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非常道之九

Share on Google+

在宁夏永宁县,黄河塌岸毁坏了大批河滩地和承包田。灾民多次找政府部门求助得不到回应,受灾农民自行护岸力不从心。没有办法,老百姓只好把希望寄托在“神仙”身上,集资2000元请来和尚祭河,祈求“河神”不要继续毁坏他们赖以生存的农田。岳粹景先生以荣辱观看灾民求神,他在《华夏时报》上撰文说,八荣八耻是一面镜子。“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灾民求河神就是“对当地政府不作为的一种无声的嘲弄”。

4月19日,江苏太湖边。7岁的刘辉与比他小2岁的妹妹在自家的渔船上玩耍,妹妹掉到河里。面对妹妹的呼救,近在咫尺的刘辉没有伸手拉妹妹,也没有呼救,而是若无其事地继续玩耍。事后,当别人问他为什么不及时呼救,小刘辉说:“活着那么苦,拉她干什么?”

河南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曾在一次县干部大会上说:“你们要和县委保持一致,县委是什么呢?县委就是县委书记。”

甘肃省永靖县永靖中学根据考试成绩排名征收管理费,理科生548名以后的,文科生95名以后的,每人需交400元。校长张荣林解释这样做的原因:“学习肯定要和钱挂钩啊。”

4月23日,温家宝在重庆江北区光大奶牛科技园养殖基地考察。他在那里留言:“我有一个梦,让每个中国人,首先是孩子,每天都能喝上一斤奶。”

4月26日,在北京举行的听证会上,面对一些代表提出降低公司管理成本的说法,北京市祥龙客运公司总经理赵忠义说:“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对触及利益的降薪问题,赵高声说:“刚才有教师说,我们的管理人员平均收三千多,没错,我的还要多,是五千多!……现在教育这么困难,很多贫困学生上不起学,你们老师为什么不降薪救济贫困学生?凭什么要我们降薪?”

4月26日,包括王石、冯仑等40余位董事长参加的“中城联盟”董事长联席会议在南京国际会议大酒店召开。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近期出现的新名词“房奴”,北京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说:“成为房奴那是活该。”

曾资助178名贫困儿童上学的丛飞被舆论称为“好人”,他去世时,深圳上万市民自发地赶去告别。省委书记张德江、团中央书记周强等人献上了花圈。好人丛飞的名言是:“我不能成就一个世界,但我要尽我所能成就这些孩子。”

当代民办教育的先驱者之一,移居新西兰的任静玺最近撰文“说话不自由”,他在这一长篇文章的最后“乱箭穿心说道歉”中,表白了自己对南洋教育全体师生要说的话和对家长的道歉。任说:“面对上天,我以全家安全的名义,向你们起誓,我没有侵占南洋的资产,我没有将任何南洋的钱卷到国外。”任静玺还说,他强烈地希望看到中国变天,“希望教育是一个自由和尊严的教育,我希望坏人都受到惩罚,我希望好心人都能有一个好归宿。”

全国政协常委刘忠德最近对超女提出批评,刘说,超女是对艺术的玷污,观众怀着扭曲的心理在看这个节目,应该让老百姓多接触高雅艺术,不能让年轻人在娱乐和笑声中受到毒害……天娱公司的王鹏为此回应说:“他有说的权利,我也有蔑视他所说的内容的权利。”

北京丰台林业局副局长黄朝明和妻子薛飞双双被人砍死在他们居住的一栋豪华别墅内。此前一周,他们家养的一条黑贝犬已被人事先毒死。勘察现场的警察发现,两人身上各被砍了十几刀。凶手残忍,死者不幸。但舆论几乎没有什么人对死者表示同情,只是有人说:“那条黑贝死得太可惜了。”

党国英谈“杨小凯的工作有多重要”时说,他把杨看作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在科学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位杰出科学家是在完全与前人隔绝的状态下完成自己的工作的。斯密不是这样的,马歇尔不是这样的,凯恩斯不是这样的,爱因斯坦也不是这样的。”党国英说,像加尔布雷斯这样的学者则在创造自己的“体系”,最终,这样的体系不为人类的知识积累所接纳。当今中国,这种学者或者有这种勇气的学者实在是汗牛充栋。

2006

阅读次数:6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