了美国的一些法律。

几位美国官员确认,令完成目前身在美国,但他们不愿公开表示令完成是否已经申请政治庇护,也没有透露他的具体下落。因有隐私法的限制,处理政治庇护案件的美国国土安全部也不对具体案件置评。

截至目前,奥巴马政府没有同意北京对令完成的遣返要求,而令完成有可能叛变,这或将成为情报领域的一项非凡成就,对中国造成打击。上个月曾有消息传出,有一些电脑黑客盗取了数以百万计的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和承包商的人事文件。几位美国官员已经表示,他们几乎可以确定,是中国政府实施了这一数据盗窃行动。

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应时报通过传真发出的针对令完成案件的采访请求。美国白宫、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的发言人也拒绝置评。

曾被人用来在加州联系令完成的三个号码都带有达拉斯地区的区号。据说英文很差的令完成没有回应时报用中文短信发出的采访请求。上述三个号码有两个已停机,另一个无人接听。

令完成的财富和家族地位使他可以自由游走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各个圈子里。他可能掌握着有关习近平现在和从前的亲信官员的令人不安的信息。

专攻中国情报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分析师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中国领导层可能想让令完成帮助起诉他的哥哥令计划。他还表示,他们想阻止令完成把自己掌握的有关中国政治的信息“宝藏”交给美国官员。

“中国领导层会非常想抓到这个人,”目前供职于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约翰逊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道。“毫无疑问,他手上拥有得到大量有趣信息的渠道。”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令完成知道多少事情,不过共产党在提到他的哥哥令计划的行为时,透露了一些引人好奇的线索:中共称其腐败是家族行为。上个月,中共宣布开除令计划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说他“本人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令计划是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忠实下属。

令计划现年58岁。1980年代,他在胡锦涛主管的共青团里节节高升,并最终在1999年到2012年间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和主任。他是胡锦涛的私人秘书,也是关系最亲密的部下,他的职位拥有极大的实权:可以指挥保护高层领导人的警卫,在顶层人事任命上拥有相当大的发言权,并且在政策的执行中起着关键作用。

“这真的是整个系统的神经中枢,是权力运作的精髓,”波士顿大学(Bosten University)帕迪全球研究学院(Pardee School of Global Studies)研究中国政治的傅士卓教授(Joseph Fewsmith)评价令计划之前的职位时说。

令计划本来有望跻身中共中央政治局。自1942年以来,除他之外的所有中办主任,后来都进入了政治局,其中包括原总理温家宝。

但在2012年3月18日,令计划的儿子驾驶一辆黑色法拉利在北京发生车祸,因此丧生。车中有两名女性,其中一人死亡。

令计划对该事故的拙劣掩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他在政坛失势。他未能进入政治局,而是被降职到了一个没那么重要的职位。2014年12月,他正式受到腐败调查。

但针对令计划的腐败调查远远超出了法拉利撞车事故,他的弟弟令完成在其中可能扮演了重要角色。

作为一名高层官员,令计划的举动受到监控。但他弟弟是一名普通公民,受到的限制要少得多。声誉颇高的中国媒体财新报道称,令完成是一家总部在北京的投资公司的老板,他借此取得巨额财富。该公司在恰当的时机对一些企业做出投资,这些企业后来成功上市,为该公司带来了2.25亿美元的收益。房产记录显示,他利用加利福尼亚的一家公司购买了卢米斯的一栋住宅。除此之外,一家与该公司地址相同的公司,至少还拥有两个高尔夫球场,其中一个在卢米斯附近,另一个在内华达州卡森市。

令完成是中国方面要求遣返的、身在美国的数名中国公民之一。两国建立了一个讨论此类案件的渠道,称为“中美执法合作联合联络组”(U.S.-China Joint Liaison Group on Law Enforcement Cooperation),中方时常通过这一渠道就他们的案件向奥巴马政府官员施压。

中国政府今年早些时候公开发布了一份据信身在美国的外逃人员的名单。据信化名王诚或杰森·王(Jason Wang)、现年55岁左右的令完成,却不在这40名外逃人员之列。可见高层领导人认为他的案件多么敏感。

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说,司法部“已多次表明,对那些中国想要的逃犯,如果他们在美国被指控洗钱或其他刑事犯罪的话,本部门将积极大力地对他们提起诉讼。”

但他补充说,“仅仅提供一个名单是不够的。”雷蒙迪说,司法部敦促中国提供证据。

房地产记录显示,2013年底,令完成用王诚的名字与李平一起,在卢米斯的一个封闭式住宅小区,从NBA球员本诺·尤德里(Beno Udrih)手中买下一套房子。中国新闻媒体将一位与李平同名的中国国有电视台前主持人指认为令完成的妻子。

令完成在卢米斯的邻居雷·马特森(Ray Matteson)及妻子很快就与隔壁这对夫妻交了朋友,这对夫妻自我介绍叫杰森和简·王(Jason and Jane Wang)。马特森夫妇曾至少三次邀请他们到家中吃饭或喝饮料。令完成是带着礼物去的,有一次送给马特森夫妇的是令氏老家山西产的一瓶白酒,还有一次送的是两大瓶加利福尼亚州的葡萄酒。

