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曾经历威权和极权统治的社会,在迈进民主化进程後,都会面临转型正义的考验。它之所以是一个考验,就在於:转型正义,不仅仅是要清算旧政权的种种恶行,也包括实现社会和解,包括受害者对加害者的宽恕。显然,后者比前者更为困难,更为复杂,并因此而成为对新政权的挑战。但是,历史上并不是没有相对成功地实现了社会和解的例子,曼德拉领导下的南非,在转型正义的实现方面,被公认为典范。检视南非的成功经验,我们可以发现,社会和解的困难,主要在於三个方面。

第一是加害者愿意现身说出真相。曼德拉当选总统之後设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这个机构的名称,其实已经开宗明义地表明了转型正义的真谛:真相在先,和解在後。这个顺序是十分重要的。依据这个原则,由图图大主教领导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调查了从1960年到1993年间全部的人权暴力犯罪。在这个调查过程中,最重要的一项原则就是:过去那些涉案的人权暴力的施加者,那些加害者们,必须愿意正式公开作证,说出当初犯罪的政治动机和事实真相;而整个调查过程,包括证人作证的部分,都以电视直播的方式向全国公开。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於那些愿意出面作证的加害者,委员会一律予以特赦,不再追究过去的罪责。

第二是受害者中要有代表性的人物出面呼吁和推动社会和解。在南非的社会和解的过程中,毫无疑问,曼德拉崇高的个人威望,以及他廿七年坐牢的受害人身分,起了巨大的感召作用。1994年,曼德拉当选总统的时候,他邀请三名当年的监狱看守者出席他的就职典礼,他还透过媒体发布了他与种族隔离制度的始作俑者维沃尔德的遗孀一起喝茶的照片。这些带有浓厚和解意味的政治动作,如果是别人做出,恐怕会引起受害人群体的极大反弹,但是由曼德拉做出,有效地压制了反对声浪,并引发全社会的深刻思考;而「真相与和解委员会」领导人图图大主教同样做为深负众望的宗教领袖,从信仰的角度做出的努力功不可没,也使他本人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可以说,没有曼德拉和图图大主教这样的,在全社会具有极高的个人道德感召力的领袖人物的引导,和解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

第三是受害人群体要认知到妥协的必要性并付诸实践。曼德拉一再向南非社会指出:「当你迈向自由时,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後,那麽你仍将在牢笼之中。」做为这样的理念的实践,在与白人政权谈判的过程中,曼德拉一方面坚持南非必须建立黑人政权,白人政权必须下台的立场,另一方面,也允诺了在转型过程中,国家会保护少数白人的经济利益,这一妥协性的制度安排,部分地降低了实现社会和解的难度。

回顾南非走过的社会和解之路,我们不能不感叹社会和解之困难。这不仅是因为上述三个条件,每一个的实现都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更是因为,这三个条件彼此之间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一个社会的和解,要同时具备具有崇高威望的曼德拉这样的政治和道德领袖的引导与劝说,加害者愿意出面作证并协助政府还原真相,以及新政府愿意对过去的敌人做出妥协并以制度将之确立下来。这三个条件,听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它考验的不仅是政权,也是社会和人民的智慧。

来源:自由时报副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