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
颂歌《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的视频截图

自中共新领袖习近平三年前上台以来,中国国内围绕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不断升级,持续加速,而且新花样迭出。

在中国国内外很多观察家和评论家看来,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进展神速,其程度截至目前可以说已经超过朝鲜的金家王朝的个人崇拜,而且也比许多中国人还有记忆的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有过之而无不及。

《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个人宣传颂歌的出现,好像是为这样的观察家和评论家意见提供了支持。更有评论者指出,这样的个人崇拜宣传有明显的意淫味道,因为这种以女声独唱的形式唱出的颂歌等于是公开宣扬渴望当习近平的小三,或将习近平的妻子彭丽媛取而代之。

胡平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与此同时,在居住在纽约的学者和评论家胡平看来,这种以令人感觉滑稽可笑又瞠目结舌的情欲抒发式个人崇拜宣传堪称当今世界个人崇拜宣传的新品种。

学术专业是语言分析和政治学、历史的胡平就此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从中国的政治、历史、社会和男女关系等角度对相关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解说。

独裁者个人崇拜的两面

:在习近平直接掌控下的所谓中国“强力部门”越境抓捕要出版 《习近平与他的6个情人》之类的书的香港书商以阻止有关习近平的婚外情的民间议论继续扩散之际,《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个人宣传颂歌横空出世,在你看来这应当算是什么征兆吗?
赫鲁晓夫和毛泽东
1954年赫鲁晓夫和毛泽东、金日成、周恩来在天安门上(美国之音白桦翻摄自莫斯科的赫鲁晓夫展览)
:至少,这是一种值得认真关注的现象。

独裁者一方面要鼓动和操纵下面的人为自己歌功颂德,另一方面要对任何对他有微词的人斩尽杀绝。只有把这两方面联系起来,才能正确地理解独裁政权和独裁者的个人崇拜现象。

我们知道,所谓的“个人崇拜”是当年苏联共产党领导人赫鲁晓夫在1950年代批判残暴的苏联共产党独裁者斯大林的时候提出的一个概念。中共对个人崇拜问题一直采取一种暧昧态度,从来没有断断然否定。

在苏共批判了斯大林给苏共和苏联带来极大祸害的个人崇拜之后,中共已故的独裁者毛泽东依然强调不能一概否定个人崇拜。毛曾经说,个人崇拜不能一概而论,因为个人崇拜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毛泽东还对美国记者斯诺说,你们美国人也有个人崇拜嘛;你看,你们用华盛顿、林肯的名命名广场,命名地名,我们中国共产党还没这一套呢,而且规定不准这么做。

但毛泽东这么说纯粹是捣浆糊,是掩盖问题的实质,因为独裁专制之下的个人崇拜并不是仅仅是对领导人的歌功颂德,而首先是对一切异议的严厉打压。

就今天的中国而言,习近平为首的中共独裁政权甚至对海外的异议都要进行严厉的打压。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习近平政权一方面采用强力手段对那些出版涉及习近平私生活的书籍报刊的香港书商进行跨境追捕,跨境绑架;另一方面又在国内放出《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的颂歌。这两件事情必须要联系起来看,才能完整地、正确地理解独裁制度之下的个人崇拜宣传。

假如仅仅有后者没有前者,我们就不妨一笑了之,大可不必这么严肃地对待这个话题。

我现在甚至在想,“个人崇拜”这种说法是否是合适,因为这种说法太不准确了。我们首先看到,习近平上台以来对中国本来就逼仄得可怜的言论自由空间进行全力的压制,甚至堂而皇之地作为中共的纪律提出不得“妄议中央”这样的禁令。而且,我们看到,他为压制言论自由而撒的网非常之大。

这跟西方自由社会的个人崇拜完全不一样。在西方国家,总会有一些人不管是出于自愿还是出于不自愿、或者是出于吹牛拍马的目的给政治领袖唱赞歌。但实行自由民主的西方不会禁止对政治领导人进行公开的批评。这跟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就是单纯从中国来看,习近平上台以来的这种疯狂邪乎的个人崇拜宣传也是一种大倒退,让中国又退到40年前,倒退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代官方媒体肆无忌惮地鼓吹、大张旗鼓地推销对中共领袖个人崇拜的那种做法。

