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仁全:17个少年的死与警察草菅人命

Share on Google+

震惊全国的“11.12”特大杀人案近日在河南省平舆县法院开审,十七个花季少年先后二年惨死在恶魔黄勇残暴的“智能木马”之下,然而,即使对黄勇千刀万剐,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能唤回十七个鲜活的生命吗?又如何能慰藉十七个受害者父母及家人破碎的心灵?在连续两年的时间、在同一个县城的学生中、同一个环境的网吧里作案十七次,每一次,孩子神秘“失踪”后,孩子的家人都及时报案了,而公安部门众口一词的回答:“孩子可能是与家里怄气,或者出去打工了,没有立案价值。”家长们再问,刑警队就叫他们找县公安局,县公安局又说这事应该由刑警队管。皮球踢来踢去。(2003年12月9日楚天都市报语)。

就在前十六个孩子杳无音讯地“失踪”后,十六个孩子的父母奔走呼号,有的家长为了寻子,踏遍了千山万水,历尽了千辛万苦,他们掌握了大量的证据,要求当地平舆县公安局立案侦察,但公安人员无动于衷、置之不理。

今年9月初,十六个“失踪”的孩子家长中,有七个孩子的家长带着相关材料到北京上访,在公安部和国务院等地哀求哭泣,造成了一定的影响,9月7日,已经返回平舆县的学生家长接到通知,县公安局已经就此事“立了案。”

但家长后来作介绍说,此后平舆县警方从未就此事发布任何形式的警示或者通告,没有对失踪十六个孩子的事件展开过全方位调查,也就是说,公安部门根本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结果悲剧再次发生:2003年10月24日,平舆县高一学生、17岁的秦继飞“失踪”──他是最后一个在黄勇手里遇害的学生。

要不是第十八个孩子张某过于机警,也许还有第十九个孩子、甚至是二十九个孩子死在黄勇的魔爪下,警察还会认为这些中学生“出去打工了”。此案还不得告破。

11月10日,黄勇对骗到家里的张某实施三次暴力后,奄奄一息的张某大声求饶,许诺认黄勇为乾爹,以后为他养老,杀人恶魔似乎是被打动了,解开了张的绳子,并给他两元钱作为回家的路费。这个孩子在家长的陪同下到公安部门报了案,十七个孩子的死因才真相大白。

黄勇作案手段并不高明,背景也不复杂,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他每次都是在网吧里诱惑、哄骗在网吧里上网的中学生到他家里“学电脑”,用他自家的面条机改装成的“智能木马”折磨而死,然后将其尸体埋葬在院子里,曾经留下了无数个蛛丝马迹,人们不竟要问:我们这个制度的警察在干什么?

是的,他们很忙,大街小巷都能看到他们呼啸而过的车辆,到处都能看到他们娇健的身影,然而,他们都在忙着完成罚款任务,忙于个人政绩,忙于吃喝玩乐。抓赌抓嫖是他们中心工作,因为抓赌抓嫖后才能搞到罚款,他们更热衷于大有油水的经济案件,一笔下来就能弄到几万元、甚至是数十万元的“进项收入”,既得了政绩,又得了奖金,对于那些“失踪”的孩子,侦察过程中不仅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还在投入不少的费用,自然是“费力不讨好”了。所以从上到下都不愿意去做。百姓形容他们盖的高楼大厦是“嫖客打的桩、赌徒做的墙、婊子灌的浆、小偷上的梁”是不无道理的。

前两天已经公布,平舆县已撤了从公安局长到刑侦队长一系列的干部的职,然而,这就能改变公安体制僵化、落后的局面吗?

十七个受害者的家庭,已有三个家长精神失常,有的已处于家破人亡的边缘;还有一些家庭,为寻找孩子已倾家荡产,一贫如洗。杀人恶魔将会受到审判和应有的惩处,然而,这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全国还有千千万个“失踪”的少年没有着落,还有千千万种案件没有告破,更有千千万个像平舆县一样的政府和公安部门,他们都是这个制度的产物。

要是第一个孩子、或者第二个、第三个孩子受害后,公安部门就及时主动的立案侦察、主动出击,怎么会有这么多花季少年的死?怎么能容忍变态的黄勇两年多的逍遥法外?十七个少年的死,与平舆县政府和县公安局的“不作为”有着直接的关系,正是他们的草菅人命,才导致十七条生命的结束。追究了一个平舆县公安人员“不作为”的责任,撤销了一个局长的职务,但全国还有千千万个平舆县的公安队伍,死去的冤魂还有万万千,这又向谁去追究责任?

在这个制度下,撤换一百个平舆县的政府领导和公安局长,那是换汤不换药,他们仍然要草菅人命。

2003年月12月17日于香港

大纪元首发

《曾仁全文集》

阅读次数:1,8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