马特森夫妇说,他们的邻居对令家卷入高层政治斗争、令氏的两个哥哥被逮捕或侄子死亡等事,从未透露出任何暗示。

“在我的脑海里,他毫无疑问地是个绅士,”马特森说,他和另一位在卢米斯见过杰森·王的人证实,杰森·王与被中国媒体称作令完成的男子是同一人。但他们两人都没有把中国电视节目前主持人李平的照片认作是自我介绍叫简·王的女子。

令完成会给自己的隔壁邻居发短信。他的英语不好,所以他经常使用表情符号,比如一个竖起的大拇指、或一个笑脸。他会把他认为可笑的视频链接发给邻居,还向邻居咨询过从哪里可以找人来清洗房子的窗户。

马特森说,去年10月他最后一次同令完成见面,当时两对夫妇在马特森家里一起吃了晚饭。但是,如果令完成躲藏在美国的话,维持加州房产的平凡琐事把他拴在了卢米斯,他需要支付业主协会会费,还需要雇园丁来保证房子周围的灌木和草坪有人修剪。

马特森与令完成最后一次联系则是在5月,当时,令完成房子的报警系统被激活,保安公司让马特森与令完成联系一下,以获得进入令家房子大门的密码。

马特森夫妇说,他们在社区里从未看到过任何异常活动,只是几个月前来了几个国土安全部的官员,他们说,他们在试图联系令完成。

令完成目前的签证身份无从可知。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发言人克里斯托弗·本特利(Christopher Bentley)说,办理庇护案件通常需要一到三年的时间。他说,在案件办理期间,寻求庇护者被允许合法留在美国。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Mark Mazzetti自华盛顿报道。

▲美国之音(VOA)8月4日援引纽时报道:令完成潜逃美国 或申请政治庇护

华盛顿—纽约时报8月3日报道,中国政府要求奥巴马政府遣返逃到美国的与中国政治关系紧密的富商令完成。

令完成是被指控涉嫌严重贪腐并移送司法的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弟弟。据传他手里持有大量可能让忠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官员难堪的秘密情报。

纽约时报报道说,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一直向奥巴马政府施压,要求遣返令完成。但是截至目前,奥巴马政府没有同意遣返他。

纽约时报称,多名美国官员证实令完成现在美国境内,但是他们不肯公开谈论令完成是否已经申请政治庇护,也不肯透露他目前所在的地点。

报道说,如果令完成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将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具有杀伤力的中国叛逃者。

报道指出,在习近平主席9月对华盛顿的首次国事访问前,令完成案将使已经因黑客窃取大量美国机密和南中国海领土争端等事件受到影响的美中关系紧张化,并且使美国国土安全部与中国公安部之间关于遣返中国富有逃犯的一项安排复杂化。

在此之前,一些海外中文媒体报道说,令完成可能藏身洛杉矶,手里握有北京甚为忌惮的数千份秘密文件,即所谓的“政治核弹”。有传闻称,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任内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把这些文件交给令完成,以期用来要挟中共当局,达到自我保护目的。

▲德国之声(DW)8月4日报道:令完成:“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胡锦涛掌权时期的“大内总管”令计划不久前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立案侦查。如今,令氏家族最小的弟弟令完成在美国的藏身之地被媒体曝光。美媒报道称,令完成可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美国《纽约时报》和中国《财新网》报道,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最小的弟弟令完成目前“藏身”于美国,在加州内华达山脉脚下的卢米斯(Loomis)拥有一处豪宅。《纽约时报》从美国官员以及令完成的邻居那里获得了相关消息,而《财新网》的信息来源则是“美国相关数据库”。

报道称,令计划之弟令完成以化名“王诚”和妻子“李平”的名义从NBA篮球明星本诺·尤德里(Beno Udrih)手中购买了一处面积为7800平方英尺(约合725平方米)的豪宅。成交价格约为250万美元。多名美国官员向《纽约时报》确认,令完成目前身在美国,但他们不愿公开表示令完成是否已经申请政治庇护,也没有透露他的具体下落。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掌权后大肆开展的反腐运动中,令计划是职位最高的落马官员之一。有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反腐运动实际上是 消除政治异己的一场政治斗争。

“他毫无疑问地是个绅士”

令完成在卢米斯的邻居雷·马特森(Ray Matteson)及妻子向《纽约时报》表示,这对夫妻自我介绍叫杰森和简·王(Jason and Jane Wang)。马特森夫妇曾至少三次邀请他们到家中吃饭或喝饮料。令完成皆携礼物前往。马特森夫妇说,他们的邻居对令家卷入高层政治斗争、令氏的两个哥哥被逮捕或侄子死亡等事,从未透露出任何暗示。马特森表示:“在我的脑海里,他(令完成)毫无疑问地是个绅士。”

