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忠:珍惜阳光下的日子

Share on Google+

相由心生 命由己作 祸福无门 惟人自召

在生活中,在每个正常人的心目中,监狱都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那里没有自由,没有人性关怀,没有自尊,更没有美食。然而,这样一个让人鄙视、没有温暖的地方,居然会有人“心向往之”,听到要被送去监狱竟然有点兴奋,感觉逃离了苦海一般。正常人一定最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比监狱还要恐怖吗?

实际上,这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它不是别的地方,它的名字叫做“看守所”。

曾有正常人被关押到看守所吗?在那个被一些人看作是“人间地狱”的地方,会有怎样的痛苦、忧伤、悲情呢?实际上,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是很难想象的。而胡民,曾经作为一个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曾经被关进看守所一年之久。他以自己刻骨铭心的经历,见证了那个将人折磨得“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人间地狱。

胡民在看守所里,与其他13个人一起,关在一间屋子里。屋子里北面(如果他没有记错方向的话)有铁门,每日关闭,不能走出铁门半步;屋子南面还有一个铁门,平时都是关闭的,只有在上午、下午固定的时间,打开大概是20多分钟的时间(没有表,根本不知道时间),让这些被关押的人员去放风场“放风”。

放风场,顾名思义,是一个很大的能够吹吹风的操场吗?如果这样想就错了,它只是一个大概15平米左右,全部(包括头顶上)被铁栏杆围起来的狭小空间而已。

在这里面,每一个人每天的工作都是剥蒜,从早晨剥到下午,什么时候剥完了什么时候歇着。在这里面,每个人都沦为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每个人都是其家庭乃至家族的耻辱,每个人都成为行尸走肉、没有思想的“走兽”。

胡民在里面感觉生不如死,度日如年。他每一日都在查天数,查他被关在里面多少天了。胡民常回忆起当初警察把他带进这个铁门的情景。当时,在他被带入看守所的那一天,在他弯腰钻进铁门,劳动号子在后面就把门锁上。打死他也想不到,就在铁门这么一关,等他再走出这个铁门,时间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是胡民在恢复自由后经常想起的一句话。而胡民更加经常想起的,是那些曾经与他共处一室的在押人员们。特别是几个杀人犯所流下的泪水,让他犯琢磨:难道是鳄鱼的眼泪吗?为什么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呢?

人物一:“小白脸”卢强

卢强,这是一个20多岁的美男子,皮肤白皙,五官端正,身材匀称。他与其他的3个室友一起,时常有说有笑,他们吃饭在一起吃,劳动在一起劳动,甚至睡觉也在一个时间。看着这几个青年人友好的样子,胡民以为,看来卢强和这几个人是好朋友,他们情绪那么好,可能是小案子,呆不多久就要出去了。然而,时间长了胡民才知道,这几个人情况都不一样,卢强的案子最重,据说是故意杀人,而他的朋友则是故意伤害,是小案子。胡民知道,自己与这些人关在一起,自己的情况也好不了哪里去。对卢强的惋惜?好奇?都说不上,只知道,自己被人关在里面,已经是一个多月了。

在每日无休无止的煎熬中,胡民似乎在盼望着,盼望着忽然能够发生奇迹,把自己放出去。怎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度过许多的绝望的日子以后,胡民麻木了,不再期盼奇迹,只是在熬时间而已。

室友们有的开始兴高采烈了。原因是终于可以“下队”了。一开始胡民不知道下队是什么意思,可是他也没有心思去了解,去打听。日子一天天过去,下队的室友走了好几个。每个下队的人都是一副高高兴兴的样子。胡民也搞明白了,下队就是该去监狱了。但是,胡民想不通,去监狱怎么都是那么高兴捏?这么悲惨的一件事情,怎么没有愁眉苦脸的呢?
胡民想不通。

时间长了,胡民了解“下队”为什么值得高兴了。“下队”后,活动的空间大了,不再局限在狭小的屋子里;可以痛痛快快地洗个热水澡,不像现在一律冷水洗浴;更重要的是吃的东西花样很多,而且肉很多,想吃哪个随便挑。听了室友的介绍,胡民忽然心向往之,他也很想“下队”,去体会“下队”后的自在生活,如果不能去,那么就是错过了一个很可惜的“项目”。

