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日下午,还是晓波在第一时间告诉我郭飞熊获释了,同时所有被关押的太石村村民也被释放了,心里高兴极了,几天来被压抑的心胸倏地舒展开来,尽管我在河北老家已经领略了寒风刺骨,但此时似乎有一丝丝春天的气息沁入我的心扉。我为郭飞熊和被非法拘押的太石村村民重获自由由衷的高兴,但此时此刻我却不敢忘记汕尾东州乡被枪杀的维权农民兄弟以及更多被捕的村民,更不敢忘记四天前被南京当局拘捕的笔友杨天水先生,也更不敢忘记同日被判处12年徒刑的民运人士许万平先生,还有上海拆迁维权上访者马亚莲女士被抓走,还有陕北石油案冯秉先等人被提审……

究竟有多少工人、农民和社会其他人士因为维权被关进大牢,究竟有多少因为写文章批评专制制度而被因言治罪,没有确切数字,但却可以用数以千计甚至数以万计来推断。从即将过去的2005年来看,专制制度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政权的最大忧虑不是来自不同政见者的文字批评,而是中国广大劳动者的维权行动。浙江画水农民反污染斗争,河北定州农民保卫土地斗争,陕北石油投资者维权斗争,广东番禺太石村村民依法罢免斗争,以及12月6日发生在广东汕尾东州乡农民土地维权血案,这一系列维权斗争已经在加速中共高层分化,社会矛盾如此尖锐激烈,以至迫使专制政权铤而走险,使用暴力开枪镇压。

在目前这种状态下,中共政权为维持专制统治,不得不寻找平衡?郭飞熊(杨茂东)和太石村被捕村民的释放,显示了中共当局试图以此缓和激化的矛盾。因为按照中共当局的一贯做法,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但释放郭飞熊等却一反常态,广东当局一方面难以控制潮涌般的抗议浪潮和维权呐喊,另一方面也激化了中央与广东的矛盾,这种对抗必须从寻找平衡入手,以便能继续维持专制制度运转所需要的态势。

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中国人民的权益,在专制制度下很难做到,人们不得不采取激烈的对抗斗争形式,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惨胜”,河北定州以死六人,伤数十人的代价取得了保卫土地的胜利;浙江画水农民在与军警冲突中伤数十人,多人被捕,代价虽高,但也取得了根除污染源斗争的胜利。照此下去,维权就必须牺牲,必须付出代价,在此过程中,维权农民、工人和其他阶层民众感受到了集体团结的力量,胜利虽来之不易,但总比甘心被奴役要好。

郭飞熊和太石村被捕村民获释虽说不是胜利,但最少让我们看到斗争是胜利的唯一希望。就让当局去找它的平衡去吧,维权者必须对侵权者进行斗争,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出路。

2005年12月30日

文章来源:大纪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