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政治绑架与拿国民当人质

Share on Google+

如果某富翁的公子或千金,被人弄去关了起来。然后此人通过一定的途径告之那位富翁,你家的少爷或小姐在我们手上了。对不起,请拿多少、多少银子来,限几日前送到。若不照办,贵公子或小姐命将不保。多数情况下,富翁只好乖乖送去银子,蚀财消灾,保自己亲人的平安。谁都知道这种行为就叫绑架。干这项“买卖”的就叫绑匪。

但是,如果有人把自己的父母或兄妺也“绑”起来,然后叫别人拿钱来“取”。这种怪事恐怕普天之下,也没有人见过。除非是个疯子,不过肯定弄不到一分钱的。然而所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种事在“改革开放” 后的中国大陆不但有,而且不止一次,而且几乎次次得手。像现在当局爱说的那样,已是所谓“新常态” 了。读者且别忙骂我在胡说,且看笔者用事实讲话。

据外电报导:自从去年10月因声援香港学生与市民为争取真普选而举行声势浩大的“和平占中运动”,旋被北京警方以所谓“寻衅滋事”罪抓捕,且被囚禁至今的、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郭玉闪先生,9月14日被警方以所谓“取保候审”的名义加以释放。该消息称,今年38岁的郭玉闪星期一生日当天,在被关了将近一年后获释,同时,与郭玉闪一起被捕的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行政主管何正军先生亦同时以“取保候审”之名获释。

所谓“取保候审”是中共常用的一种遮人耳目、欺人自欺的手法。那意味就有点像坊间两人斗殴,一方不愿再斗下去了,但又想“体面” 收场。于是便向对方说“有种的,你站在这里别走,看我叫人来收拾你”。 当然,中共官方对草民那是绝对强势,所以就对草民说“今天放你出去,但决不是你清白无辜了。你出去候着,等我把事情调查清楚了,我还要再审你”。至于是哪一天再审,那就只有官方心里才明白了。

2014年10月,在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和平占中运动敏感时期,郭玉闪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传唤和刑拘,2015年1月3日又变成了“非法经营”的罪名,被北京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这就不难看出,当局此时已是下定了决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定郭先生的罪。但是若说郭玉闪支持和平占中是“寻衅” 也好,“滋事”也罢,也都只是事关香港之事。但香港方面并无任何人出面指控郭先生,与你北京何相干?所以实在牵强说不过去。于是一罪不成,又生一罪。人家对此早已“驾轻就熟”,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有何难哉?事情到了这一步,郭先生看来是在劫难逃了。那么而今为何又突然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 的“取保候审” 呢?

现居北京的著名社会活动家、艾滋病关爱人士胡佳先生,在接受外媒釆访时,语调轻松却又一针见血地点中了此事的核心关键。胡佳说“很难得,就是我们也没有想到在中秋节前,当然也是习近平访美之前,至少去年以来,高瑜、浦志强和郭玉闪,最为受到关注的几个人吧,其中有一个能够回家。当然说,这里面郭玉闪的情况应该是最轻的。”另一位网友也说:“他能回家这一点的话,还是真是应了习近平访美之前,就是说以前我们所想到的那种外交方面的一种结果吧,因为,我认为这其间是有联系的”。

请注意这里的“关键词”是两个,即“郭玉闪获释”与“习近平访美”。即郭的获释是为习的访美投出的一块铺路石。再说得直白点,你老美不是说中国人权状况不好,要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吗?中共当局自然不能承认。但形势比人强,还有许多事有求于美国,离不开美国帮忙。所以为了外交上的需要,可以向美国“意思,意思” 作点让步。郭玉闪就是这“让步” 姿态中抛出的一小段“橄榄枝”。不过奥巴马要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把“人”给你“放” 了,那是要“赎金”的。这“赎金当然不是几个钱,而是要给“我”访美时的“面子”。此前外媒已报导,此次习总访美,曾提出要求,欲像当年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女士那样到美国国会发表演讲。结果被美方婉拒。放个郭玉闪当然不可能得到这么大的回报。但至少你美方得把那些抗议人士区隔远点,不许他们如影随形跟着“我”岂不令人太难堪?又如接待规格隆重点这一类的回报总能得到吧。如果郭玉闪先生作为“礼品” 能为党国立下此功,不知是郭先生之“幸”,还是作为中国人的悲哀!?

郭玉闪的这种事,在中国大陆既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说得远点,中共未入“世贸组织”(WTO)前,为了拿到美国给它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每逢美国国会将对此问题进行表决的关键时刻,便来释放一、两个政治犯。当年方励之先生才因此能“赴美就医”。后来要申办奥运会,申办世博会等,也一律照此办理。魏京生先生、王军涛先生才因此而得脱牢狱之灾,先后“赴美就医”。可笑旳是美欧等“老外”领导人,好像都没长记性。北京政权每每得手,下次“老外”照样上当。而它一“放人”,一些欧美的“左派”学者立即狂吹:中国的人权状况又出现“改善”迹象了。请看这像不像本文开头说的富翁出钱从绑票者手中赎人质?

所不同的是,绑票人手中“绑”着的是付赎金一方的公子、小姐。而今当局手中的却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父老兄弟。拿去向“老外”讨回报。干这种包赚不赔的买卖,实在是世界上最狡诈的天才,虽然只是个最卑劣的天才而已。而据说从1949年起就已“当家作主”的中国民众, 却如此被自己的“公仆”欺负,“主人” 去为“仆人”当人质,赚回报。这种“主人”是不是也太窝囊了一点。正如“解放前”一位作家讽刺国民党政府时说的那样:说您是“公仆”实在太冤枉;把我叫“主人”确实不敢当。干脆把我叫“驴子”吧,动物学上的驴子,其实到也堂皇。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话现在抄来呈送台上诸公,应当恰到好处!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7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