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代中国,倘有人问你干什么,如答曰诗人,问者一定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你,那眼光会让你产生立即去接受精神病治疗的冲动……。

毋庸讳言,在眼下这个非诗的时代,写诗是要有勇气的,甚至,读诗也是要有勇气的。坦率地说,笔者自己就未能免俗,多年来,已很少读新诗了,至于文学评论,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看来,一个古老的煌煌诗国,已步上了“亡国”之途。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