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8a%93%e8%8e%b7%e7%8e%b0%e5%9c%ba一起发生在甘肃省白银市的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由于国内媒体的报道而震惊世人,似乎又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但我读罢有关案件的一组新闻,心情很沉重,从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一个小小的白银市,先后发生了9起女性惨遭入室杀害的案件,凶手专挑“红衣女性”下手,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变态。其间,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也发生过两起类似案件。但翻阅当地媒体却鲜有披露,而官媒对类似社会阴暗面的事向来文过饰非,尤其是对一时破不了的恶性案件,都讳莫如深,这是很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在笔者看来,除了有一些刑事侦破的细节不应过早披露外,警方和媒体都有反省和自责的必要。当然,不论此案过去多久,只要破了就好,但这并不应成为自我渲染的理由,先应当深思以下几个尖锐的问题:

首先,犯罪嫌疑人总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连续作案,太蔑视和挑战警方了吧,不论讲神马理由,都反衬了办案人员的低效率,低水平, 1988年至2002年,长达14年,同一个白银市,同一个白银区,先后发生9起强奸残害女性的杀人案,作案手段都是一样的,虽然警方确认,案件是同一人所为,并且案犯留有同一脚印、指纹、精液等线索,甚至警方模拟出了嫌犯画像,但一直难以排查出其人。这使我很不理解,警察是干神马的,是光会喝酒吃饭的群体吗?这一迟破28年的疑案,暴露了白银市公安局的人事问题,有多么严重,它的选人用能是反向的,它的逆向淘汰制说明,警察队伍里,有许多人不具备基本的素质,他的来源多由上级领导通过裙带关系推荐和任命,较好的,有水平的,有破案能力的人很难受到重用,多数的人类似浙江的聂海芬,就是那个会吹牛逼的“美女神探”吧。如此简单的有规律的案件,按理说是非常容易侦破的,嫌犯不是流窜作案,不是偶发一起,不是没有一系列线索,它久拖不破,彰显了白银市警察队伍的无能,应当深刻反省和检讨,对领导人要追究渎职的责任。

此外,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当地主要领导人的虚荣,浮躁,懒惰和不负责任,白银市的刑事案件如何侦破,和领导体制有关,政法委主管公安,如此有影响的大案侦破班子人员组成,线索发展方向,每一环的处理结果,一般情况下,都必须请示政法委书记,而当地官员为了升迁,都千方百计地忽悠大好形势,而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像那些惨死的“红衣女孩”都是小民百姓,当官的对其生死不太在乎,他们想得是如何平安地升官发财,自然对阴暗面的东西,能压就压,能瞒就瞒,能拖就拖,实际上,这起令人发指的恶性杀人案件被整整瞒了,压了,拖了28年,试问,假如是白银市的书记或市长的孩子被杀死了,会等28年才破吗?

除了领导人和警方的责任,媒体也有失声的问题,由于中国没有逃离官员掌控的独立媒体,记者无权报道此案,也助长了嫌犯的嚣张气焰,为什么当时当地的官媒不像今天这样大肆报道呢?是担心这起连环杀人案引发群众恐慌吗?警方悬赏20万元缉凶无果,只有钱能解决问题吗?如果及时报道,从第一起案件侦察开始,就天天上头条新闻,把可以公开的细节如实告知老百姓,可以增加人们的防犯意识,完全可以使一些可怜的女子死于非命,群众也会主动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嫌犯也会有所顾忌和收敛,但恰恰相反,搞得神秘兮兮的,至今因嫌犯的一个亲友出事才暴露了更重要的线索,今年8月26日,甘肃警方在白银市工业学校的一个小卖部内将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抓获。经过警方的初步审查,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对11起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可以想见的是,小卖部人来人往的,当地的工商所,税务所管理员,学校的师生,管片的警员,各种人物不少,难道都没有留意吗?大概工商税务所的人只想收费,师生只想购物,警员只想多赚钱,而忽略了杀人嫌犯的疑点吧?总之,这起典型的性变态系列强奸杀人案,给白银市的警方以巨大的嘲讽,越是大肆宣传越是丢脸,越使人们感觉生活环境的不安全。我看,在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的同时,也要严惩不作为的贪官污吏和酒囊饭袋的警员。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