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声明

Share on Google+

ICPC-logo本理事会获悉,美国之音于2016年4月2日发表《9万美元之争折射独立中文笔会内部分歧严重》一文。我们认为:在该文中,贝岭所谓笔会前任负责人廖天琪、张裕非法另立账户,贝岭于第六届接任时并不知晓以及笔会9万美元资金“不翼而飞”等说法,全系谎言。笔会的账户是理事会授权所开,历届账目清楚无误,没有任何资金“不翼而飞”,相关款项都正当地存在目前笔会的账号上。笔会资金受到理事会及财务监督人的监督,不涉及任何私人的介入和干预。为澄清事实,经本理事会决定,兹说明与声明如下。

第一部分 贝岭违规

自贝岭2013年10月任会长以来,直到现在,多有违规。兹列举其中一部分如下。

一、开支违规

贝岭在以往两年会长任期内,曾将笔会的支票簿遗失;利用职权,按照个人好恶,该付给会员的劳务费和稿费,拒绝支付——这些行为,曾导致笔会的财务无法结账。

(廖天琪上任会长之后,不得不对此做弥补工作。)

二、会员大会违规

关于本次会员大会,贝岭多处重大违规:

一)拖延会员大会召开

贝岭意图连任会长。但预知自己难以当选,因此故意拖延会员大会召开,包括,拒不履行职责以召集大会;在报到人数已达法定人数时,突然要求改变人数计算方式(声称委托报到无效,而他本人是以委托报到为合法有效被选为会长的),意图使会员大会被一再延期。

二)多次擅自发布未经理事会授权的文件。

三)由于贝岭拒绝召开会员大会,理事会决议召开会员大会,并多数决定心语为大会主席。大会召开后,贝岭突然冒出来,自任大会主席,主持大会。以致会员大会无法进行下去。

四)在会员协调下,贝岭、心语均同意辞去大会主席,由原笔会常务秘书陈标为大会主席,主持大会,大会得以进行。但是,在大会进行中,贝岭突然无理改变主意,另行指定大会主席,另开“会场”,召开另一个“笔会大会”,意图分裂笔会以连任会长。

章程规定“本笔会最高机构是会员大会。本笔会的一切权力来自会员大会的授予”。按此规定,会员大会已经召开,非经大会本身,任何人不得终止大会,另行召开大会。

五)贝岭另辟“会场”后,非法召开的所谓笔会大会的人数很少。而且,对其所设定的会议议程,也是反对人数多于赞同人数,但贝岭依然按照被否决的议程继续开会。

六)违背程序,私自修改笔会章程。

七)贝岭的非法会议,擅自剥夺15位合法理事候选人中的8位的被选举权;并擅自临时增加了2个候选人。

美国之音报道中提到,贝岭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曾强调他一方笔会的正统性。他说这个“笔会是我创办的”云云。事实是,笔会是由31位自由作家共同创办的。贝岭将创会归于个人名下,乃是谎言。还有,笔会是各届笔会会长、理事会理事们以及诸多工作人员长期的辛苦奉献,加上许多会员为笔会付出心力甚至自由,才成就笔会这个品牌。笔会不是贝岭的私产,贝岭无权肆意违背笔会章程与会议规则。是否当选会长,应当尊重会员票决结果。此民主题中应有之义。

三、贝岭任会长期间,对工作不负责任,包括在美国税务机关指定的时间内,没有完成报税,作为会长,贝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四、在廖天琪当选会长后,贝岭以消极不作为的方式,拒绝移交;后以积极作为的方式阻碍移交。

五、涉嫌贪污或挪用笔会公款

本届理事会经过合规程序已然成立。贝岭破坏笔会规则自命会长,当然无权支配笔会的账号和款项。但他未经授权,擅自注销笔会账户,并另开新账户,将笔会公共资金转走,将笔会资金与基金会的余存合同款完全据为个人私有。

