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我们在澳华人,可以不庆祝大陆国庆,不庆祝台湾国庆,我们应该庆祝澳洲国庆。理由不言自明,想一想什么叫永久居民的永久二字,想一想什么叫澳籍。

我们庆祝国庆,不仅因为她使我们安居乐业,还因为她的立国精神——自由民主人权。我们非常幸福。

去年国庆,作为海南工会的会员,我兴高彩烈地参加了由华联会组织的澳洲国庆庆祝会。华人背景的组织庆祝澳洲国庆,这是很值得参与的事情。那是一月二十八日,因为是星期五,我女儿和朋友都在上班,所以,我只买了两张午餐卷,丈夫伊恩和我去。

希望我澳洲土生土长的丈夫看看华人组织怎样庆祝澳洲国庆,表示我们对这块土地的热爱,和对这块土地上人民的感谢——感谢是美德中最微小的,忘恩负义是恶习中最不好的。一位名人讲过这句话。

可是,在这个美丽的国家,在澳洲华人庆祝国庆的宴会上,居然出现驱赶记者的事件,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事情过去已整整一年,但我记忆尤新。

到达宴会厅楼上,已有四五百位喜气洋洋的来宾,大纪元报记者肖勤也在,我很高兴,庆祝会可以接受该报记者参加,那正是澳洲精神的体现。我告诉肖勤我们在第九桌,会后再聊。

会议刚刚开始,主席Peter 陈正在致词,他一口流利的英文很吸引人。突然,肖勤弓着腰向我走来,后面跟着一个戴眼镜的年青男人。肖勤说,齐阿姨,我走了。我大吃一惊,为什么,会议才开始?肖勤欲言又止,她身边那个男的催促说,快点走快点走,不然杨XX要骂我了!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只记住了姓,心想,这是谁呀,那么霸道,还要骂人。肖勤说,以后再解释,我走了。

她从容地从主席台前走过,Peter 陈还在演讲,那个年青人跟在肖勤背后,站在楼梯口看她下楼。

我转身对伊恩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立即愤怒起来,这还像话,澳大利亚国庆庆祝会上驱逐一位记者!不行,我抗议,我要走!我赶紧摁住他,叫他别走,等今天的会开完后再说,至少,等Peter 陈讲完话才离开,下次我们不来就是了。伊恩几次撑起来,我几次把他拉住,最后,他还是站了起来。不,我不能呆在这里,非走不可。

伊恩从主席台前走过,对坐在楼梯口搞来宾登记的几个人骂了句什么,下楼走了。

我对海南工会副会长张齐清讲了记者肖勤被赶走的事,我说,我老公走了,我也要走。走过主席台,只听见司仪宣布,现在欢迎墨尔本领事馆杨XX讲话。我还是没能记住这个名字,觉得就是刚才那个男的提到的那个。

到了楼下,伊恩等在门外,他说他知道我也会出来。

其实,没有他,为了顾全主席的面子,我想我不会这么早走。Peter 陈是我们海南公会会长,是个典型的好人,我一贯非常敬重他,不想使他难堪。

伊恩愤愤地说,这些人最可恶,在澳洲自由民主的旗帜下竟干出驱逐记者的勾当。我敢打睹,这里大多数华人,还是在中共的控制之下。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呆在澳洲。他责怪我刚才怎么不在肖勤走之前告诉他,那他就会站起来说:“这个位子让给你,肖勤你坐,我走!看他们怎样。”

我也很生气,但不能再给伊恩火上添油了。我说,这样的事到处都在发生,见惯不惊,你一个人又能干什么。他更不满了,你们都这样想,共产党才会得寸进尺,这种事才会在自由世界发生。你老说,要西方人了解中国,我看,你们许多中国人自己都不了解中国。

饿着肚子,我俩边走边找肖勤。在唐人街后段路口处,肖勤正和她姐姐两人忙着给路人散发传单,平静祥和,刚才的事情不曾在她脸上留下一丝痕迹。相信这俩姐妹也饿着肚子。

事情是这样的。领事馆一行人到达宴会厅,杨XX一眼看见肖勤,便对大会主持人说,大纪元报的肖勤在这里,叫她走,她不走,我们走!还说,齐家贞也在这里,她最近同法轮功搞在一起,我们也很不高兴,只不过她已经买了餐卷。

要来,餐卷当然早就得买好,肖劲也一样,至于贵宾们是否买票,我们不知道。

尽管领事馆的人都很有名,特别是杨XX.但大家非亲非故,我们去的地方相信他们不感兴趣,他们有事也不会找我们,肖勤(当时她才来澳六个月)和我不认识他们,一个都不认识。可他们认识我们,并且一眼就把我们认出来了,这样的眼力和记性值得佩服。

我感谢他们对我手下留情,没有赶我出去。不过,我不是法轮功,没学会忍,不像肖勤那样有涵养。我认为,在这个自由民主之地,任何人,不管他是澳洲居民、澳洲公民或者临时居民,庆祝澳洲国庆,这都是他们的权利,无人能剥夺。难道,澳洲华人还需要为本来就已经享有的庆祝国庆的权利再奋斗一次,为了中国官员杨XX的意志?

这一点,我事后打过电话给Peter 陈,他完全同意。他说,假如当时我们把领事馆的话传达给肖勤,肖勤坚决不走,我也不会赶她。我相信Peter 陈讲的是真话,他完全不同于有的“侨领”。

中国的驻外官员应当有外交官的风度,耍学会讲理。这里是澳大利亚,不是在中国!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