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燕益、谢阳、赵威三人被逮捕

Share on Google+

谢燕益、谢阳、赵威三人被逮捕 王秋实律师被失踪

博讯记者获悉,在被大抓捕的维权律师半年监视居住届满之际,目前已经有谢燕益律师、谢阳律师、赵威三人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颠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其中谢燕益律师被以“涉嫌煽颠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赵威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谢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押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谢燕益
谢燕益1
谢燕益2 谢燕益4谢燕益3谢燕益5
对于其他被抓律师的情况,刘晓原律师透露,“有网友问,去年7月9日和10日被抓的锋锐所人员,已有几个人被释放了?我说,已核实的有律师黄力群、出纳王芳,1月7日被取保候审释放。另有消息称,实习律师谢远东也被取保候审,但无法核实,其他五人没有消息。仅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时间分析,除王全璋律师外(他比其他人晚了一段时间被抓),期限已经届满。但不知他们是否被逮捕,还是被取保候审,前者的可能性极大。”
赵威
赵威1
博讯此前报道,因为2015年7月9日维权律师大抓捕而被监视居住半年期满的湖南维权律师谢阳,目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押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谢阳1

蔺其磊律师:谢阳案情通报
2016年1月6日长沙市公安局书面通知,不批准会见谢阳律师,理由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次上面没有了“扰乱法庭秩序罪”了。

谢阳律师夫人1月11日上午到长沙市公安局,被告知:谢阳于1月9日已经被逮捕,移送看守所,但拒不告知看守所名称,律师还是不能会见,家属通知书邮寄中。

现正交涉要求告知看守所名称。最后告知人关押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无耻还在“依法”进行中。

另据网友透露,谢燕益律师的母亲在2015年8月22日去世,该消息在新浪微博署名谢燕益的兄长的一封给官方的公开信中,称他们的母亲因“积劳成疾,思子心切,突发心脏病于8月22日逝世。”公开信发表时间大概为9月底,其后该信却自行消失了。

 

 

此外,作为被失踪律师王全璋的代理律师的王秋实律师,因为写了元旦献词和致父母的公开信后被失踪:

王秋实1 王秋实【王秋实律师2016元旦献词,10天后失联!】回首2015,乃吾之复出之年,这一年里余重归人权律师之战斗前线。此之一年,万马齐喑,道路以目,然依旧不乏杀身以成仁,舍身以取义之侠士,吾虽怯懦,然亦无以惧矣,2016丙申之年,金猴棒挥必逐云散去,晦朔之期终不能暗日久长,为吾国吾土吾之乡人,为自由民主法治平等公平正义之实现,奋起之,勇往之。为人之权利,为人之尊严,为人之价值,虽千万人而吾往矣!

王秋实律师致父母的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

在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儿子应已夫去自由,我知道你们一定会特别得难过。 我十分担心妈妈会经受不住打击。这是儿子的不孝,请你们原谅,亦请妈妈一定要保重身体。 不要过于担心,切勿伤心过度, 一切都会过去的,并且不会太过漫长。

儿这一生截止到目前,可谓丰富多彩。 走南闯北,见证了很多事情,也帮助过很多人。深深的爱过那已远去的女孩,也被女孩深深地爱过; 既得到过很多的赞誉,也得到过非常多的诋毁。然而无论怎样,虽然会有很多争议,但儿子始终行得正,做得直。虽欠了很多风流债,但大义无亏。
你们总劝我不要做冒险的事,不要被人洗脑。律师就赚钱就好了,把小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我一直没能好好地给你们解释,其实儿子并非刻意要去做什么人权律师。然身为律师者,必要关心人间之苦暖,必要对不平之事出手相助, 必然想要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人都能平等、自由、受到有尊严地对待。面对那些因政府政策而导致血液污染患有艾滋病的人,面对那些只是说了些真话、发掘些真相就被失去自由的人,面对那些因这个体制而导致失去亲人的人。再真切一点的说,面对那些真正导致空气污染、食品有毒、制造计生惨剧、高房价、高社保、货币贬值、就医困难,又压制那些敢于说出真相的人。面对这些事情,一个有良知和平等观念深入骨子里的律师是不会坐得住的,这是我职业的使命。想当年我大学毕业的论文题目就叫做《论当今中国的人治与法治》。可以说,民主法治是儿子的理想,也是追求,并且从没有脱离过这个轨道。 儿子从小看书,爱看书,爱读史,我深深地爱着咱们的家,爱这片土地。看到那些伤害这土这乡这人的事,我如何坐得住?

妈妈您从小把我一手带大,不容易。 儿子是最清楚的人,儿子也是最爱你的人。我也知妈是世上最疼心我最爱护我的。可是妈妈你是否还记得因为爸爸户口的问题,折磨了咱们家多少年,让您吃了多少苦。爸爸当时当兵十几年,最后又落得什么待遇?爸爸的事业和咱们的家境,一波三折又是为了什么?您给姥姥家贡献了那么多,也始终摆脱不了重男轻女的偏见,是因为什么?您住院几次,总觉得贵,不好承受,是因为什么?其实这些都是因为老百姓没有话语权,都是因为那些缺乏人性的政策。儿子要做的,就是要改变这些情况,让像我们家这样的普通人,都能不再那么辛苦。 吃得好饭,钱还是钱,看病不难,没有性别歧视,老百姓对公共政策能有话语权,如此而已。儿子的脾气有时虽急,可总体上是个读书人的温和性子。虽时有放浪却并不是一个蛮人。所做所为亦不过是想更多的人能生活地更好而已。

此时儿并不后悔以上所说,其实就是人权罢了,就是儿子这个人权律师的工作罢了, 也是个小小的理想吧。然而这个时代如果做这些也有风险,也会失去自由地生活,绝不是儿子错了,而是这个时代错了,这个国家病了,从事和我一样工作的太少了。

妈妈、爸爸, 我希望你们支持我,也希望你们保重身体,等待儿子回家团圆,支持我的律师工作。儿子不是英雄,不是烈士,也不是勇士,但儿子敢于承担,且内心公正,身存正气。我感谢父母之恩情,感激父母之养育。如有外界友人对家中有所资助,如房贷,代我感谢,待我自由后定当回报。

再嘱,定要保重身体!

儿 秋实

百拜敬上

2016年1月4日

余文生律师说:“今天收到天津市财政局寄给王秋实律师关于2015年天津市公安局指定监视居住方面的财政信息公开的告知书,答复是:不存在此类信息。王秋实已失联,余文生律师只好代他发布此消息。天津市财政局无天津市公安局指定监视居住财政信息,余文生律师深刻担忧被指定监视居住王全璋、王宇、李和平等人的生存状况,高度怀疑天津市公安局挪用其他款项支付指定监视居住费用。”

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11,6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