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十八界五中全会闭幕之际,传出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辞职的消息。俞可平对媒体表示,「我应当带头能上能下,我啥都不要,就想做个教授」,他将回到母校北京大学,担任新组建的政治学研究中心主任和讲席教授。

一个副部级官员的辞职,本来不会成为新闻,但俞可平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在江泽民和胡锦涛两朝担任高层智囊,多次发表支持民主和改革的言论。早在二零零六年,他就发表了「民主是个好杔西」的文章,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在其辞职之际,财新网亦发表其新作《邓小平与中国政治的进步》,这篇文章从思想解放丶彻底否定文革丶民主与法制建设等五个方面分析邓小平在中国政治进步上的贡献。针对当下中国的现实,褒贬之意,一目了然。

俞可平是货真价实的“学者型官员”,其政治学博士的含金量远非习近平的法学博士能比拟。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俞可平在香港“中国政治改革”研讨会上透露,“可以想像”习将推动更大胆的改革,习丶李的改革将“沿着邓小平路线前进”。然而,此後习的表现却明显是拥毛而抑邓,并试图重塑马列原教旨主义之权威,让俞可平深感失望。而且,前一任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是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刘云山之心腹,为习量身打造“三个自信”的理论而深受器重,却因为爆出性丑闻被免职。衣俊卿落马後,俞可平仍未被扶正,处於闲置状态,故而萌生退意,“仕而败则学”。

习近平小肚鸡肠丶鼠目寸光,不会重用俞可平这样有真才实学之人——若俞可平站在他身边,不就衬托出他的浅薄和愚昧吗?习只会重用周小平这样与之臭味相投之人:习近平钦点“网络作家”周小平出席北京文艺工作座谈会,并亲切叮嘱其多写“正能量”作品。周小平当面献媚说:“我可以叫您习大大吗?”习近平金口一开,当即收其为“乾儿子”,说不定日後还会招赘为婿呢——虽然出身贫寒,但又爱国又英俊,也配得上习家公主了。随之,《参考消息》用整整一个版面刊登周小平的三篇旧文《梦碎美利坚》丶《飞吧,中国梦》丶《他们的梦想和我们的旗帜》,少年文豪闪亮登场。

有什麽样的国王,便有什麽样的裁缝。当年,毛身边的弄臣,是陈伯达丶康生丶姚文元丶胡乔木等才华横溢的大恶人。习是山寨版的毛,只能选拔周小平这种不入流的裁缝为之裁剪衣服丶装点门面。习近平用周小平而不用俞可平,不足为奇——在这场比赛谁更左的大赛中,没有道德底线的周小平当然比俞可平更有机会胜出。

以前,我阅读安徒生童话《国王的新装》,感叹国王为何如此愚蠢,堂堂一国之君居然被骗术低劣的骗子玩弄於股掌之上。後来,我才慢慢明白,国王一点也不蠢,国王比所有人更聪明。不是国王被骗子所欺骗,而是国王利用骗子的骗术来检验臣民对他是否百分之百地忠诚——他说自己穿上最漂亮的新衣,臣民就必须重复同样的谎言。只有这样的顺民,才是如磐石般稳固的统治基础。

所以,对习近平而言,俞可平无用,周小平才有用。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