《财新网》报道称,令家命运是在2012年发生逆转的。这年3月18日凌晨,令计划年仅24岁的儿子令谷驾驶一辆法拉利轿车,在途经北京北四环保福寺桥时发生车祸,令谷当场死亡,车上两名女子受伤,其中一人后死亡。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但这个约定随即败露。令计划于当年8月黯然离开中央办公厅,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他的妻子谷丽萍也于2013年1月辞去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副会长、瀛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和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总干事等职。

令氏家族

令计划是中共十八大以来被调查的第二位在职副国级领导人,也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首位被查办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及唯一一位没有担任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中办主任。令计划父母都是祖籍地山西省的基层干部,父亲原为山西省一副厅级干部,育有四子一女,分别是长子令方针,次子令政策,三女令狐路线,四子令计划和五子令完成。其中令方针已故,令政策曾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2014年6月1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三女令狐路线是现任运城市副市长王健康的妻子。据《新京报》2015年7月15日报道,有传言称王健康已被纪委调查,但官方尚未证实这一消息。

《财新网》报道称,令完成曾是一名新华社记者,并担任过新华社团委副书记和新华社下属的中国广告联合总公司总经理,2003年,他第一次以王诚之名担任有中国网通参股的网络视频公司天天在线总裁。2008年4月,令完成牵头成立北京汇金立方投资管理中心,初始基金不足5000万元,2008至2010年先后入股乐视网、神州泰岳、东方日升、东富龙等15家公司,其中7家随后上市,汇金立方在禁售期满后果断套现,保守估计盈利在12亿元左右。知情人士向《财新网》记者证实,令完成不仅借助兄长的权势以较低价格获得部分公司未上市前股份,而且在上市过程中提供了违规帮助。

“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熟悉令完成案件情况的几位美国官员向《纽约时报》表示,如果令完成寻求政治庇护,将可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这几位官员透露,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一直向奥巴马政府施压,要求遣返令完成。截至目前,奥巴马政府没有同意北京对令完成的遣返要求,而令完成有可能叛变,这或将成为情报领域的一项非凡成就,对中国造成打击。《纽约时报》报道称,令完成的财富和家族地位使他可以自由游走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各个圈子里。他可能掌握着有关习近平现在和从前的亲信官员的“令人不安”的信息。

目前供职于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约翰逊在接受《纽约时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国领导层会非常想抓到这个人······毫无疑问,他手上拥有得到大量有趣信息的渠道。”

美司法机关愿意起诉腐败官员 但强调证据

商人令完成出逃事件,加剧了本就紧张的中美关系。习近平主席将于今年9月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将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正式访美。《纽约时报》报道称,中国政府今年早些时候公开发布了 一份据信身在美国的外逃人员的名单。据信化名王诚或杰森·王(Jason Wang)、现年55岁左右的令完成,却不在这40名外逃人员之列。

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向该报声称,司法部“已多次表明,对那些中国想要的逃犯,如果他们在美国被指控洗钱或其他刑事犯罪的话,本部门将积极大力地对他们提起诉讼。”但他也补充说:“仅仅提供一个名单是不够的”,美国司法部敦促中国 提供证据。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4日采访报道:陈破空:令完成是美国手上一张牌

《纽约时报》8月3日报导,令计划之弟令完成可能会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而在申办期间,令完成可合法留在美国。美国司法部发言人莱蒙迪(Marc Raimondi)对纽时表示,司法部已多次表明,对那些中国想要的逃犯,司法部敦促中国提供证据,因为“仅仅提供一个名单是不够的”。

令完成携带大量机密逃到美国,海外媒体已经对此报道议论数月之久,但美国政府一直没有任何回应,现在通过《纽约时报》的访谈文章,不仅证实令完成逃到美国寻求避难,还间接表示引渡令完成需要充足理由。

《纽约时报》的报导引述一名美国官员谈话表示,如果令完成寻求政治庇护,将可能成为中共建政后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另一方面,令完成出逃美国,亦将加剧了原先就相当紧张的中美关系。

从《纽约时报》有关令完成的报道中,传递出了什么信息?本台就此采访了在美国的中国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令完成逃到美国已经半年了,美国对此一直没有公布,只字不提,为什么美国在这个时候公布令完成的一些行踪?这次美国政府是部分地释放出令完成的一些行踪,通过新闻媒体报道出来,实际上这是反过来给中国政府一些压力,因为现在美国面临的一个情况就是面临大规模的网络攻击,黑客窃取美国2150万联邦雇员的个人资料,这让美国感到非常的恼火,所以部分地公布令完成的情况就是一个报复手段,也是想在习近平9月访美之前给习近平制造一些压力,尤其是在中国肆无忌惮的网络攻击面前。这是个实际问题。

法广:这等于是美国利用令完成本身的特殊身份,和传说中的他掌握的机密来对中国施加压力,而不是就令计划问题进行什么交易?

