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子良1

范子良

菱湖镇位于湖州东南20公里。菱湖镇古名“秀溪”,又名“凌波塘”。原是被用来种菱的大湖。每年秋季“丛丛菱叶随波起,朵朵菱花背日开”,盛产菱,因名“菱湖”。

这诗意般的小镇景象应该是民国之前的画面了吧?

如今的菱湖小镇,已看不到一个像样的“凌波塘”,许多“凌波塘”已被填埋造水泥大楼了。

以前的那些古朴雅致的楼台亭阁和小桥流水江南小镇的韵味已荡漾无存,取而代之是杂乱的民居,脏乱差的街道……

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打麻将者的一声脆亮的“碰”声……

奥!看来这个小镇还是有生气的。

戚惠民1

戚惠民

就在这么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位既平凡又伟大的“不是人物的人物”——范子良范老先生。

范老先生,今年80岁了,说他平凡确实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从上海铁路系统退休的工人,说他伟大就是这么一个微不足道退休工人在六四期间毅然决然烧了党证退党与这个暴政集团彻底决裂!

他也从一个退伍军人、共产党员变成了一位为争取自由民主的斗士,光范先生的“作案工具”电脑就被当地国保前后抄走五台至今未归还。

为此,范老先生还坐过共党的大牢。

也成了同道人和共党眼里的“不是人物的人物”了。

范子良、戚惠民1

范子良、戚惠民

我好像有近2年没有来菱湖镇了,上次还是与开频老弟单车骑行到菱湖见范老先生的,也就是说我有近2年没有见到范老先生了。

我第一次与范老先生认识是17年前,是在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方认识的——浙江十里坪劳教所。

我当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劳教的,与范老先生关在同一个劳教队,只是不是同一个小队,不过小队与小队之间离得也不远。

起初我根本不认识范老先生,但在放风时从这么多的老年囚徒中我一眼看上去这老人气质举止不同其他老人囚徒,于是我就特别关注这位老人,我们进劳教所正好是冬季,十里坪冬季又特别冷,有一天看到笼头秉承管教的旨意在惩罚这位老人,让这位老人赤着双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被强迫面壁站立思过。(在这劳教所这种惩罚还算是轻的,可见重一点惩罚是多么的恐怕!)。

过后我向笼头打听这位老人的来历,笼头说他是法轮功,后来我才知道,笼头们有意或无意把我们这些人都叫“法轮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么一长串词笼头们可能不理解或是嫌麻烦,干脆就叫我们法轮功了)之后我慢慢向笼头们解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来龙去脉,笼头们才有所悟。

不过当时我确实以为范老先生是法轮功,因为那时劳教所关了许多法轮功……

不记得哪一天了,这天在放风时范老先生先左右环顾了一下,然后走过来就悄悄地问我,你知道王有才吗?接着又报出一些当时比较有影响的异见人士,我一听马上就明白了这位老人不是因法轮功进来的,是和我同样的罪名进来的,从此我们就成了忘年交和亦师亦友的挚友了!

在之后的艰难的牢狱生活中,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到了“六四”这天我们会不约而同地绝食一天来纪念“六四”……。

今天我再次到了菱湖镇,见到了范老先生,同时也让我回想起我们一起在狱中度过的点点滴滴,感慨万千!

由于在监狱里受到种种身心的折磨,吃的都是存放10多年之久战备粮霉变得连猪都不吃的米,拿来给我们这些“犯人”吃。

范老先生出狱后生过两次大病,一次是胃癌,一次是皮肤癌。

很显然这些病与监狱里的非人生活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值得庆幸的是,范老先生勇敢地挺过了牢狱生活带来的苦难,也挺过了病魔带来的厄运!

范子良、戚惠民2

戚惠民、范子良

今天见到范老先生,面色红润,精神矍铄,我由衷地感到欣慰甚至骄傲!

相信范老先生一定能看到自由民主在中国实现的这一天!

杭州 戚惠民 2017.3.28 菱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