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营复兴

自从1949年国民党在军事上溃败,退守台湾之后。绝大多数中国人,直至各国多数舆论,都认定从此天下底定,断无疑问,国民党必将彻底消失于中国政治舞台。所争者不过时间早迟而已,它已再没有翻盘之日了。

质诸国民党后来所经历的惊涛骇浪,似乎所言不虚,该党果然走向日暮途穷。先是中华民国被中共挤出联合国,后是它与美国等多数世界大国断绝了正式邦交,再后是在台湾两度败选,政权被民进党拿去。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似乎已经党命危浅,朝不保夕了。

然而,政治风云,一如自然风云,殊难逆料。况且,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人们注意到,中国现代政治中,存在着挥之不去的国共情结。尽管世事沧桑,尽管两岸之间的政治格局早就远远超越了国共两党对峙的格局,但旧传统的惯性仍在。不仅如此,幽灵犹存的国共情结,近年来居然回光返照,开始出门游荡,并给国民党注入了几剂强心针。先是,连战2005年应胡锦涛之邀访大陆,引起两岸众声喧哗。在南京中山陵,人们在几十年后第一次目睹久违了的国民党党旗。接着,百年老党冲破论资排辈传统,实施国民党党内民主改革,直选党主席,超人气的新生代马英九高票当选。于此,国民党似乎已振衰起弊,踏上复兴之途了。随之,大陆民间开始泛起蓝色涟漪:一批信奉三民主义的大陆“中国泛蓝联盟”人士,2006年“六四”在重庆举行纪念活动并展示青天白日旗,中共公安以非法聚会为名刑事拘留成员张起,引起海内外抗议之潮,后又释放张起,完璧归“蓝”。

然而,更有标志意义的是,国民党在大陆的“影子党”——“中国泛蓝联盟”开始介入大陆的选举了。2006年泛蓝联盟在大陆发表参选公告曰:

“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努力,克服了外界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中国泛蓝联盟的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准备工作终于完成,本次选举人大代表,将有102名国民党精神党员自发参选。本次选举,我们将划分为中南战区,西南战区,华北战区,华东战区四个战区。”

这不能不激起中南海的醋海波澜。尽管始作俑者,正是中南海主人胡锦涛。他以自认高明的谋略,邀来过气政客国民党主席连战,左为堵塞全球斥责《反分裂法》的滔滔舆论,右则孤立台湾民进党政府的政治力量,一石二鸟,颇为得意。然而殊不知这一拉拢宿敌的举措,无意中疏通并合法化了另类渠道,把泛蓝海水引流于赤县干旱饥渴的大地之中了。福兮祸兮,谁能逆料。胡先生将再次出演“叶公好龙”之闹剧否?且让国人拭目以待。

三党四方游戏

一石入水,引来“三党四方”的连锁反应。一系列戏剧性事件于焉发生。

“中国泛蓝联盟”——它声称由国民党的精神党员组成,其宗旨是反对共产制度,认同三民主义,并且与中国国民党共同致力国家统一事业。联盟成员参选将宣传自由民主和三民主义,让民众知道现在除了共产党,还有其它选择。然而,其成员的参选计划,遭遇诸多困难,至少有30人因此被传讯。其中,计划参选四川省乐山地区人代的左晓环,四川乐山师范学院警告他将被开除。此间的戏剧性在于,8月9日上午,当左晓环先生去校方听候处理决定时,学校当局又对左晓环宣布说“学院并没有解除与左晓环的劳动合同的打算”了。政治氛围在转瞬之间,峰回路转。其中的微妙蹊跷,令人百思难解。

中共当局——它对“中国泛蓝联盟”参选满怀忧惧,试图以各种方式阻止:对左晓环的除名威胁而后又撤销,就是典型。此外,多次拘留传唤泛蓝联盟全国协调人孙不二,6月22日拘留重庆地区管理员张起,以警告、威胁、开除公职等手段对付有意参选人大代表的泛蓝联盟成员多人,如江苏科技大学青年教师胡宇涛(威胁开除公职),武汉市的孙不二、倪江峰等六人(传唤威胁)等等。长沙市国保也传唤了计划参选的泛蓝联盟成员张子霖。诸案种种,无非是故技重施,杀鸡儆猴而已,全部批发自中共黑箱式压制传统。但目前因情势略有不同,故其行为显得进退维谷,生涩尴尬。因它正与泛蓝的过气帮主连战眉来眼去,正在假造出某种“国共蜜月”气氛,生怕镇压过头,坏了统战“好事”。故而投鼠忌器,进二退一,威吓利诱,双管齐下,畏首畏尾。