陈破空:根据国际情报界的通常作业程序:虽然令完成是个商人,但他的哥哥当过中共的中办主任,中办实际上是情报中枢, 他哥哥委托他带出的机密文件, 据说有2700份,其中有中国的核心机密, 有人称是 ‘情报核弹’。按照国际情报界的常规,令完成到达美国后,美国政府就从他手上取得了完整的核心机密,只是美国政府秘而不宣,只字不提,守口如瓶。而令完成本身出于对他哥哥的保护也不会承认他向美国泄露了机密。

令完成的身份角色非常特别,假如美国白宫的幕僚长下台了,他的弟弟携大量机密逃到中国,或者说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总管下台了,他的弟弟携大量机密逃到中国,这样的人物逃到中国后一定会受到中国的保护,而且肯定会获取这些机密。所以我相信:美国政府已经获取了令完成手上的机密,而令完成也已经得到美国政府的保护。

美国在这个时候公布有关信息,是倒过来给中国政府一些压力,因为该报道明确说:美国已经拒绝了中方的所谓引渡要求,并说:如果是因为犯罪而引渡的话,就要出示充分的证据,如果仅仅是权力斗争,不足以使美国把令完成交还给中国。

所以现在令完成成了美国手上的一张牌,还有报道说:他手上的情报会让美国在情报领域取得非凡的成就。这就说明令完成手上的确有真料,这对现在执政的习近平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或挑战。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4日报道:中国政府要求美国遣返令计划兄弟令完成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报道,被查处的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目前在美国。中国政府要求美国遣返令完成。美国官员就此表示,中国当局应该向美方提供“清晰的、显著的、令人信服的、有说服力的证据。

海外中文博讯网8月4号报道,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马克-托纳星期一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不能讨论具体个案,但在美中共同执法合作上,中国官员有义务向美方提供“清晰的、显著的、令人信服的、有说服力的证据。

《纽约时报》8月4日报道说,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最小弟弟令完成目前已潜逃到美国,在加州内华达山脉脚下的卢米斯(Loomis)拥有一幢豪宅。化名“王诚”的令完成和妻子“李平”从NBA篮球明星本诺-尤德里(Beno Udrih)那里购买了这个面积为7800平方英尺(约725平方米)的豪宅,成交价格约250万美元。熟悉令完成案的几位美国官员向《纽约时报》确认,令完成目前身在美国,但他们不愿透露令完成至此是否已经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但表示,如果令完成寻求政治庇护,将可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报道说,美国官员透露,中国政府最近几个月来一直在向奥巴马政府施压,要求遣返令完成。但截至目前,奥巴马政府还没有同意北京的这一要求。美国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 (Marc Raimondi) 表示,司法部“已多次表明,仅仅提供一个名单是不够的,并敦促中国政府提供有关证据。

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的亚太事务负责人廖然就中国向美国要求遣返令完成一事是否能成功表示,如果中国方面能够提供有力的司法证据的话,美国方面也许会合作。

“我想美方可能会合作,因为两国之间有反腐合作方面的机制,而令完成能够在美国购买豪宅,携带巨额资金逃走,都是他涉嫌腐败的证据。但中国方面必须与美国合作,向美国司法部门提供有力的、清晰的、公正的证据。”

就中国当局对令完成可能提出的指控,廖然说:“令完成的罪行可能最主要的是携款外逃,当然腐败可能也是他的一个罪名。”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令完成出逃美国加剧了本来就相当紧张的中美关系。如果令完成透露他所知道的信息,很可能成为美国情报领域的非凡收获,对中国造成打击。令完成的财富和家族地位使他可以自由出走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各个圈子内,因此他很可能掌握着有关习近平现在和从前亲信官员的许多致命信息。中国政府今年早些时候公开发布了一份逃亡美国的40名外逃人员名单。但化名王诚或杰森-王 (Jason Wang)、现年55岁的令完成不在其中。

令完成在卢米斯的邻居雷-马特森 (Ray Matteson)表示,他曾至少三次邀请令完成夫妇到家中吃饭。令完成皆携礼物前往,但对家人卷入高层政治斗争、两个哥哥被逮捕以及侄子死亡等从未透露过。马特森表示,在他的脑海里,令完成是一位绅士。

据中国《财新网》的相关报道,令家命运2012年发生逆转。当年3月18日凌晨,令计划24岁的儿子令谷驾驶法拉利轿车,途经北京北四环保福寺桥时发生车祸,当场死亡。车上两名女子受伤,其中一人后死亡。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政治约定”,但随即败露。令计划于当年8月离开中央办公厅,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他的妻子谷丽萍2013年1月辞去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副会长、瀛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和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总干事等职。

今年7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开除令计划党籍和公职,交司法处理。他是中共十八大以来被调查的第二位在职副国家级领导人,也是1949年以来首位被查办的中办主任。令计划的父亲原为山西省一副厅级干部,共有四子一女,长子叫令方针外,次子令政策,三女令狐路线,四子令计划和五子令完成。其中令方针已故,令政策曾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2014年6月1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就令完成逃亡美国与他哥哥令计划被撤职和受中共中央调查一事的关系,廖然指出:“很有意思的是,令计划的主要罪名之一是‘破坏了政治规矩’,这点比周永康的还多了一条。令计划的腐败罪被列在第三还是第四条。在预料到哥哥令计划政治生涯可能有麻烦之际,令完成就出逃了。在逃亡之前,他可能从哥哥令计划那里获取了很多内部秘密材料。”

