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c33658-888b-4d28-8a10-8c43b361e60b幸清贤的妻子何娟抵达美国旧金山。(推特图片)

北京维权人士唐志顺和成都维权人士幸清贤,在协助维权律师王宇的儿子赴美期间,在缅甸猛拉市遭到警察绑架,幸清贤的妻子何娟正在外地旅游,当她在得知丈夫被抓,家被搜查后,上周五开始逃亡,本周一成功抵达美国旧金山。唐志顺的妻子高沈带着八岁女儿抵达美国后,上周二才得知丈夫因协助王宇的儿子出境,在缅甸被警察带走。两位妻子本周一对记者讲述了这次出国的经历。

成都维权人士幸清贤的妻子何娟,上周五得知丈夫在缅甸被捕后,决定逃离中国。北京时间本周一上午,她辗转经老挝、泰国,成功抵达美国旧金山。何娟刚下飞机就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她说,十一黄金周期间,正与多位朋友外出旅游,上周得知丈夫被捕后,担心自己失去自由,决定逃往美国:“听说家里被抄家,我的老公被抓,我也很担心,我就想到赶快跑。我是从老挝,再去泰国”。

记者:您是几号离开中国的?

回答:应该是9日(周五),因为8日抄我们家。我一听抄家就很害怕。然后我问朋友怎么办,他们说,你赶快把手机卡拿掉,不要打电话。我继续住着的旅店,感觉情况不对,一晚上也没有睡好,就走了。

从事导游工作的何娟说,庆幸的是她这次在国内旅游,随身带着中国护照,因此比较顺利:“我请朋友买的机票,因为我有去美国的签证,其实我本来想在泰国住一阵子,考虑走还是不走,然后我看到网上说,我老公在缅甸被带走了。我想,他怎么跑到缅甸被人带走了,如果他们(中国警察)在缅甸都能随便抓一个人,那么我在泰国也肯定不安全。我就吓得连机场都不敢出”。

记者:路上紧张吗?

回答:我很害怕,很紧张。

从何娟刚抵达旧金山机场的照片中看到,她面容憔悴,两只手拎着三个塑料袋,一个蓝色环保袋。她表示,之前并不知道,幸清贤去缅甸做什么。在出事前,她与幸清贤曾通过信息。她说,非常担心丈夫遭到殴打:“我就怕我老公挨打,因为他身体很薄弱,如果被带到内蒙古,不给他衣服穿,他就完了。因为他有严重的哮喘。如果不给他药物,可能马上就不行了,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另一位在缅甸被绑架的北京维权人士唐志顺的妻子高沈,带着八岁的女儿于10月1日,抵达美国。高沈上周获悉丈夫在缅甸被警察带走后,才明白,当时他们夫妻俩未能同行前往美国旅游,原来是为了帮助王宇律师的儿子出境。高沈本周一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及丈夫下落不明,语带哭泣。她说:“他用短信通知我说,已叫好了车,让我们先去首都机场上飞机。到美国来了以后,跟他没有联系上。几天后,我的朋友说,他在缅甸被人家抓走了。然后我就说,他为什么在缅甸被抓走,他们说是因为帮助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孩是他朋友的儿子”。

记者:唐志顺的身体状况如何?

回答:他甲亢(甲状腺功能亢进症)严重,他每一天都要吃药,而且每一天早晚都要吃,如果不吃药,他心动过速情况非常严重。以前我见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如果病情特别严重,他胸口和肚皮会颤抖,起伏很严重,我就说你可能没有休息好,要好好休息。

在记者的采访中,高沈多次为丈夫的处境而哭泣:“我跟孩子在美国,盼着他赶紧过来跟我们在一起。以前我们放假的时候都是一家三口人一起出来旅游。现在找不到他了,又没有他的信息。我特别担心,我的孩子也是,天天问我爸爸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回答她”。

