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0%be%e7%94%9f25有人从窗口跳出
有人在法院门口服毒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有人提着枪冲进法院
有人拿着刀砍向城管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抱歉,那些凋谢的花儿
抱歉,那些受伤的鸟儿
抱歉,那些流泪的人儿
我看不见,我都看不见

天实在是太黑了
天实在是太暗

2016年11月11日 于长沙

 

涟漪

一粒石子,一个涟漪
一颗脑袋,在夕阳如血的水边
生长,拒绝

写作即反抗,大幕
终要抹去牛羊肥壮的村庄
覆盆是山的命运

涟漪,这水的暴动
那脑袋像韭菜一样顽强
文字就是星星

2011年10月17日 于长沙租来屋

 

湖南大剧院听马克西姆

爱上马克西姆
是因为每当他弹起“出埃及”
我心中便响起那圣歌:

“去吧,摩西
去那远方的埃及
告诉老法老
让我的人民离去”

风萧萧兮,我不惧
埃及!埃及!那灼人的沙漠
以及可怕的咒语
颠倒金字塔,告诉
那木乃伊

“让我的人民离去!”
“让我的人民离去!”

注:周日晚在湖南大剧院听马克西姆钢琴演奏会而后作。

2011年11月21日记20晚事 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