后来,胡民知道了卢强的一点情况。据室友说,卢强找了一个年龄很大的女朋友,对他非比一般的好,女朋友给他买了许多好东西,带他去各地玩耍。胡民想。这不是传说中的包养“小白脸”吗?他只能想,不能说,因为他知道后果。后来,女朋友和别人在一个餐馆吃饭时,女朋友与另外的几名男女发生了口角,对方人数多,女朋友占不到便宜,一急之下,就马上给卢强打电话,让他过来。卢强接电话后,飞快赶到,想在女朋友面前出出风头,不料对方根本不将他这个英俊小生放在眼里。在情急之下,卢强拿出身上的刀具,将对方刺成重伤。对方报警,很快警察赶到,将卢强和女朋友审讯之后,分别关押在同一个看守所。
对于卢强,虽然是一个漂亮青年,胡民却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同情?自己同样身陷囹圄,谁能同情谁呢?鄙视?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样沦为“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还有鄙视的资格吗?如果有,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再者说,在里面抢劫犯、杀人犯、强奸犯、盗窃犯见的多了,胡民已经麻木了,还会有什么样的同情与悲悯呢?

又过了一些日子,在大家干活完毕休息的的时候,胡民忽然发现卢强一个人靠在北面的门边,悄悄地抽泣着。胡民纳闷,他是怎么了?平时那么开朗的一个人,有说有笑,并不悲观,怎么忽然哭了呢?一打听,原来是被卢强重伤的那个人,在医院里没有抢救过来,死掉了。满心盼着他能恢复过来的卢强,也失去希望了。胡民在想,他为什么抽泣,是对逝者的同情,对自己过错的悔恨?还是对即将罪名加重的恐惧?一切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在摄像头下面(北面门的上方有很大的摄像头),一个人哭泣了好久,警察也应该看到了他的表现。

如果说,对于卢强的所作所为,胡民感觉很不值得,缺少同情,那么,对于杀人犯老魏的遭遇,胡民就感到很可悲了。

人物二:寡言少语的老魏

新年过后不久的一天,监室里新来了一个室友,40多岁,中等个头,比较瘦弱,脸色苍白,双眼凹陷,给人一种比较“狠”的感觉,他就是老魏。是犯了什么案子呢?据老魏的叙述,是这样的:原来,老魏就是附近村庄的一个农民,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家里种地为生,他家里人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攒了些钱,想盖新房子。老魏找到一个包工头,请他带人来盖。房子盖得很快,然而老魏却很不满意,他用手比划着说,房子本来应该是长方形的,可是包工头他们却给盖成了平行四边形,这怎么能行呢?老魏十分生气,就和包工头产生了纠纷,老魏已经先把大部分建房款给了包工头,剩余的一小部分,老魏以对方盖房子不合格为由,拒绝再交建房款。

后来,包工头又多次索要建房款,老魏一直拒绝。直到大年初四那一天,包工头又带着一个人,来到老魏家里,索要剩余的建房款,老魏又一次提出自己的想法,拒绝交钱。对方生气了,老实的老魏更加生气,一来二去,双方竟然对手打了起来,老魏忽然从厨房拿出了菜刀,挥舞起来,对方竟然不知道逃走,混战之中,包工头被老魏砍倒在血泊里,包工头的跟随者也受了伤。就这样,老魏被警察关来了看守所。
在日常的生活中,老魏安安静静地剥蒜,打扫卫生,少言寡语。对于这样一个人,年龄也和胡民一样大,胡民真的有点同情对方。同样是比较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同样是少言寡语,年龄也都相仿,上有老下有小,竟然遭遇意外不幸,发生如此大难,冥冥之中,真不知道是谁在安排着一切呢?

在彼此相处了很久以后,在一次闲聊中,胡民与老魏谈起了过去。老魏的一句话让胡民记忆深刻,“如果事情是发生在现在,他来我家里要钱,我一定要恭恭敬敬地把双倍的钱交给他,只求能够把我放出去”。话说的如此凄凉,世上哪有什么后悔药呢?唯有悲催而已!胡民劝告老魏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好好地‘活在当下’吧。”
就是因为一点纠纷,老实人老魏的后半辈子就要在监狱里度过,再也不能体会正常人的生活和娱乐了,对他来说,这将是怎样的痛苦呢?