高沈表示,其丈夫是在缅甸境内被警察带走,当局应该给一个交代,而且也有责任协助查找三人的下落。

助王宇之子出境唐志顺家被抄幸清贤妻辗转抵达旧金山

被羁押中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16岁的儿子包卓轩,与两名维权人士唐志顺及幸清贤,上周二(10月6日)在中缅边境、缅甸反政府军控制的猛拉市,遭十多名持警察证件的男子抓走,官方至今未承认与拘捕行动有关。上周抵达美国的唐志顺的妻子本周一说,他们在北京的家被搜查。而幸清贤的妻子何娟,得知丈夫被抓后,辗转经老挝、泰国,本周一上午抵达美国旧金山。

备受海内外关注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的儿子包卓轩及维权人士唐志顺和幸清贤,上周二(10月6日),在中缅边境缅方境内遭到绑架,两天后,幸清贤在四川成都的家遭到内蒙警方搜查,上周五,唐志顺在北京的家也被搜查。参与协助包卓轩赴美的八九学运领袖周锋锁本周一告诉本台,唐志顺的妻子和八岁女儿已经抵美国,他们的家于上周末也被公安查抄:“唐志顺的妻子和女儿都在旧金山。他们是在活动开始的时候(10月1日),同时离开北京到这里,本来是想暂避一下。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也很紧张,给家里打电话,老人说,现在不便说什么,你们只要在外面好就行了,现在被人看守着。但是,到现在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公开承认怎么样从缅甸把人抓回来。今天还有幸庆贤的太太何娟,刚到旧金山机场”。

上周四,内蒙古乌兰浩特兴安盟公安局警察抵达成都,在四川公安的配合下,到幸清贤家搜查,抄走了一台桌上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两个微型摄录机及存储卡等物品,并留下一份“扣押清单”。

周锋锁称,何娟是因为得知幸清贤被捕后,临时决定逃离中国:“何娟当时是很突然的决定,在中共搜捕的时候,知道他们家里被搜查以后,警察去她家后,临时从云南出来”。

何娟当天上午抵达旧金山后告诉记者:“今天刚刚到(旧金山),本来我跟几个朋友一起旅游,(8日)听说家里被抄家了,我就觉得我的老公(幸清贤)可能出事了,也有人说我老公被抓了,所以我就想,我们不能再留在国内,我就想赶快跑。就去泰国,就这样走的”。

记者:您是从昆明直接去的曼谷?
回答:没有,我是从老挝走的。

唐志顺的妻子高沈对本台记者提到警察抄家时说:“前几天(10日),我打电话给我的婆婆,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婆婆就说是‘昨天’”。

现年40岁的唐志顺患有高血压、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等多种疾病,每天需服药。幸清贤则有严重的哮喘病。前述两位被绑架人士的妻子,均担心她们丈夫的健康状况。

对于包卓轩和唐志顺、幸清贤三人被警察绑架。继上周五及周六,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海内外华人联署致信中国外交部和公安部,要求保障包卓轩、唐志顺和幸清贤等人的人身安全之后,本周日,中国人权律师也发表紧急声明称,2015年7月9日开始,中国维权律师遭中国警方残酷打压。包卓轩作为被失踪律师王宇与包龙军的独子亦遭牵连。包与其父母的朋友幸清贤和唐志顺在缅甸境内,靠近中国的区域被强迫失踪。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警方对他们三人的失踪具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联署人之一、北京律师余文生本周一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包卓轩在他的父母被抓捕之后,他的人身自由,一直受到限制。包卓轩的家在北京,他不能回到自己北京的家,也不能出国留学,而被指定到内蒙古的一所中学上学,又不能为他的父母聘请律师,而且遭到威胁和监视。在这种情况下,他在缅甸突然失踪,而且缅甸当局,对此又说不知情的情况下,我高度怀疑包卓轩这种情况是大陆警方造成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发表声明,希望大陆警方还包卓轩自由”。

已有百多名律师联署的这份声明,要求中国政府作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缔约国,应保障包卓轩等人的人身安全,协同缅甸政府及时查找他们的下落,并告知他们的亲属或监护人;中国警方应立即停止对包卓轩及其他709事件被失踪律师家属的骚扰,停止阻拦中国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及其家人出境的非法行为,保障中国公民的出国权和回国权等。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