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格:拔皇粮作家的脑袋

Share on Google+

对皇粮作家的腹诽我早已有之,只是觉得人各有志,也不必千人一面,吃吃皇粮写写应景文,在当下也算是种体面的活法。

但这回我不得不公开抨击他们了。没办法,我是个有攻击性的打字员,尤其面对臃肿的鸵鸟类生物,总是会产生把他们脑袋从沙漠里拔出的非份之想。

事情是这样的。自两年前宝马撞人案后,我一直疑惑,有那么一个群体,一个与我把写作当娱乐平行的同行群体,为什么不声不响?这个群体,就是中国大陆加入作协的那帮人。他们不是一直以自己能为人民服务而自豪么?你想想,一个国家有一个专门以收集人民生活素材为主的协会组织,这对那个国家的人民来说,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虽然字面上是这么说,但毕竟我也是个那个国家长大的人,知道那里往往是说的一套做的又一套,所以要是你把作协的功能反过来理解,那就是正解。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7,6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