中国《财新网》报道说,令完成曾是一名新华社记者,并担任过新华社团委副书记和新华社下属的中国广告联合总公司总经理。2003年,他第一次以王诚之名担任有中国网通参股的网络视频公司天天在线总裁。2008年4月,令完成牵头成立了北京汇金立方投资管理中心,2008至2010年先后入股乐视网、神州泰岳、东方日升、东富龙等15家公司,其中7家随后上市,汇金立方在禁售期满后果断套现,保守估计盈利在12亿元左右。知情人士向《财新网》记者证实,令完成不仅借助兄长的权势以较低价格获得部分公司未上市前股份,而且在上市过程中提供了违规帮助。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5日援引英媒:携机密逃美的令完成让中国紧张

中国担心一名逃亡美国的公民泄密,并要求美国遣返叛逃者。这令北京和华盛顿的关系紧张。

《泰晤士报》周三报道说,56岁的令完成春天从北京逃到美国加利福尼亚,据料他将向美国提出政治庇护申请。

分析说,中国前政协副主席兼统战部部长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可能携带关于中国高层领导人的敏感材料。从香港传出的消息说,这些材料可能包括关于领导人的敏感视频。

在华盛顿有人猜测令完成可能掌握英国商人海伍德死亡的信息。2011年海伍德的谋杀案加速了薄熙来政治丑闻曝光。

即使令完成掌握的资料仅限于秘密文件,中美间都可能产生的爆炸性的矛盾。中情局前分析员,现在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做研究员的张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认为令计划携带的秘密很可能很惊人,北京领导人显然对此十分焦急。

上月令计划被指受贿,非法获得中共和国家机密。令计划的儿子2012年驾驶昂贵的法拉利赛车撞车身亡加速了令计划垮台。

去年10月传出有关令完成涉及腐败的报道后,令完成就逃离中国。记者出身的令完成后来成为官员,以及互联网企业家和投资者。据中国媒体报道,他是个亿万富翁。

美国白宫并未答应中国引渡令完成的要求,也要求中国政府对另一些引渡请求提供确凿证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令完成在加利福尼亚有价值250万美元的豪宅。

▲德国之声(DW)8月5日报道:美国对令完成事件三缄其口

据美国媒体报道,可能知晓许多中国政治情报的令计划胞弟令完成已潜逃美国。白宫不愿对此事件置评。《环球时报》则引述中国前外交官员表示,美媒称令完成掌握大量情报“纯属臆测”。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纽约时报》周一报道,令计划最小胞弟令完成已经潜逃美国,并且在加州内华达山脉脚下的卢米斯(Loomis)拥有一处豪宅。胡锦涛掌权时期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不久前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报道引述美国官员表示,若令完成寻求政治庇护,可能掌握许多重要政治信息的令完成或将成为中国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

《纽约时报》指出,中国政府近几个月不断向奥巴马政府施压,要求遣返令完成。但几位不具名的美国官员均不愿透露令完成是否已经申请政治庇护。该报指出,中国外交部没有对令完成案件的采访请求作出回应。美国白宫、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发言人也拒绝置评。

在《纽约时报》发表有关令完成的报道后,曾有记者在美国白宫周一的记者会上要求发言人证实中国是否提出遣返令完成,但白宫发言人恩内斯特(Josh Earnest)称不清楚此事。在被问及令完成是否曾与美国政府接触时,恩内斯特表示他并未掌握有关此事的信息。

美国媒体报道称,恩内斯特周二再次表示不能对相关案件的具体细节作出评论。恩内斯特只表示,美国官员一直要求中方提供“重要、清晰和令人信服”的证据,以便让美国执法部门进行调查、移送和起诉在逃者。任何有关美国阻碍其他国家反腐运动的指控“都站不住脚”。恩内斯特还指出,尽管美中之间存在摩擦,例如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不足以及在中方南中国海的争议活动, 美国仍希望与中国维持具建设性的合作关系。

“称令完成掌握情报纯属臆测”

《纽约时报》指出,令完成的财富和家族地位使他可以自由游走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各个圈子里,他可能掌握着有关习近平现在和从前的亲信官员的令人不安的信息。

但中国前驻美资深外交官员何伟文周二对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表示,美国媒体认为令完成“掌握大量情报”纯属主观臆测,并非事实。何伟文称,令完成不过是令计划的弟弟,并非本人。他指出,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最高层就此事如何沟通,现在“无人知晓”。猜测奥巴马总统会拿令完成与中国进行政治议题的“交换”并无实际意义。

英文版《环球时报》引述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由于中美之间不存在引渡条约,而且令完成并未面临审讯,中国难以要求美国协助引渡;但若成功,两国将能以更合作的态度面对此类议题,并且对其他在美的中国叛逃者发出警告。

何伟文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则指出,中美间虽无正式引渡条约,但有共同打击犯罪和腐败的协定,该协定可以保证处理一些个案。“从程序上看,令完成的不明财产经过核实、涉嫌贪污与腐败后,中方会向美方提出,根据共同协定把令完成带回中国处理。”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5日采访报道:陈破空:中共通过指控令计划来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

在美国的中国著名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先生认为:中共通过指控令计划来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而美国在掌握了令完成之后,实际上对中共方面也构成了牵制,让中共很不好下手,因为中共并不明确令完成是否把机密交给了美国。美国不会承认,令完成也不会承认。如果他重判令计划的话,可能会刺激令完成进一步向美国交机密。如果他们从轻发落令计划的话,可能取得他们内部的妥协。但令完成手中的核心机密一定已经为美国政府所掌握。

法广:美国现在肯定保护令完成了,但对令计划呢,美国可能就管不了了?

