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民众默哀一分钟
法国民众默哀一分钟,悼念巴黎恐袭遇害者。

在黑色星期五遭恐袭的那一刻,巴黎就不仅是欧洲大陆地理和文化的中心,而成为全球瞩目的世界首都,无数善良的人们把心中的爱、泪水、鲜花与反恐的誓言一起献给它。

笔者仍然记得2012年,当叙利亚巴沙尔专制政权屠杀人民时,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否决了对叙利亚实施干涉的决议。当时一位年轻的叙利亚女子打出一幅标语:“中国,你们的道德比你们的产品还垃圾!”此外,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曾发表文章,公然为ISIS辩护。

再往前回忆,2001年美国911,当纽约双子塔在滚滚浓烟中轰然倒塌时,很多中国人在网络上欢呼雀跃,反美之声甚嚣尘上。

而今天,当“欧洲版911”发生时,来自中国的舆论似乎进步了,人性多了。很少再听到有人为恐怖分子叫好,官方和民间都一致谴责恐怖分子。但是,中共当局的官方表态大有蹊跷,而民间学者则认识到: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同根同源。

中国的道德比产品更垃圾
叙利亚女子:中国,你们的道德比你们的产品更垃圾。

◎ 名列“复仇榜”,中国不作为

被叙利亚女子斥为“道德垃圾”的中国政府,这次的表态似乎有所转变。习近平在向法国总统致慰问电时表示:“愿同法国及国际社会一道,加强安全领域合作,共同打击恐怖主义。”

令笔者不解的是,ISIS在2014年发表的“建国宣言”里,就以中国侵犯穆斯林权利为由,把中国置于其“复仇榜”名单的首位,那么,为什么中国政府还能长期作壁上观,对ISIS采取不作为的态度呢?

这里面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政府不愿为正义之战付出代价,他们宁愿看到欧美国家深陷泥潭火坑,自己袖手旁观,以获得他们在中东的利益。同时,中共当局担心后院起火,正在国内大力“维稳”,从汉族维权人士到新疆穆斯林,都在当局残酷镇压之列。

再则,对西方奉行的普世价值,中国专制主义和伊斯兰恐怖主义是同样仇恨抵触的,因此,某些中国人不把ISIS这类极端残忍的组织视为罪人,而是将其看作是反抗西方霸权的勇士。

例如《环球时报》曾发表署名文章指责西方,说:“西方媒体一味渲染ISIS残杀俘虏、斩首人质的极端性一面,对该组织的其他侧面却鲜有提及。”该文例举ISIS在占领区内所做的各种好事,说:伊斯兰国到底是不是恐怖组织,“仍很难定论”。

在巴黎恐袭之前,中共当局曾表示“有条件支持”美军空袭ISIS。他们的条件是“伊拉克领土主权要充分维护”。众所周知,中国政府经常强调“主权”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在对本国人民进行暴力镇压时,拒绝被外国批评。

◎ 新闻封锁下,“中国最安全”

这次欧洲版911,无论官方民间,中国少有人公开幸灾乐祸,大多数网民懂得尊重生命。但有人借机大赞中共的统治,说:“全球除了中国之外,已经没有一个大国可以称得上安全。”说这话的人似乎不把新疆地区当作中国领土,也不把在诸多暴恐事件中伤亡的汉维两族人视为中国人。

据中共官方统计,仅在2012年一年新疆就发生暴恐案件190余起。近年来当局加大打击力度,但恐怖袭击越发严重。例如,2014年5月,乌鲁木齐发生遭遇几十年来最血腥的袭击事件,造成31人死亡,94人受伤。而官媒新华社只用英文发布了一句话的快讯。

就在这个九月,新疆拜城发生持刀者血洗汉人煤矿,导致逾50人死亡。中国新闻媒体没有报道这个杀戮事件。直到巴黎发生恐袭,中国公安部才利用微博账号发布一个简要消息,后来该信息仍然被删除。

由于中共严格封锁有关消息,内地人除了知道昆明火车站33人死亡的砍人事件之外,其他懵然不知,还误以为中国安全,天下太平。

乌鲁木齐爆炸一方面钳制新闻、制造虚假的“安全”气氛,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又抱怨说“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国际社会持“双重标准”,对中国发生的恐怖事件没有表示足够的同情,至今仍未把中国打击“东突”视为国际反恐的组成部分。