人物三:曾经优秀的李华

在所有的在押人员中,另一个退伍军人的遭遇也让胡民感到悲催。退伍军人叫李华,30出头,中等个头,长相偏瘦,很是精干。李华以前在云南当武警,经常给中央去开会、旅游的领导人站岗,在单位组织的武警比赛中,他凭着过硬的身手,曾经多次夺奖,是一个很上进、很出息的农家孩子。
然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退伍的日子终于到了。李华回到家里后,他考了驾照,开起了出租车,成为一名早出晚归的出租车司机。

李华开上出租车,每个月一般都有三四千元的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很知足。很快,他就结婚了,妻子也是附近农村的,李利华比较上进,妻子也很知足,二人的小生活过的还比较和睦。时光荏苒,李有了一个乖巧的女孩,日子过得很幸福。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天下午,李华开车送完客人之后,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他经常去的镇上的一个小饭馆,炒了2个菜,要了几瓶啤酒(当时对醉驾管理不严格),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忽然,有两个平时认识的男子也来到饭馆,在简单打过招呼后,在旁边一个桌子上坐下,在菜和酒端上来以后,开始大吃特吃。
据胡民了解,就在李华和这两个人吃饭的过程中,由于都喝了酒,又开始语言交流,怎奈话不投机半句多,一来二去不知怎么忽然起了冲突,李华和其中的一个男子在争吵之余,开始辱骂对方,随后二人又开始动手,对方2个人,而且人高马大,身材矮小的李华没有占到优势,在被其中一个人踢了一脚以后,感觉受到羞辱的李华跑到菜馆的厨房,拿出来一把菜刀,只用了一刀,就把踢人的那个砍倒了。他的朋友一见不好,撒腿就跑,边跑边打120,倒下的那个因失血过快,很快失去知觉。

李华一看大事不妙,也马上清醒过来,开上他的出租车,慌慌张张回到家里,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妻子和女儿刚吃完饭,李华简单地向妻子说,他打伤了一个人,要外出躲上几天,妻子本来就对他不回家吃饭很生气,一听又和人打架,就开始唠唠叨叨埋怨他,不顾家,年纪轻轻光知道吃吃喝喝等等,李华也来不及计较,他匆匆忙忙收拾了衣服,带了一些钱,没有再开车,而是骑着自行车,趁着天黑,向汽车站蹬去。

在汽车站,很多长途车已经停开了,李华也顾不上擦汗,看到还有一班马上要开往外地的长途车,他也不管去什么地方,就坐了上去。就这样匆匆忙忙地离开老家,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随后,他给妻子打电话,让妻子带着孩子,第二天来这里找他。于是,在一天之后,妻子也带着两个包裹,和年仅3岁的孩子,来到了他的身边。还没有好好休息一下,警惕性很高的李利华马上就带着妻子,买上了去甘肃的火车票,开始逃亡生涯。

据李华告诉胡民,没有几天的功夫,警察就找到了李华的家,调查他的下落。可是家里的人都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实际上是真的不知道,在甘肃,李华和妻子都隐姓埋名,换了手机号码,而且再也没有和家里联系,而且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俩开始用一个小推车卖鸡蛋灌饼,以此维持生计。

据李华说,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后悔过,为啥呢?因为他曾经在部队练过格斗,还获过奖,为啥还要去厨房里拿刀呢?就是不用刀,他也完全可以打败那个人,这样他也就不会死了,这样也就不会有个“杀人犯”的罪名了,这是他一辈子最为懊悔的一件事。

李华讲,有一次他带着孩子在一个小树林里玩耍,忽然看到一只五彩斑斓、十分漂亮的山鸡在地上觅食,为了接近山鸡,李马上“趴到地上,开始匍匐前进”,他用当兵时候的术语说,胡民也开始想象那只山鸡的样子。李利华说:“当时如果有一张网,就可以网到那只山鸡——”“嘿,你们两个在那里干嘛呢?”有别的室友开始对他俩的交谈产生看法了,胡民和李华答应了一下,就各自散开了。

随着时间的增长,胡民了解到,李华的逃亡生涯有3年之久,后来,家里的老人看到政府有鼓励自首、宽大处理的政策,就开始动员他去自首。李华不想去,他心里害怕,但是也架不住老人再加上妻子的劝说,就主动找到派出所,自首了。就这样,与胡民开始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似人非人的世界里相遇了。
这难道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吗?

