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汪东兴8月21日在北京病逝,享年100岁。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22日发文悼念,题目是《汪东兴带着争议离职,不带争议离世》。单文在对汪东兴“争议” 和“不带争议” 上做了些浮浅的论述。

单文讲“汪东兴当年是备受争议离开领导岗位的,但他离开这个世界时,身后几乎不再有什么争议。”对汪的争议是什么呢?单文讲“中国走上改革开放之路经历了关键两步,一是粉碎‘四人帮’ ,二是从邓小平出山到召开三中全会,汪东兴对当时的中国迈出第一步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第二步中扮演了消极角色。”

要认清汪东兴,需要从历史、时代变化的高度去分析。中共建国至今66年可分两个历史时期。第一个时期从1949年到1978年,即极权时代、毛时代。这时代一党专制以毛泽东个人独裁方式进行。第二个时期从1978年至今,即后极权时代、邓时代。这时代以邓“两个坚持” 理论来救党保党。汪东兴从苏区、长征、建国、文革主要工作是毛警卫负责人,其没有什么政绩,其功过可绑在毛身上。在邓时代也早早下台休养到今至死,也没有功过政绩。可他又是中共史上一个可评论、有争议、不可少的人物。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在两个历史时期接交、转折的历史节点上有独特的表现。

在毛时代,毛一方面建立了中共一党制政权,一方面建立了个人在党内的绝对权威、生杀大权。前者对全党有利,后者却使党的干部,甚至最高领导层人员人人自危、朝不保夕。就连汪东兴这样毛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有危机感,惶恐不安。这种局面在毛死后,党统治集团必有“去毛” 行动以求自身“解放” ,苏联斯大林死后亦此。华、叶、汪在毛一死即对毛死党“四人帮” 下手即此现象。解决“四人帮” 巩固了华、叶、汪的权力,也为开启邓时代扫除了党内权斗障碍。

但问题并未到此结束。毛把一党制搞得天怒人怨,老百姓连生活都困难,党权何维?改良救党重任华、叶、汪是担不起来了,邓小平呼之欲出。可华、汪转不过这个弯,他们不明白历史要求、党要求是两个任务。一是改变毛的地位;二是改良毛的路线。华、汪为自保可以对第一个任务做些贡献,却阻止第二个任务进行,他们终于成了改良救党的阻力。华、汪当时最著名的方针即是“两个凡是” (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他们阻止邓复出。

华、汪下台了,邓开始了他的时代。邓抓经济发展、开始改革开放,这使快倒下的党又站了起来,使毛的一党制事业不中断,继续前行。邓理论的核心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基本原则虽使现今中国(大陆)危机重重,但一党制依然如旧,汪东兴可以放心了。

汪东兴在历史转折时虽因其短见,没跟上邓改良救党步伐,但也因自保出了点力,因而百岁逝世,党仍给他“中国共产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 的盖棺定论。可历史对“党” 还没有盖棺定论,“汪”盖棺定论了吗?

北京查建国 8月24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