无疑,北京想要借这次巴黎恐袭为其新疆“维稳”正名。但当局心里明白,西方之所以不把新疆暴恐与ISIS等同视之,是因为新疆的问题源自于中国民族政策以及族群、宗教矛盾。如果北京要求国际社会放弃“双重标准”,只需要像巴黎一样,允许新闻媒体公开采访报道,使国际社会获得独立公正的调查报告。只有让外界了解真实情况,才能解除国际社会对中共侵犯少数民族权利的怀疑。

◎ 浪漫之都喋血引发左右之争

昔日的浪漫之都一时沦为杀人场,中国网络一片哀悼之声,人们重新感受巴黎的美好,它非凡的优雅、它温暖的人性。

中文社交媒体疯传在巴黎发生的感人事迹:出租车司机在那个时刻,按掉了计价器,免费载人回家。巴黎民众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开门”活动,很多当地居民公布了自家所在位置,让被困街头的人前去躲避危险。巴黎的各个献血站排着长长的队。

仿佛冒出了一个个速成班,中文网友急不可待地求知解答疑问:法国为何会突遭恐袭?凶手是什么人?ISIS来自何处?欧洲为何会发生难民危机?中东原教旨主义如何兴起?不少中国学者搜集资料、撰写文章,详尽地解释这些问题。

由于这个题目是当局容许讨论的,网民在热烈发表意见的同时,还传播了大量谈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外语译文,以及打中文字幕的外国视频,例如,那位勇敢的阿拉伯女性苏尔丹的公开演说。

法国是左派和右派之分野的起源地,目前围绕恐袭问题的争论,也涉及左右之争。虽然人们一致认为,巴黎恐袭是一场野蛮对文明的伤害,但在喋血案发生后,很多右翼人士指责欧洲左派“政治正确的泛滥”,不顾国民生活与国家安全,过多地收留难民,让农夫与蛇的故事重演。其批评可谓刀刀见血,尖锐犀利。

但是,法国基于博爱的理想主义,正是它最被人钦佩的地方。尽管中国人是一个重实利的民族,但还是有评论者认识到,西方文明的价值观就是人道主义,这个价值是他们要用生命捍卫的。巴黎收容了无数政治流放者、流浪者和移民,他们实践的是一种超越宗教和种族的人类理想社会,虽然这个理想现在遭受重挫。

◎ 极权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共同性

记得联合国在安南任期内曾有过关于“国家恐怖主义”的讨论,各方一致认同的是:“任何针对无辜平民或非战斗员的故意袭击,不管其原因如何,都是不可接受,且适用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这样看来,曾在1989年对长安街平民大开杀戒的中共政权,是应该被视为“国家恐怖主义”的。

中国学者刘军宁在《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同根同源》一文中指出:“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一个是以国家为单位的恐怖主义,另一个是以团伙为单位的恐怖主义。他们笃信暴力是实现理想的根本途径,认定权力出自枪杆,炸弹成就梦想。这只不过是极权主义暴力革命理论在当代的翻版。”

这就说明,像中国这种专制政治体制,与伊斯兰恐怖主义确有相似之处,例如反民主、反自由、施行酷刑,侵犯基本人权。虽然目前中国还没有明显表现出征服世界的野心,但其党国政体的专制逻辑以及民族国家的弱肉强食逻辑,正在发展成为对外扩张的驱动力。

林语堂曾说过一句很讽刺的话:“中国有一类人,身处社会最底层却有着统治阶级的思想。”巴黎恐袭后,中文网上有不少站在统治阶级立场说话的人。这些人在本国连一张选票都没有,连基本的思想和写作自由都没享受到,却把欧美遭难视为世界大洗牌的时机,帮着天朝盘算如何扩大影响力,如何趁火打劫从中渔利。

令我们不能不感到忧虑的是,如果西方文明国家因反恐而衰落,中共政权获得更多军事和经济上的优势,他们很可能借反恐的名义进一步镇压自己的人民,抵制来自西方的自由价值。令笔者稍感安慰的是,在哀悼巴黎事件时,一些中国网友没有忘记卢浮宫的名画《自由引导人民》,仍然由衷地赞赏巴黎所代表的法兰西精神:自由、平等、博爱。

来源:《争鸣》2015年12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