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摔跤吧爸爸》

Share on Google+

摔跤吧爸爸经不住朋友诱惑好像差不多整个中国对这部片子一边倒的叫绝,这年头没争议的人或事越来越少,这是个没有共识的年代,这年代除了汉字是方的地球是圆的没有争议,还有就是本次不见争议的摔跤爸爸。

一百三十分钟的摔跤爸爸如期展开到点谢幕。期间我的脑海不时闪回半个世纪前的《女篮5号》和三十年前的女排郎平及其他旧日主唱。突然觉得当下国人的底气递减战力稀薄,故请来印度正能量大师以飱国人——这可是满打满算只多不少的正国级能量。

但只是当今年代这“正能量”一词只大众亢奋了一晚便跌进尘埃。所谓正能量我相信在印度很励志,在日本很原味,在韩国很披情,但在中国这样的正能量却虚的可以假的可爱,而且当下中国越不自信能量越正,能量越正的,越不自信。

中国,我傻乎乎的正能量,一如我傻乎乎的爱国粉情全为单相思。当年梦雁君问鼎诗人江河,他哪来的那么多激情,今天本酒葫芦口服豹子胆仰天叩问华夏诸君,我芸芸的兄弟姐妹们,阁下哪来的那么多正能量。

其实在我眼里印度电影从来就是世俗性大众家常正能量菜制作,从50年代的《流浪者》开始印度电影的能量压根就没见负值,无论他们的电影手法还是印式观念,这个国家的电影本人认为只看一部不少,看一百部不多,几十年来的印度电影除了正能量,我没闻出其他味道。

莫非当下国人颓废的无路可路还是,我们的风花雪月已成隔日,还是我们已激不起商场情场的驰骋英姿,于是这摔跤爸爸正当此刻的给了我们一针绝地花开的视觉强心针,于是我们终于重现久违的咆哮和混沌的拳脚,于是我们满心欢喜的遥指滔滔黄河滚滚长江,于是我们浴血唐突并貌似执行殷红的黎明。

是否我可以战无不胜,只要我有个摔跤爸爸。只要我是摔跤神爸爸,我的后代便天下无敌,管他是男是女是人是仙,于是一夜间我们的举国从渴望有个官爸爸富爸爸,到差不多人人渴望有个摔跤神爸爸。

这部电影是越删越光荣还是原装进口更伟大其实不重要,在21世纪的今天上演一部冲破封建礼教迎战男尊女卑的大戏也就大印度国可为之并身体力行远征东土。然天兵虽不远草木已惊奇,但见呼长城内外千军万马星夜启程,早上贼船。

于是我的老破文字不说也罢——但我,还是说了。

2017-05-19夜晚美兰湖

阅读次数:1,9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