贝岭违规,不限于以上种种,以上只择要言之。

第二部分 本次会员大会选举结果

尽管为了当选会长,贝岭用尽心机、违背章规,但即使把贝岭违规大会的结果予以考虑,会长选举结果依然非常明朗。

一、选举理事

笔会大会,投票总人数为96人,廖天琪以75票当选为理事,贝岭得12票,落选;贝岭操纵的会场声称,投票总人数为65人,贝岭以57票“当选为理事”。

二、选举会长

笔会大会,65人投票,均对廖天琪投赞成票,廖天琪当选为会长。

贝岭操纵的会场声称,投票总人数为59人,贝岭以47票“当选为会长”。

第三部分 相关说明——所谓“笔会旧账户”

一、 没有任何人“非法持有” “旧账户”

1、贝岭所提及的账号(所谓“旧账户”)是笔会的正式账号,由刘晓波任会长时的2004年,经理事会授权设立于美国,并沿用下来。几位持有人都是经笔会理事会授权的驻美工作人员,如前任出纳司鹏程从2008年起,担任该职务,直到本届理事会确定新的工作班子。其间,没有任何人属于“非法持有账户”。

2、非美国籍的廖天琪和张裕,都从来不是笔会任何账户持有人,因此也不可能存在对任何账户进行“移交”之责。

3、在贝岭当选为第六届会长的时候,当时的出纳司鹏程连任,并且向他负责。我们有证据表明贝岭知道并且过问过该账号和其中的款项。

4、笔会理事会向全体会员公布的历次财务报告,都如实完全公布了笔会账户全部款项。笔会两年一度召开网络会员大会,由前届理事会提交财务报告给会员大会通过,其中包括了前届所有的收入、支出以及逐年总积累的基本账目,因此根本不存在任何所谓“未作移交”和“隐瞒”。

5,“旧账户”的第四、五届主要持有人一直是第三届中期起就担任出纳的司鹏程,被贝岭为会长的第六届理事会继续任命同一职务,并不需要自我“移交”。

6,“贝岭表示,他当时在接手笔会时被要求开设一个新的银行账户,而不是直接接管原来的账户”,请问是谁要求?就算是“被要求开设一个新的银行账户”,作为会长(后来兼作为出纳),哪怕没有看年度报告,既然要开“新账户”,理所当然应知有“旧账户”,为何不管理“旧账户”?这难道不是失职吗?贝岭2013年接手笔会并开设一个新的银行账户时,廖天琪已卸任,有义务解释为什么要开新账户的应当是时任会长并开新账户的贝岭,而不是已卸任的廖天琪。

7,贝岭身为会长(其中一段时间兼任出纳),居然声称不知笔会账户情况,令我们震惊,这同时说明贝岭对工作的无知与不负责任。

二、“旧账户”资金来源

本会历年结余款中,有相当部分是笔会工作人员(包括被贝岭指控的廖天琪、张裕)的捐款。这些款项,除非捐款人有相反意思表示,当然由笔会新当选的、以廖天琪为会长的理事会和工作机构管理。贝岭有义务无条件移交。

第四部分 笔会是统一整体

意见有分歧、利益有冲突,是社会的常态;意见分歧或利益冲突能外在地体现出来,是民主的体现。与专制制度下虚假的和谐稳定相反,正因笔会的充分民主元素,笔会的各种意见才能自由表达,这并不等于笔会一分为二。

按照民主选举原则,得多数票者获胜,得票少者败选。第七届理事会经正式选举确定,贝岭却拒不承认多数会员意愿,不尊重会员中的多数的权利,拒绝承认败选,另外搞出一套小班子,并自称会长。这种抛开多数会员的选举是违反笔会章程的,因而是自始确定无效的。

独立中文笔会只有一个,正如台湾的蔡英文(或其他人)当选总统,并不等于台湾一分为二。还是只有一个台湾。

第五部分 笔会现状

以廖天琪为会长的理事会,已于2016年初,经由民主选举产生;依照规定,理事会确定了各工作机构;并由本理事会,在美国注册局完成2016年度注册(注册登记上确定注明廖天琪为会长);完成向美国税务机关报税;上届没有完成的与NED的项目合同,已由会长廖天琪签署并将继续履行。