情欲抒发式个人崇拜宣传

:你刚才谈到当今中国的个人崇拜的两方面,一方面是对执政党领袖的高度赞美,另一方面是对一切对他不利的微词进行斩尽杀绝式的打压,包括跨境抓捕式的打压。与此同时,也有人从单方面,即从单纯的歌颂赞美的角度来问一个问题,这就是,现在有很多人纷纷议论习近平有婚外情弄得习当局很是尴尬狼狈,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出来一首《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的颂歌,这不等于是坐实了他很不愿意听到的议论了么?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太邪乎了。

:当然,这很可笑。

《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种话是模仿当年俄罗斯的颂歌“要嫁就嫁给普京这样的人”。在10多年前,俄罗斯有这样的歌。那时候普京还没有离婚。但在那首歌曲出现之后,普京就离婚了。于是有人就调侃,看看,看看,这歌给唱坏了吧。

这里的滑稽在于,至少在当时,普京尽管对内对外政策引起很多强烈的批评,但他给外界的印象是他至少在私生活方面是检点的,没有男女婚外情绯闻。但中国不同。习近平不同。习近平有这方面的绯闻,而且绯闻由来已久,关于他跟彭丽媛的微妙关系的议论传播甚广,来自中国国内的人很多都知道。

在习近平的私生活有很多飞短流长的议论背景之下,《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种歌就等于成了一种印证。这大概是习近平宣传班子的人没有能想到的。这是他们显得非常可笑、非常弱智之处。

当然,我还要说明的是,这是习近平式的个人崇拜宣传。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宣传是不这么搞的。毛泽东搞个人崇拜,一开始就在人民面前摆出叔叔、伯伯、父亲、老爷爷、太阳的形象,尽管毛泽东在1949年夺取全国政权的时候年龄并不比习近平现在的年龄更大。

我们看到,在毛时代,中共官方在男女关系问题上的宣传非常严肃,甚至是禁欲,至于毛泽东在这种非常严肃的宣传背后搞什么男女关系,那又是另一回事。但在毛时代,我们不能想象有人敢唱“要嫁就嫁毛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颂歌。有谁敢唱这样的颂歌,说不定还会给抓起来,给扣上“反革命”的帽子。

但现在中国却出了《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颂歌。我前面说过了,这是仿照俄罗斯当年歌颂普京的颂歌。但普京当年没有男女婚外情绯闻,现在习近平却有。然而,官方一方面对这些绯闻传闻进行拼命掩盖,另一方面有在这方面品拼命美化习近平,这就让人觉得格外恶心。

这种局面导致即使原先对这种绯闻和传闻不是很在乎或在意的人都觉得格外反感。

希特勒时代与毛时代与习时代

:对毛泽东时代有记忆的人普遍说,在毛泽东时代的个人崇拜也没有这么邪乎。至少,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没有出现“嫁人就要嫁给毛泽东”之类的这种颂歌,而这种颂歌在很多人看来是意淫的。

另外,关于历史,中国已故的学者季羡林回忆他当年在纳粹德国留学见闻的时候说,“我认识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德国姑娘美貌非凡。有一次她竟然对我说:‘如果我能同希特勒生一个孩子,那将是我毕生最大的光荣!’我听了真是大吃一惊,觉得实在是匪夷所思。我有一个潜台词:我们中国人聪明,决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你多年研究中国历史,你也是毛泽东时代过来的人。你多年也研究纳粹德国的个人崇拜。拿习近平时代对照毛时代,对照希特勒时代,你有什么话要说?

