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政治”年代里的表哥

这么多年过去了,表哥留在我记忆世界里的印象,还是那样的鲜亮、清纯和美丽,就如这阳春三月西子湖畔的桃花。

表哥是我杭州舅舅家的大儿子,1956年出生。在抗美援朝的时代背景下,舅舅可能希望他长大做个军人,保卫祖国,就给他取了个响亮的名字——军。舅舅自己也是个军人,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在抗日战争中,子弹多次穿过身体,其中的一颗永久地留在了他的肩膀里,舅舅因此成了残疾军人,解放后,在逢年过节时可以享受凭票供应商品的双份数量及平时外出乘车免费等“革命待遇”。

表哥长得刚中带柔,高高大大的身材象父亲,白里透红的圆脸蛋上有着一对炯炯有神的双眼皮大眼睛,挺直的鼻子,棱角分明的嘴唇,一笑两酒窝,腼腆大姑娘似的象母亲。记忆中,舅妈是我当时见过的最漂亮、最温柔的女性,梳着样板戏《杜鹃山》里女主角柯湘的发型,讲话慢悠悠的,尤显“动人心弦”。表哥遗传了父母身上的优点,加上面带微笑、说着让人感到亲切和绵绵有余的杭州话,无论是在那个“革命政治”年代还是现在的改革开放年代,他都是怀春少女所钟情的白马王子。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