国民党——当“中国泛蓝联盟”宣布参选后,国民党声明“支持合法民主运动*. 该党大陆事务部主任张荣恭一方面支持大陆民主化,另一方面也小心翼翼地表示,希望这种民主运动必须合法。张荣恭说:”大陆的民主化是世界各国所乐见,国民党也不例外。大陆所谓的泛蓝联盟,是一个自发性的组织,我们国民党毕竟还是希望,大陆的政治活动,如果因为不合乎大陆当局的法律,以至于他们的行为遭到当局反对,甚至影响到人身安全,或许不是那么恰当。“

民进党——它声称“支持中国民主化运动”。对于中国的民主运动,台湾的泛绿与泛蓝一样,都表示支持。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主任赖怡忠说,愿意与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人做朋友。赖怡忠说:“对于任何朋友,统、独、蓝、绿的立场,只要是在中国的民主实现上,他们愿意协助、往这个地方发展,我们都愿意跟他们做朋友,所以今天我们会支持,包括中国泛蓝联盟参选,而共产党用种种方式来阻挠,我们觉得是不对的。”

于是,泛蓝联盟的参选,激起中国政治的死水微澜。台海两岸的三党四方游戏,随之而进入相关互动的历史过程中。

观察家或许会说,诉诸中共的残酷传统及其本能,北京当局必将全力镇压“中国泛蓝联盟”参选,肯定会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当然,这是北京的愿望,没有人怀疑。然而,它也不会不考虑各种方式的不同政治代价。倘若用较软性的、技术性的办法能够解决问题,能够利用自己的行政力量与资源,通过各种背后小动作和底盘交易,阻挡泛蓝联盟成员当选,它又何乐而不为?否则,何以中共会有上述畏首畏尾的反应?很显然,目前,由于泛蓝联盟尚未酿成全国燎原之势,北京认为自己能够控制住局面。中共依据自己的历史经验,知道过度镇压常常会塑造反专制的英雄,同时将增加自己与刚刚修好的台湾泛蓝关系的困难度,同时也进一步导致国际社会对自己的轻蔑。因此,目前北京才稍做隐忍,尚未痛下辣手,斩尽杀绝。

而中国泛蓝联盟,作为一个在大陆民间生长出来的组织,虽然与过去的所有此类民间组织一样,会受到当局的严苛打压。但是,它也有一个特异的长处,是其他政治组织所不具备的:它背靠的是一个已逾百年的政治传统和政党,目前,又获得台湾朝野双方共同支持,其中一方还被北京当局称为政治盟友。这就是说,它有“传统血脉”和“地气”的支撑,又有现实政党的声援,其声音也传播到了海外,获得了海外华人乃至国际舆论的背书。所有这些特点,注定了它目前虽然微弱,但从它的基本背景和成长条件看,却蕴含有不可低估的政治潜力。因此,这一朵在大陆自发生长出来的蓝色花蕾——中国泛蓝联盟,无疑是值得细心呵护的政治幼芽。

幻想未来中国的政治色彩

放眼中国转型之后的政治版图,我曾与一位朋友作过一次天马行空式的想象。如果绿色在台湾指代民进党,而在中国大陆我们则把它指代自由主义政党(沿袭胡适、储安平、殷海光等前辈的脉络),则未来中国大陆,虽然基于利益驱使,各个政治板块分化组合,争奇斗艳,五彩缤纷,多元纷呈,但是主色调板块恐怕将会是三分天下:泛蓝、泛红与泛绿。如前所述,泛蓝将会是大体上集结在三民主义旗帜下的国民党的精神传人和政治认同者。而泛红则包括了社会民主党(工党)、社会主义政党(容纳一些认同宪政的老共产党人)和新左派等等。泛绿自然指自由主义者(含左右翼)和保守主义者(含新保老保)。简单粗略地说,泛蓝、泛红与泛绿分别代表了国民党、共产党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政治遗产。一般而言,民族主义者在三方都有容身之地,不过依笔者想象,恐怕在泛蓝营垒里占的比重较大。从信仰层面看,基督徒估计认同泛绿者居多。而儒家的认同者以及大法修炼者将大部分集结在在泛蓝与泛绿(主要指其中的保守主义者)营垒中。有理由相信,在转型后,这三种色彩的互动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主导中国的政治走向。

如果这一政治想象八九不离十,那末,今日中国泛蓝联盟的介入中国公共生活,将是一个小小的兆头,预示着未来三色互动的中国色块的一极正在静悄悄地破土而出。毋庸讳言,在即将来临的凶险难测的政治风浪中,我们无法预测她的未来。但有一点笔者是没有看错的,那就是:“她很小很丑,但她很温柔。”

让我们衷心祝福她。

──《观察》首发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