答:显然,中国的事情不像季羡林想象的那么美妙,中国人不像季羡林想象的那么聪明。

而且,中国现在发生的事情,跟当年的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和当年的毛泽东的中国相比还有一个特点,这就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显然是模仿先前的事情,比纳粹德国,比毛泽东中国相比都等而下之,都更加拙劣。

而今天还有许多人是经了过那个时代的,依然对那个时代还有记忆,所以,这就更加容易让人感到厌恶。无怪乎网上有人说,“我这一辈子太奇葩,遇到两次‘文革’”。你第一次遇到和第二次遇到心情完全不一样。第一次,你还有幼稚的天真,激情的幻想。后来你发现你上当了,你被欺骗、利用、践踏了。有人再跟你再来这一套,你的感受就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样了。况且,当局这一次的表现方式比第一次还更拙劣,更缺少吸引力。

现在的人觉得尤其不能忍受的就是这一点。这种烂把戏玩一次也就够了,当初的人想法简单、幼稚,当初上了当,他们意识到了上了当。尽管过去几十年中共拼命抹杀历史,封锁信息,那一代人还没过去。他们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是记得。

要是再隔两代人,或许也就不知道文革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毛泽东的人人崇拜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但现在很多中国人还知道。因此,这些人就对这一套觉得格外讨厌,格外鄙视,格外觉得可恶,格外觉得自己受到侮辱,觉得要不禁大叫:“怎么又来这一套了,又把这一套强加给我们了?”

当然,是对习近平个人来说,这些人也会觉得他格外恶劣。因为习近平自己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千百万中国人,包括习近平的家人乃至他本人也深受毛泽东之害,深受毛泽东个人崇拜之害。这些人叫要问,“你也是受害者,怎么也把这一套让人恶心的东西再捡起来,而且还这么热衷?”

相比而言,对(中共已故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尽管我们也有很多严厉的批判,尽管邓小平有很多问题,但邓小平至少上台之后在这方面还是竭力避免个人崇拜。当然,这也不是邓小平一个人这么做。当时中国整个社会,以及中共党内,包括中共上层都是对毛的个人崇拜的做法深恶痛绝。

现在中国出现这套令人恶心的个人崇拜宣传,并不说明中国社会失去了记忆,而是说明个人崇拜多么容易在中共党内上层死灰复燃。而这一套居然在中共党内,居然在中共上层可以畅通无阻。

这不能不让人在再度想起苏联异议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在他揭露苏共政权残暴统治的《古拉格群岛》一书中所说的话,这就是,斯大林在1930年代搞政治大清洗,让千百万苏联人和苏共党员干部家破人亡,那样的大清洗能搞成,需要有斯大林那样的领袖,但也需要苏联共产党那样的猥琐的党,还有苏联共产党的猥琐干部,一个个都那么乐此不疲地把自己的同事和战友往地狱里送,全然不管第二天自己也会被送进地狱;要是没有那样的一个无耻卑鄙的党,没有那样一群无耻卑鄙的党的高级领导人,斯大林一个人根本就玩不转。他的大清洗根本就不可能成功。但他就是成功了。

中国的“文革”也是一样。“文革”时毛泽东固然专横跋扈,滥施淫威,但要是没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的猥琐和卑劣的配合也不行。现在中国的问题也是这样。这不仅仅是习近平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共党的上层问题。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习近平今天再大搞个人崇拜,中共其他高级领导人截至目前还没有也跟着大唱习近平的赞歌。这跟毛泽东时代有点不太一样。当时,国家主席刘少奇、国防部长林彪一个个都站出来为毛泽东做背书。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周小平、花千芳之类的小混混在前台跳,这当然跟毛泽东时代不可同日而语。

这从反面可以印证,中共高层其他领导人至少是内心里对习近平这套个人崇拜是不以为然的,至少,他们现在还放不下身段去扮演当年刘少奇所扮演的为毛泽东唱赞歌的角色。

但是,我们也要指出,他们没有任何反对个人崇拜的表现,结果就让邪乎的个人崇拜居然在中国畅通无阻地再搞起来,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我想,这也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和预料。

男女情欲与个人崇拜交合

:就在不久之前,中国国内外的评论家还在惊叹“习大大爱着彭嫲嫲,这样的爱情像神话。彭嫲嫲爱着习大大,有爱的天下最伟大”这样的秀恩爱式的个人崇拜颂歌在中国出现,而且还出来了与之搭配各种广场舞,令人想到了个人疯狂又可笑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忠字舞。

没想到时间才过去几个月,就来了《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颂歌,更令人惊叹甚至惊倒。或者,用中国网民的话说就是令人十分“震精”和“鸡动”。作为长期观察中国的观察人士,你对这种令人晕眩的神速发展如何理解或如何看?

