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宜三:给乔老爷的公开信

Share on Google+

[武宜三按语] 本文是去年4月为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等四位刁民代拟的《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先生的公开信》,但春风过耳,竟吹不皱一池春水。乔老爷本月二日又到深圳唱双簧戏,为推销港府五号政改报告书重弹旧调。为了保証伟光正的党永久骑在人民头上代表人民,为了保証权贵集团永远稳定地分赃、盗浮⒙訆Z,北京当局继续发扬食言自肥的传统,公开践踏《基本法》,决心与民主潮流对抗到底。因此,本人重新发表这封《公开信》,为四日之“争民主、争普选”大游行摇旗呐喊。

另外,唐家璇国务委员曾洋洋得意地问香港人:“在英国统治下,一百多年都没有民主,为甚么一回归就要什么普选呢?”对唐委员这个无知又无耻的问题,有香港才子之称的陶杰先生作了极精彩的答覆:

“为甚么英国管治时不要普选,英国人走了,你来了,就要普选?答案很简单:自1949年之后,身为宗主国英国政府非常理性,从来没搞过文化大革命,没有向地中海飘过浮尸,没有输出世界革命,没有跟金日成和波尔布特称兄道弟,没有向伦敦的示威者用坦克车镇压。英国不必向谁保証‘改革开放一百年不动摇’,任何港人相信:这个国家很稳当,没有患上革命和暴力的情绪羊癫风。”

(2005年12月3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乔晓阳先生钧鉴:

您好!首先让我们热烈欢迎您不远千里,不辞车机(飞机)劳顿,深入化外,为群氓传经说法。虽然事前不来事后来,但好过不来。生米煮成熟饭,好不好吃也都得吃了。您来动员我们吃,正是体现党对我们的关心爱护。我们非常领情,十分感激。只是礼宾府深似海,而且您的保镖个个虎背熊腰,我们无法当面向您表示敬意,只好写这封公开信以申微忱。

乔付秘书长教导我们说:“普选是《基本法》中规定的最终目标,在追求过程中要遵守三个原则,就是要从实际情况出发,循序渐进和均衡参与。”乔大人玉旨纶音,如雷贯耳。我们听着固然有福气,只是细想起立马糊涂。正所谓“你不说我倒明白,你一说我倒糊涂了”呢。“最终目标”、“追求过程”、“实际情况”、“循序渐进”、“出发”、“均衡参与”等等,有若天书,高深莫测,我等化外愚顽,是万万不能明白其妙旨大义的。

例如“最终目标”到底离现在有多远呢?是五千公里还是一万光年?再如“循序渐进”,循什么序呢?一天进一步可,一年进一步亦可;进两步退一步可,进三步退两步亦无不可;一步迈五十公分可,一步迈二英呎更无不可。还有“实际情况”何指?怎么“均衡”?谁来“参与”?如何“参与”?由谁带头“出发”?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疑未释,一疑又生。眼看“万不得已”的情况又来了,为今之计,不得不请您再“释法”,为我们指点迷津。

这样,一可以让曾老闆们到北京多吃几天免费餐,为他们公司节约点成本,以便加大剥削工人阶级和农民工的力度;二让您这类官员有事可干、有会可开,而不至于沦为下岗人士。反正社会主义祖国有的是民脂民膏,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不用白不用。其三,我们有免费节目可娱乐:欣尝京官们颐指气使的风采;观摩港官胁肩谄笑之美态;目睹资本大鳄呲牙裂嘴的贪婪;直击帮闲教授之无耻。

当然更重要的是,拒民主于一万光年之外,延普选于万千载之后。使包括香港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永久牌”的自由民主的绝缘体,这样我们的社会主义江山就可以父传子、子传孙地千秋万世地传下去,让秦始皇的美梦由我们“无产阶级革命家”家族来实现。至此,我们才体会您用桥来比譬政改之路实在是神来之笔。在我们眼中,您所搭的桥就像一度彩虹——让香港人永远望着兴歎.

乔大人,您任重道远,好自为之。在此,我们谨祝您

官运亨通,财星高照!

香岛刁民:张龙、赵虎、王朝、马汉拜上

中共红朝五十五年吉日

原载《动向》2004年4月号

阅读次数:62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