后来,李华的案子开庭了,再后来,李华的判决书下来了,过失杀人罪,有自首情节,有民事赔偿,李被判12年。接到判决书,李华气愤不已,他感觉判的太重了,认为自己受到了欺骗。他再一次后悔了,认为自己不应该去自首,家里人也不应该赔偿对方,如果这一切所换来的结果是被判12年,那就不如在外面继续逃亡。

对李华的气愤,胡民很是同情,可是却想不出怎么来劝劝他,也许是在里面关的太久脑子不好用了,也许是对他持刀杀人的做法不敢苟同,也许是怕李华在气头上给他难堪?反正,在那个非正常的环境中,他没有去开导李华,胡民觉得自己是在浑浑噩噩地行尸走肉而已。

被关在看守所里的人,是不能见到家里人的,几乎是“与世隔绝”。他们也很少回想起家里的亲人。毕竟,每个被关押的人,都被外界看作是“人渣”,都是所在家族的一个耻辱。而且,失去自由的人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自由,对许多人渣来说,被关押只是失去自由的开始,重现自由似乎是远在天边,如果在里面想家,除了徒增烦恼以外,还有什么呢?

胡民有时候自嘲: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被关在看守所与外界的距离了。

在里面,有人说起关押人员妻子的表现,是“(关)一年人等逼也等,两年人等逼不等,(关)三年人逼都不等”。既有嘲笑的意味,更有无奈的心酸。而同样被关在里面的一位银行行长老王的话,则是给人“气壮山河”的感觉,他说:既然给不了人家幸福,那么就给人家自由呗!而这位行长在被关押之初,就提出了“活在当下”的主张,给胡民这颗抑郁的灵魂当头一棒,让他清醒不少。而这位洒脱的行长老王,是因为违规放贷1200万,最终却没有收回贷款而被收监的。在时间过去接近一年以后,行长的案子判了,有期徒刑12年,曾经洒脱的行长心里不服,作出了上诉。然而在等待期间,行长又私下里谈起,不该上诉,直接下队会更好一些。

胡民继续开始每日剥蒜的日子。至于李华后来有没有上诉,胡民已经不记得了。而据别的室友讲,在胡民来到这个监室之前,这里面每天打人是家常便饭,剥蒜最慢的几个(下午放风场开门,开门的时候没有把蒜剥完的)每天要把面朝墙壁,裤子退下,然后由室友拿着脱下的布鞋(他们称为3520)开始“打屁股”,“啪、啪、啪……”击打声清脆悦耳,可以传出至少100米以外。至于打几下,则是完全看打人者的心情,少则七八下,多则十几下。而对于几个经常被打的来说,在习以为常的打骂之下,已经变得麻木了。

而对于胡民说,给他印象最深的,不是“3520”的惩罚,而是一个小室友魏员的“拉筐”仪式。

人物四:未成年人魏元

魏员当时是15岁,未成年人,身高只有1.4米。据他对室友讲,初中毕业后,因不爱学习,就在一个饭店里做传菜生。在进来之前,看守所的岳队长去饭店吃饭,一向有着公道正派之称的岳队长看到魏元干活,于心不忍,开玩笑说,小伙子,跟我走吧,带你去一个很新鲜的地方。没成想,岳队长竟然一语成谶,时隔不久,魏元“不请自来”,来到这个看守所,而且恰好分到岳队长的监室。世事无常,造化弄人,让人不知是喜是悲。

魏元年纪不大,犯的罪是伙同他人“抢劫出租车”,已经让人拍案惊奇了,然而更让人惊奇的是,他有着与身材不成比例的大屌。这在他第一天进入监室净身的时候大家就看到了,但是谁也没有说;而在魏元小便的时候,他的老乡——年近50岁的老张在旁边发出了惊呼:这小子别看人不大,却长着一个成年人的大屌!别的室友闻声而至,在“品鉴”过之后,也是啧啧称奇。有的说他不再是“童男子”了,还有的人说人小屌大等等,不一而足。

魏元在社会上混得久了,已经看不出一点学生的风貌,反而给人一种见油嘴滑舌的感觉,整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据他说,在他所在的饭店,传菜生乘给客人上菜之机偷吃几口菜,已经是饭店里不成文的规矩。虽然饭店经营者有规定,对传菜生偷吃的抓住就罚,可是每个传菜生依然偷吃无误。一日,有客人点了很贵的海参,魏元同样是大吃几口,也没有被发现,感觉很是过瘾。