陈破空:不,恰恰管得了,就像他们两个的名字一样,“计划”是由哥哥令计划作出的,但这个计划的完成需要弟弟令完成来完成。这是一个非常周密的计划,因为令计划从被传出事到被监禁,到被移交司法,经历了很长的过程,他完全有从容的时间完成收集和转移机密材料给他弟弟,而他弟弟也有从容的时间逃到美国。

实际上从这次中共对令计划移交司法的通告可以看出,他们是留了一手:比如他们有六条罪名指责令计划,其中二,四,六这三条内容都是重复的,说的都是一件事:什么给自己谋取好处,给家人谋取好处,给他人谋取好处,实际上说的就是贪腐和受贿,这是一条罪,他写成了三条。另外三条中,第一和第五条都拿不上审判的台面,第一条是他违反政治规矩,暗示他参与某种政变图谋,但这在法庭上拿不出来,第五条是通奸,这也是道德作风问题,拿不到法庭上。

只有第三条有一点价值,就是说他“违纪违法获取国家机密”,但这条指控是相当的轻微,因为中共的机密有三种:秘密,机密,绝密。这里说的是机密,比指控周永康的泄密的秘密高一点,但不是绝密。第二,他说的是“获取机密”,并没有说“窃取机密”,更没有说他“泄露机密”,所以中共这个指控实际上是在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意思是:我们还没有说你哥哥是“窃取机密”,也没有指控他“泄露机密”,希望你不要泄露,只要你不泄露,你哥哥的罪就能减一等,有可能会重新发落。如果你在美国泄露,你的罪就变成“泄露国家机密”,罪加一等。这是一种喊话。

还有一种可能是:对令计划的指控可能是王岐山的人马和令完成之间达成的某种妥协:如果令完成不泄露机密,他的哥哥会受到从轻的发落。事实上,令计划虽然是被指控了,但现在看上去,不见的有多么沉重的惩罚。也就是说:美国在掌握了令完成之后,实际上对中共方面也构成了牵制,让中共很不好下手,因为中共并不明确令完成是否把机密交给了美国。美国不会承认,令完成也不会承认。如果他重判令计划的话,可能会刺激令完成进一步向美国交机密。如果他们从轻发落令计划的话,可能取得他们内部的妥协。但我重新重复刚才的话:令完成手中的核心机密一定已经为美国政府所掌握。

法广:中国政府也一定会想到这一点吧?

陈破空:中国政府是可以想到,但他不能确信,所以他们对令计划的指控还是很轻微的。他们给令计划的整个罪名实际上都不着边际:“受贿罪”的数额,多大多小都有弹性。“获取机密罪”:令计划作为中办主任,本身就是情报交汇点,就是国家秘密机密的交汇点,他本身就掌握了大量国家核心机密。如果他被指控“非法获取机密”,恐怕站不住脚。他是否泄露?这才是重要问题。因为作为中办主任,他有义务有责任保护秘密,他内部有纪律和法律条款不能泄密。但到目前为止中共对他的指控不是泄密,而是获取机密,这个指控如果在令完成那里得不到证实,不能证实令完成将机密交给美国的话,对令计划的“获取机密罪”就站不住脚,最后只得以“受贿罪”发落令计划。

法广:照您的分析,令完成已经把所有机密给了美国了,假如中国政府确知这个事情的话,对令计划的审判是否会不一样了?

陈破空:不会,中共无法确知这点。而对令计划审判时,他们会考虑这些因素,因为他们在无法确知的情况下,不可能靠猜测和想象来对令计划作出指控。

无论如何,令计划案和别的案子不一样,有很大的特殊性。不仅他出身的派别是胡锦涛派别,而且他是临时加入和周永康的“政变”图谋,还加上他手中掌握的大量机密和弟弟出逃美国的现实。这让中共感到这是一只烫手山芋,非常难以处理。在令计划问题上,我想中南海会谨慎从事。

▲美国之音(VOA)8月6日发表评论家何清涟文章: 令完成将如何“完成”他的故事?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富豪逃往美国的不知凡几,但能牵动中南海本届主人万千愁的人,当首推令完成与郭文贵二人。此前,令完成被传身携其兄令计划盗取的2,700份机密文件外逃,却迟迟未见其现身;郭文贵自称掌握中国政府的绝高机密,并屡屡通过博讯记者采访出台,搅出满天乌云后消声匿迹。如今,郭文贵鸿影沓沓,令完成的行踪经《纽约时报》名记傅才德文章大白于天下,国内财新网按照《纽约时报》提供的线索用Google地图搜寻结果,制成数幅图片,公告全中国人民。

