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制度与大革命《旧制度与大革命》,法国十九世纪历史学家托克维尔所作,一部重新审视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名著。作为中共当朝七常委之一的王岐山,十八大前后王一次次向高层推荐并警告高层,若不顺应形势深化改革,人民很可能起来革命,到那天被革命的就是在座的我们。

中国的政治去向从没象今天这么举步为坚左右为难,比如房价再这么涨上去肯定要死人,跌下去也会死人,不涨不跌维持现状还是要死人。

据说当年里根,戈尔巴乔夫,邓小平分别坐车来到一丁字路口,里根毫不犹豫的说:向右转,司机一踩油门向右飞驰,戈氏诡秘一笑:右转,司机如法炮制,尘土飞扬向右驶去,轮到老邓了,老人家最高指示:打左灯向右转,司机心领神会左灯通亮开足了马力一个右转弯高速奔驰。

中国三十年改革实实在在地走了个轮回,也许中国人注定命犯桃花,正如当年邓大人警世名言:改革可能亡党,不改革亡党亡国。

舒婷曾说:仿佛已走了很远,又好像回到出发的地方。我说,历史是个圆,就象人生。

同时王歧山告戒人民,旧制度尽管看上去很丑,革命虽然想象中很美,但革命的成本很高,甚至需要支付尸

横遍野血流成河的代价,即使革命成功,受益者永远是极少数阴谋家,革命后的新世界未必能好多少更多时候甚至还不如旧世界,所以奉劝各位热血之士不要轻言革命,社会有问题可以改良,政府有不对可以批评,我们的社会正在进步,虽然变革的步子慢了点,但这样可以少流血或不流血。

潜台词:真爆发了大革命对谁也没好处,美好的生活总会到来,只是时间问题,人民要耐得住寂寞。

我相信每个历史关口每个大变革的前夜都会有王歧山或陈歧山刘歧山这么说,我还相信人民的耐心不可能永远大,大到无限,设若这个世界处处是烈日下的干柴,那么任何一点火星都可能燃起一场通天大火,至少理论上如此。

据说温家宝推荐的书是「道德情操论」(亚当•斯密),一部市场经济的绝版圣经,李克强推荐的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杰里米•里夫金),二十一世纪的潮头经典,而汪洋推荐的则是「世界是平的」(托马斯•弗里德曼),当年小祖宗刚去到澳洲首次吸纳世界文明时读到的第一本新世纪圣写。

有点让我惊奇的是,我们的党国大佬群在接纳欧美文明风时还不算落伍,我更相信无论我们的党国左灯怎么铮亮,我们的时代列车一路向右,不可抗拒的滚滚西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