我们将齐心协力维护和促进表达自由、创作自由、出版自由,为中文世界贡献更多有价值的作品。我们将与广大会员一起,共同克服因为过去工作缺失造成的财政困难,重新健全制度,恢复笔会生机。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

2016年4月8日

阅读次数:14,689
Pin It

关于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声明”的5 条评论

  1. 在美国注册的非营利组织居然不报990税表,真可怕。这个990的税表就是源于美国以前一个慈善机构的财务风波设立的监督机制,里面连主要受薪人员的薪酬都是对外公开的,比如中国人权的执行主任年薪是15万美金左右,中国人权捍卫者的负责人薪水是6万美金左右,民主中国目前的负责人薪水更低一些。 给你们一些建议,受薪人员一定不要长时间由一个人担任,可以采取合同工的形式,3年一签,或者2年一签,财务、网络所有的权力都不要太集中在个别人手中了。

    独立笔会这次的分裂,你们可以参考2003-2004年左右中国人权组织当年的分裂,当年中国人权里的一批人出来创办了维权网,现在两个组织不都是发展得很好?甚至维权网(后来也称为中国人权捍卫者)做的事情比以前的机构做得还好一些。笔会现在分成了两拨人,而且关键还是用同样的名字在继续活动,这个总是感觉一定要你死我活的样子,未来可能只有一个独立中文笔会,一个死去,或者两个组织共存,但是用了不同的名字,或者两个组织都会慢慢死掉。

    我个人感觉是你们一定要分开的话,可以考虑不一定要灭掉另外一批人,来证明自己团体的合法性。其实你们两个团队都可以共存,在免去一定要对方消失的基础上,可以各自再根据自己的理念去发展,向资助方也可以说明现状,如果双方都强调自身的合法性,一定要对方不存在,可能的局面是双方在未来都很难获得基金会的支持,你们局面可能就更加被动一些。

  2. 罗汉果是个好人,但是非没分清楚。是非清楚了,就不存在正向邪妥协的问题。现在只有一个组织,不存在另一个组织。贝违规拉的人马非得要分裂,那就离开,当然不能用笔会的名字。

    • 不清楚是谁没有遵守游戏规则,不好评论,如果贝真是爱独立笔会,或许他可以找到另外一种解决方法,而不是同时另起炉灶,然后还是用同样的名字,这只能加剧对立和分裂,这种纷争最后受到影响的还是独立笔会这个品牌,一个机构里总需要有默默付出的,既有对外抛头露面的,也有隐姓埋名者,过多地去追求一些虚的东西,团队会有问题。当然,做非营利组织很多都是真正没有钱的或者很少有经济利益在里面,更多的时候是那些虚的东西,外界加在头上的光环。 可是一个组织在出了问题后,是经不过这样的折腾的,一个机构的公信力、信誉度的积累需要很长时间,但是要挥霍掉这些资产,仅仅很短时间或者很小的事情。也许时间可以证明一些事情,那些真正用心做事的人总会总会被正名,但愿笔会在处理这个事件中可以将负面的影响最小化,沉默吧,沉默也是一种解决事情的方法,只要不涉及个人攻击和个人恩怨在里面,一个团队内部出现了分歧,总可以找到解决方法的。祝你们好!

      • “一个组织在出了问题后,是经不过这样的折腾的,一个机构的公信力、信誉度的积累需要很长时间,但是要挥霍掉这些资产,仅仅很短时间或者很小的事情。也许时间可以证明一些事情,那些真正用心做事的人总会总会被正名”。

        罗汉果和果汉罗都是用心良苦。谁没有遵守游戏规则,已经很清楚了。理事会九个成员集体发声,一定是忍无可忍。

  3. 四、在廖天琪当选会长后,贝岭以消极不作为的方式,拒绝移交;后以积极作为的方式阻碍移交。

    看不懂最后一句,很遗憾地是,笔会出现了两个网站,两个班子,即使你们这套班子继续履行与NED的签署合同,其实也没有真正的赢家。双方必须有一方妥协,或者双方都妥协,互相达成一套解决方案。如果一定要分开,也只有一个独立中文笔会吧,令外一个组织是不是需要改成另外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