已经明确的细节

以下全是细节,来源标明,以备查考。

1、令完成的豪宅的详细资讯:

傅才德在《令计划之弟潜逃美国,或寻求政治庇护》中提到:“房产记录显示, ”令完成在内华达山脉脚下拥有一座面积为7,800平方英尺(约合725平方米)的住宅“,并未提及住址。

但提及令完成豪宅具体地址早就另有文章。今年3月7日,国内“新浪海外名博”姚鸿恩在《美国豪宅白送也住不起》(http://blog.sina.com.cn/yaohongen)中,披露了该豪宅的地址:“用Wang Cheng就能查到其拥有的加州卢米斯市的一处房产,所有权(Ownership)显示,另一人为 Li Ping,两人各占50%.Wang Cheng 和 Li Ping 是谁?当然是名人,若写明了,”根据有关······“,文章发不了。房子地址为 6105 Terracina Ct, Loomis, CA 95650.卢米斯市(Loomis)位于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的东北部。”

姚的博文透露一点,令完成在美使用的护照是Wang Cheng之名,而非令完成。根据财新网的报道,外界都知道令完成用化名“王诚”经商,其妻子李平系山西人,原央视主持人。这两位当是令完成夫妇无疑。

2、出逃时间已确定在2014年9月之前。

财新网今年8月4日的文章透露:“56岁的北京商人令完成于去年(2014年)秋天失踪,当时即有消息称,他与令计划大哥之子令狐剑一同出走美国。”

这一时间,我倾向于相信。以下事实可证:财新网2014年11月26日发表《令完成的财富故事》中称:“在二哥令政策于2014年6月(准确日期是6月19日)被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因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四个月后,55岁的北京商人令完成也失去了人身自由”。这一说法曾被外界引用,以否定“出逃说”。也许,财新文章本想用“失去了人身自由”指其龟缩海外不敢现身。喜好热闹生活的中国人,有不少将移民生活看成“坐移民监”。

财新网今年8月4日发表驻华盛顿记者张远岸的《令完成被证实藏身美国 拥有725平方米加州豪宅》,其中有个细节,可以推导出令完成夫妇逃美时间。该文从房地产销售网摘录的消息是,令完成夫妇2013年9月以250万美元购得该房产后;仅约半年,2014年1月22日该房产曾挂牌出售,标价389万美元,后降价亦未售出,2014年5月23日摘牌:“2014年9月16日再次挂牌出售,标价为275万美元未售出,2014年11月3日摘牌不再出售。”

令家老二令政策6月19日接受组织调查,两个多月之后,即9月16日,令完成已在美国现身并筹划卖房。

尚待清晰化的几块拼图

1、令完成现居美国何处,并无具体信息。

令完成如今的行踪,除他本人之外,应该只有美国政府相关部门人士知道。傅才德推断,令完成可能住在德克萨斯州,是根据电话号码。但一个人完全可以住在华府却使用纽约注册的手机,除了技术部门可以根据一个人的手机信号位置确定人在何处,一般人没法做到这一点。

2、出逃方式及使用的护照是哪国的尚不清楚。

令完成在美使用的护照名是Wang Cheng,但持有的究竟是哪国护照,这点也无从得知。《令完成的财富故事》中提到:“在一份2003年度外资法人企业年检报表中,令完成以一个全新的名字‘王诚’,出现在九洲在线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一栏里。”既然早在十余年前,令完成就成了“外资企业”的总经理,手中有本香港护照或者其他国家护照,实在是“情理中事”。薄谷开来就有新加坡国籍。

鉴于令完成别名“王诚”这一信息为国安掌握,我认为令完成在其二哥令政策出事之后,不太可能公然使用王诚的护照离开大陆。因此,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当其家族命运上空乌云密布之时,他已经见机而作,到了国外。令完成夫妇2013年9月以250万美元购得该房产,可算是一种安排。因为2012年令计划从中办主任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之后,令计划的仕途上空乌云密布。稍有政治经验的人,不可能不预作安排。

如果令政策被双规之后,令完成很不幸正好呆在大陆,那么他只有以下两种方法可以离开中国大陆:一是通过国安系统进行特殊安排,但当时还有活动余地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非令计划利益关系人,大概不会为他做出这种安排;二是出高价通过粤港、滇缅的走私通道出境,再飞往美国。这条管道主要认钱,只要令完成隐瞒真实身份,不让走私者感到要承担极大政治风险,应该能办到。

令计划获取的秘密文件价值几何?

