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红色的夜  触觉在繁殖
星星如蚊子般  不堪一击
壁虎正在咀嚼  一夏天的忙
蝉声掘起  勾引最后一丝泪滴

寂寞在森林徘徊  我用彩色气球想像
甜甜圈   炸芋块   干盘面 被荆棘刺穿
您拐步而行  直到体温与食物融合
那画面开始渗血  一点一点
在回忆里坠落  呻吟

欢笑生死未卜  灵媒紧握塔罗牌 失效
倒吊奴隶对著我嘲笑

六月  被吸血鬼縈绕  想像的晴天
青春踱步  缝织曲折动人的亲情
用一串串雨线  和一群归心似箭的脚步声
勾勒一车子窝心  爱与情交叠
缠绵间  看见了天堂
那是一个太容易满足的年代
忧虑  由此而来
算命师占算一生的功过  刻在史册上
由群象争断

篮球在十一点五十分   擦板  停格
那是那非   缱绻几代人
那名那利   翻腾几世梦
而明天是撕落一地的玻璃碎片
被当下赤裸践踏
留下血迹斑斑   鲜艳而脆弱
仿佛故事的边缘坑坑巴巴
那结局的伤口
在开头限时内  瓦解

笑声   随着那一磕眼  变成了经典
神跡不再   般若波罗蜜
也召不回的三魂七魄
和未来,堆积成灰

丑时   陀螺嘎然而止
太阳陨落   花瓣危言耸听
我在夜空中挥舞疾书   写下墓志铭
常绕我心  无止无尽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