有一天,魏元剥蒜慢了一些,有人说他应该受到惩罚。号头让他选择是打“3520”还是选择“拉筐”,号头也有意让他“拉筐”,给大家开开眼。魏元就选择了拉筐,他褪下裤子后,马上有人拿来一小段绳子,系在他的屌上,绳子另一头系在装蒜的塑料筐上,然后,魏元开始倒退着沿着铺板走路,在旁边观赏的室友全部都喜笑颜开,似乎是过节一样。魏元倒退着走路,稳当得出奇。号头伸出脚,在筐子前面拦了一下,魏元的脚步没有停止,疼得他“唉呀”一声,其他人的笑声就更加响亮了。
实际上,在魏元来到监室没有几天,他就和大家混熟了。有一天,魏元给大家演唱“我的好兄弟”: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人生难得起起落落,还是要坚强的生活,哭过笑过至少你还有我。他边唱边做出把好几支烟塞到嘴里吸的动作,夸张的造型很是搞笑,让大家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孩子刮目相看。胡民对大家说,要是魏元能够和一个高个子女子站在一起,二人说上一段二人转,在反差的作用下,效果一定很好。可惜的是,没有得到业内人士的指点,致使他走上邪路。然而胡民也想,在现实生活中,底层人想找到“伯乐”的指点,走上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该有多难啊?有多少人想找到“有出息”的门路或者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都找不到,更何况他这一个过早走上社会“大染缸”的未成年孩子呢?

大家都对魏元小小年纪,有胆子抢劫出租车感到惊奇。据魏元说,他在饭店里,每日和三个年纪大的朋友吃住在一起,抽烟喝酒无所不为,还经常去KTV。有一天晚上,他们四个又在一起想弄点钱花,“本来想偷一辆自行车!”魏元说,言语里带着一丝遗憾。他们就开始出门了。可不知道为啥,在走了一段路,却迟迟没有下手,领头的大哥又改变了主意,卖自行车才几个钱,为啥不去抢一台出租车,还能卖个大价钱?这可比偷自行车“有出息”多了。另外的两个哥们也随声附和。“小跟班”魏元虽然感觉有点“蒙圈”,可是三个大哥都决定了,跟着大哥去找找刺激也好像没有亏吃,就这样他们又重新“计划”了一番,开始准备下手。
随后,大哥拦下来一个出租车,司机是个男的,30多岁,按照他们说的地址就飞驶而去。在一个偏僻路段,大哥他们借口下去解手,让司机停车,随后,趁司机不防备,将他拉下车,对他拳打脚踢,魏元也跟着踢了两脚,搜身,最终只找到230多块钱,然后他们拿走司机的手机,警告他不要报案,几个人就重新坐上出租车,由“大哥”开着,开始一路狂奔。

据魏元讲,他上车之后,心里是“扑通扑通”狂跳不止,觉得心脏都要跳出胸膛了。“大哥”开车也不稳当,颠簸不断。在跑了一段之后,不知怎么搞的,忽然车子一歪,一下子开到路边的沟里去了,矮小的魏元从座位上弹起,他的头“砰”地一声,撞在了挡风玻璃上,霎时间,他感觉眼前光芒四射,有无数的星星在闪烁。
魏元同时听到大哥他们也在“哎哟哎哟”地叫唤,他用手揉着头,呲牙咧嘴的回到座位上,另外的几个慢慢都下了车。经此一撞,魏元剧烈跳动的心脏平稳了许多。他也下了车。大哥他们简单一商量,还是要开走,就让他们在后面推车,他在前面开,然而却发动不起来;大哥又下车,前前后后看看,再上车再发动,还是打不起火。大哥下了车,骂骂咧咧地,不要这个车了,把轮胎卸了,一个人一个轮胎,卖的钱归个人归个人。

大哥他们找到工具,黑灯瞎火地蹲在地上,鼓捣了老半天,却连个螺丝都拧不下来,几个人连说“我操”。最终,大哥站了起来,说,算了,把今天的钱先分一下,不卸轮胎了。大哥做主,把抢到的230多块钱分了,其中魏元人最小,出力最小,分的也最少,分到了30多块钱。然后,大哥就说,现在顾不了他们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各自去想办法吧。他说他要自己去广东,以免被发现;建议他们几个也是走的越远越好。