《纽约时报》文章的总的看法是:令完成携带的机密文件对中共很有杀伤力,“令完成的财富和家族地位使他可以自由游走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各个圈子里。他可能掌握着有关习近平现在和从前的亲信官员的令人不安的信息”。

法广今年5月2日在《令计划被指控盗取2,700多份机密文件》中,引用博讯消息说,“新的调查指控,令计划透过各种手段,搜集前任以及现任中国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材料”,“当局调查发现,令计划落网前盗取机密文件2,700多份,涉及中共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相信部份已被令的胞弟令完成带到美国,成为要挟中南海的筹码。”

我对这些文件价值几何稍存疑问。因为令计划命运的转折点公认是2012年3月18日晚那场著名的“法拉利车祸”,此后约5个月,即2012年9月初,即被免去中办主任之职,转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

这两个职务级别相同,但权限与威势很不一样。令本人以前是胡锦涛“大秘”,任中办主任长达四年,这一点决定胡锦涛等最高领导层能够看什么机密文件,令计划就能看到。在法拉利车祸之前,令计划前程还算阳光灿烂,谨小慎微的令的“野心”无非是希望担任政治局委员。那时候,令计划不可能每天处心积虑地搜集各种文件,以备自己倒霉时作为换取安全的筹码。因为搜集这种文件的行为极其危险,一旦被发现,会引致大祸。令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后,能够搜集到的文件范围有限,不足以作为筹码。因此,令计划“盗取机密文件”的时间,应该在2012年3月法拉利车祸发生至9月初调离中办主任这一位置之间的几个月。

令计划盗取的机密,我猜想可能不涉及军事机密。胡锦涛是军委主席,军委的文件上传给胡另有管道,不需要通过令计划。这些机密当中也不大可能包括网络战的资料,因为承担网络战的机构主要是军事单位,如总参三部美国局及其下辖的61398部队之类,令计划对这类核心机密无缘触及。经济方面,应该没有太大的机密,对于善于分析 的专业人士来说,公开资讯已经非常丰富。文化方面,如果是中共如何控制国内媒体及进行文宣之类,价值不大,令也不会搜集;因此应该主要是大外宣方面的资料,其中媒体名单不重要,因为媒体的文章立场就可表明自己的归属。估计如果有,大概就是几大西方国家办的中文媒体及大学、研究机构里的合作者与合作方式。政治方面,无非是涉及决策的暗室操作过程,以及各政治高层家庭的机密资料,包括那些财富故事之类,其中不少已经通过传说流行于网络。

因此,我判断,令完成虽然是“中国最具杀伤力的叛逃者”,但与斯诺登事件对美国的杀伤力还是不可同日而语。令完成携带的机密文件,总体来说,只与中国政府的“体面”有关,只不过中国将这些“体面”统统纳入“国家安全”范畴。但斯诺登泄露的资料却摧毁了美国的网络安全。当时,美国安全官员就说过,斯诺登将美国的网络安全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重建安全系统花费巨大。这一点为后来的事实所验证,尽管中国黑客本来就盗取过不少美国的资料,但斯诺登事件之后,中国黑客几乎是“纵横美国任我行”,连数百万联邦雇员的资料都悉数盗去。

令完成将如何完成他的故事?

令完成将如何完成他的人生故事,关键不在他,而在于美国的态度与中美关系,这点傅才德已经在他的文章中谈过,本文只谈我的看法。

令完成携带的情报价值低于斯诺登,但远远高于王立军,况且,人在美国与人在美国驻华使领馆毕竟不是一回事。只不过,中美双方都不会沿着这个方向去扯皮,因为沿这个方向交涉注定毫无结果。所谓“情报”是否已经泄露给美方,北京想想自己怎样对待斯诺登送上门的无数机密资料,就会明白美方会如何对待令完成手上那数千份机密文件。

但华盛顿毕竟不会象北京那样,用完斯诺登就一脚将其“人道地”蹬到了俄罗斯。鉴于令完成被遣返回国的遭遇将远比斯诺登回美接受审判要悲惨,美国极可能从人道出发,避免令完成陷入这一悲惨结局。

8月5日正逢白宫星期二的例行记者会,白宫发言人恩内斯特就有关令完成藏身美国的报道表示,“美国不是在逃人员的庇护所,也不会阻碍任何国家的反腐行动。······美国在反腐败方面发挥着国际领导作用,我们会继续与全世界的伙伴合作推进反腐。”这番话实际上将球踢给了北京,意思是:只要贵国能够证明令完成是腐败分子,提出足够的法律证据,美国一定会配合贵国,遣返令完成。

但令完成并非官员,而是商人。证明一位商人的致富是依靠腐败,除了行贿并无他法。以令完成 当年之身份,他无需向有关部门行贿就能获得各种特权。因此,证明令完成有罪,在中国并非难事,先抓人后定罪,刑求之下,什么罪名都能成立。但在西方国家显然不容易,最近加拿大难民署遣返被列入中国“红色通缉令”百名追缉犯之一的程慕阳,被联邦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否定就是一例。

但是,令完成今后在美国只能算是“度过余生”。他的财富固然使他不需要象一般移民那样辛苦打拼,但只要中共政府还存在,他就得吸取前国安高官俞强声的教训,隐匿自己的行踪。因此,他不可能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也不可能重温当年在中国那种呼风唤雨的精彩人生。曾经在中国商界播云弄雨的令完成,注定将在寂寞的美国隐居生活中“完成”他的人生,多少也算“失去了人身自由”吧。

来源:民主中国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