:首先,你可以看到,这一轮的歌功颂德和个人崇拜跟毛时代或朝鲜金家王朝不一样。传统的独裁统治者的个人崇拜宣传都是把独裁者比作父亲,比作太阳。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这样,在金家统治下的朝鲜也是这样。

现在的中国个人崇拜宣传是把独裁者比作情人,比作丈夫,这倒是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中国独创的个人崇拜宣传的新品种。在毛时代不但不会有“要嫁就要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个人崇拜宣传,而且还会禁止这样的宣扬情欲的宣传,禁止这种男女情欲式的比喻。

现在公开宣扬女人要习近平当自己的老公,当作自己的情夫,要当他习近平的老婆,或者当他的小三,这种比喻在毛泽东时代绝对是不允许的。

当然,我们应当看到,这些年中国人在情欲表达方面空前解放,跟毛泽东时代是有天壤之别。“要嫁就要嫁习大大这样的人”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出现的,虽然这也跟模仿俄罗斯的个人崇拜有关系。但关键是中国的这种大背景。

我们从这种现象当中可以得出的感悟是,有些坏事情的到来可以非常快。开头或许还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去半遮面。一旦过了一个坎儿,就可以奔流直下,毫无阻挡。当然,具体来说,这一切来得快的一个条件是习近平对民间社会的独立声音的无情打压,对中共党内上层高调强调要向党中央看齐、其实就是向习近平看齐,绝对服从他的命令。

中共党内个人崇拜的土壤一直很肥沃。中共党内从来不缺乏吹牛拍马之徒,只是前两年这种技艺不太用,有些生疏了,但重新拾起则是轻车熟路。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非常恐怖。

个人崇拜与女男女关系

:现在我们在海外的网上已经看到了这些评论:“真恶心,快吐了 ”、“看来习禁评(习近平)要扩大内宫了”、“要嫁就嫁习大大的大大,做习大大的麻麻”、“这是跟彭丽媛叫板儿吗?这姓(唱“要嫁就要嫁习大大这样的人”的)汤(某)是何许人也,想当小三想疯了?”“ 习大大听了很享受,彭麻麻听了怒火中烧。”

对这些评论,你有何评论?

:毕竟时代不同了。当年毛泽东搞个人崇拜,有人天真,有人上当,有人想表达反对意见也无从表达。

但现在人们不再天真,也不那么容易上当,而且,毕竟现在还互联网。即使中共对中国国内的互联网可以进行无所不用其极的管制和封杀,但还有境外的互联网。中国网民还可以翻墙看到境外的信息,而中共当局的网络封杀也不可能彻底。

来自中国民间的这种讽刺挖苦和以段子形式出现的批评声音还是能发出来。而且我们可以相信,鉴于习近平当局对互联网的控制空前严密,实际上的批评的声音,要远远超出我们所能听到、所能看到的范围。中国现在很多人高度清醒,在进行他们力所能及的反对和抵制。

问:中共当年闹革命,一个号召民众的主要口号“耕者有其田”,另一个是移风易俗实行“男女平等”。中共建国之后最先通过的法律就是标榜保障男女平等的婚姻法。有人说,按照男女平等的中共官方思维和逻辑,既然有了《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颂歌,逻辑上有就应当有“要娶就娶彭麻麻这样的人”之类的颂歌。请问,为什么在中国至截至还没有出现、在可见的将来也不会出现这种官方逻辑的自然延伸或对称?

:中国出现了《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这样的颂歌,但不会出现“要娶就娶彭麻麻这样的人”之类的颂歌,这里的一个在中国不能公开说的道理是:彭麻麻只能是属于习大大的,别人休想染指;任何这方面非分之想就是对皇帝的权力的冒犯和侵犯,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里面所暗含的是一种明显的性别极端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是跟权力密切相关的,而不是跟一般人的风俗习惯联系在一起的。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