而魏元呢?他没有地方去,就回家了,却不敢把事情告诉家里,而仅仅两天之后,警察就来到他家,把他抓住,这时他的父母才知道他犯了案子,才后悔让他过早离开学校。魏元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四人里面的一个人哪里也没有去,而是直接去派出所自首了;这就是警察很快找到他的原因。
在经过审讯之后,魏元作为从犯,被判刑4年半,送去少年管教所。离开监室的那天,魏元很高兴,他也感觉终于离开这没有活动空间的地方,开始新的人生阶段了。

对此,行长老王议论说,由于魏元家里没有找关系,看来政府也已经放弃了这个未成年孩子。而一贯思想麻木的胡民也感觉到,将一个未成年孩子判刑4年半,似乎是太苛刻了。

每当想起魏元的时候,胡民就会在耳边想起他唱的那首歌: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朋友的情谊呀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

在时光荏苒中,那些曾经浑浑噩噩、行尸走肉的“人渣”们,你们还好吗?

实际上,胡民以前的生活与被关在看守所的日子相比,那真是天堂一样的日子。可惜当时的胡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时他在一个县里的事业单位工作,胡民出身农村,单位内种种不合理现象的存在,让胡民很是失望,后来他在事业发展上很不顺利,渐渐地胡民成了一个抑郁症患者。在单位,他寡言少语,与同事交流很少;在家里,往往当妻子孩子出门了,他一个人面对电脑的时候,就感觉现实太残酷,现实的打击太大了,他就会悲从中来,然后就趴在桌子上,让泪水喷涌而出,久久不止。往往在痛哭之后,他会擦干眼泪,与没有发生过一样,去做该做的事情。再后来,由于对现实的不满,他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走上了一条与正常人不同的道路,最终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罪名关到看守所,关押了1年之久。后来,他也反思自己,终于认识到,一直没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是其走上歧途的根本原因。自己大学毕业后,虽然在事业单位工作,却未能将自己的特长发挥出来,他自己又不甘于平庸,却又不能找到最好的发挥才干的路子,自己感觉郁郁不得志,最终走上一条“亲者痛、仇者快”的不归路。

从看守所出来以后,胡民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单位了。他想改变自己重新面对那些已经共事多年、彼此了解的同事们,然而却没有机会了。他的心里又增加了一份苦楚。可是,胡民却不再抑郁了,他知道,在自己与家人经历过生离死别之后,在差一点就死在看守所之后,现在能够活着出来,已经是万幸了。对于胡民来说,蹲看守所能够治疗抑郁症,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现在,胡民偶尔会想起从前的同事们,但是他想得最多的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说过的话:“当我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活在监狱之中。”胡民觉得这句话说的太好了,唯有忘记曾经的苦难,把痛苦减小,才能够轻装上阵,不被挫折所打倒。

胡民以自己的经历,想告诉所有的人们,尤其是那些抑郁症患者们,一定要珍惜生命,珍惜阳光下的日子,珍惜自由活动的时光;当一个失去自由、沦落成为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的人,尚且将在阳光下放风视作最美好的享受,尚且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尚且没有走上自寻短见的道路,每一个正常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呢?在好好活着的同时,更要珍惜别人的生命,不要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更不能拔刀相向。否则的话,就有可能危害到别人的生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每一个被暴力剥夺生命尊严的背后,都有施暴者悔恨的泪水,卢强、老魏、李华等等的遭遇,无不印证了这一点。

不仅如此,对每一个人来说,不要以为违法犯罪距离正常人遥不可及,实际上每个正常人,在遭遇一些极端情况下,都有可能触犯法律的底线,走上一条再也不能挽回的不归路。老魏、李华、胡民、卢强等人,都是曾经是安分守己的人,特别是李华和胡民,曾经有理想、有上进心,却因一些偶然因素,走上了违法犯罪的深渊,其遭遇令人惋惜。还有未成年人魏元,因交友不慎,被带入歧途,其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作为每一个正常人,心存善念,善待周围的每一个人,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这样,社会上的不合理因素或许会逐渐减少。

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2,0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