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20160215(连三)

邓小平的三个问题,分量很重。与会者心里清楚意味着什么,个个低头沉思。如何面对,如何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来剖析解决。

见大家迟迟不开口,唯一女性,德高望重的周总理遗孀人唤邓大姐的邓颖超打破沉寂:“你们不好意思说,那就我来吧。按理,我们共产党流血牺牲打天下就是为了人民得解放人民得幸福。只要人民幸福,让我们怎么地都可以。本来嘛,我们共产党员就曾发誓,为了人民得解放,流血牺牲义无反顾。可事到临头,眼看着共产主义理想暂时无法实现,社会主义道路走不通,要回过头去搞资本主义,心里头啊,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反正是挺委屈的。”

邓颖超此话虽未落到点上,但开启了一扇门,争先恐后发言,会场开始有点火药味。

李先念说:“我提请大家注意,今天会议到了关键时刻。前进一步,恭喜发财;后退一步,万丈深渊。”

王震嚷道:“先念,你什么意思?”

李先念回答:“这不明摆着吗?走资本主义道路,党领导着搞资本主义,党同时掌握着权力和资源,今后党就是最大的资本家,我恭喜大家发财有错吗?若开放言论自由搞西方的三权分裂,开放党禁,开放选举,党过去做的那些事,冤死的那些人,人家追究起来,党会有好下场吗?”

邓小平不高兴了:“先念你这么说,摆明了是反对政治改革咯?”

陈云加入战局:“政治改革不是不可以,但不能伤到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只要守住一切共产党说了算这条红线,无论什么样的政治改革都可以。”

彭真笑了:“哪还叫政治改革?不是唬人吗。”

杨尚昆插话:“历史证明,人民是要靠骗的。曹操的望梅止渴就是骗。我们的打土豪分田地也是骗。但人民没说什么嘛,还是热爱共产党嘛。所以不要怕骗。而且根据我的体会,(这个)人民你不骗还不行,他就是要你们骗才舒服。”

众人会心同乐。

邓小平向那些列席旁听会议的第二代,问:“毛主席说了,世界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说说,我们搞资本主义发展经济,政治方面要不要也先进发达国家学习,搞民主自由选举,搞多党制?”

叶剑英之子叶选宁羞答答地回答道:“父亲说了,老子打天下,儿孙坐天下,天经地义。依我看,共产党既然能够领导社会主义,也一定能领导资本主义。不就是发展经济赚钱吗?要选举干什么?香港台湾新加坡也是一个党领导,经济发展得也很好,不要其他党来分权分利益。一定要分权的话,我们几家哥们几个分分就是了。”

众人又笑。

于是共产党领导搞改革开放走资本主义道路,哥们几个分权分钱分女人的国策就这样定下来了。

一转眼到了2012年11月,十八大上,我当上了党的总书记。

十八大之前,邓家叶家陈家等几位大哥把我叫去喝茶吃酒。

“近平啊,我们一致同意选你坐总书记这个位置,你得替哥儿们把这差事给办好喽。”说话的是邓家老大邓朴方。

作为小弟我像点头答应。

陈家长子陈元说:“江山是我们哥儿们的,谁当总书记都一样。既然你想当愿意当,你就当。但凡遇大事,近平你还得提前跟我们商量,这时规矩。做哥哥的提前给你提个醒,是怕你一不留神出错,坏了哥们义气。熙来出事也好,免得他处处与你过不去。虽然熙来比你聪明,但做总书记,我们觉得还是你当比较放心,不会乱来。”

叶选宁道:“大家放心,近平做事稳妥,那是一贯的。记住,心里装着党,装着我们。我们,才是一伙的,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胡锦涛李克强团派出身的都是打工仔。哈哈。”

我表态请他们放心:“各位大哥放心,小弟一定办好这个差事。一来报道党的养育之恩,二来报道各位叔伯和哥哥们的提携栽培。没有你们哪来小弟之今日。”

当晚酩酊大醉,连两位俏妞的花容都没来得及细端详。

(《习总谈中国的本质》系列结束)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