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在“解放”前夕来到这世界,他们说是冲着新中国新社会来的。他们有太多的梦,虽然目不识丁,但幸福的梦人人会做。在三年政经灾难做,在文革也做,改革开放后他们惟一做的梦就是望子成龙的梦,因为他们的幸福梦已成破灭了,只得把幸福的梦提前交给后人。
确实望子成龙的梦,并不是一个人人幸福的梦,在这个国度,太多的是因为焦虑、失望、甚至对现实绝望产生的。他们发现,现实跟爷爷奶奶口中的社会毫无二致,甚至极不如。望子成龙是他们惟一的希望和救命草。但望子成龙的梦,子女终将长大,终会散去。记得我这个家中幺子决定像哥哥姐姐一样缀学到外面打工时,母亲哭了,她说:“你不读了家中惟一的希望就没有了。”一个望子成龙的梦就这样破了,这时已经快二十一世纪。
农村很多家庭都有一部望子成龙梦的历史,历经社会的残酷凄凉,长大成人生子生女,新的梦诞生,投入全部养育,十几年后梦散梦落。子女接过接力棒,一代一代传递,周而复始,中间枝丫走偏,那是祖坟上冒青烟。
其实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这样家庭的望子成龙的历史,在以共和、民主、自由、平等为标志的文明世界和现代国家时代,它依旧权为重、官为首,家庭只有依附权力才能光宗耀祖,才能对抗强权欺凌;依旧重复着大秦、唐、元、清帝国梦。然而它走不出那个望子成龙的梦破灭的宿命。
母亲望子成龙的梦破灭后,健康梦没有了,2011年,年纪63岁就得癌症离开了这个真实的社会。是的,母亲至死可能不做另一个梦:自由、平等、公平。虽然她们多么渴望这些,然而权力主导的社会,望子成龙的梦确实是最接近现实和迫切的,一个国家二千年做惯了这个梦,也是惯性。是惯性就是旧梦的延续。有时,我又愿意把父母望子成龙,理解为希望自己子女处在公平合理的一端,减少被愚昧欺骗和过上正常生活。虽然这个梦是对权力的恐惧与羡慕后,双重焦虑的结果。
是的,一个国家走什么样的道路,做什么样的梦,家庭就会做什么的梦。
城乡二元化、身份等级三教九流、教育不公平、国进民退、官就是商、商就是官等等不公平、不阳光几箩筐也历数不尽。使得家庭的望子成龙的梦越演越烈。官二代、富三代与穷二代、穷三代阶层固化,又使得望父成龙在家庭里成为子女的梦。两代之间多少有了怨气。
“中国梦”不应该制造出这种怨气,应该消除不公平、不平等,人人有自己的梦,这梦不是逼迫出来的,应该是自由选择的;“中国梦”应该是限制权力,消除老百姓对权力的恐惧和羡慕,使家庭不再有望子成龙,而是望子成才成德;“中国梦”应该是正义的、阳光的,彻底消除封建专制落后阴暗的制度;“中国梦”不能是南柯一梦、噩梦,或者痴人说梦,它是看得见,实实在在能改善和搞高人民生活幸福、自由……
遗憾的是,今天没有看到这些,我们只听到看到“中国梦”是中国崛起、中华复兴的强国梦,它要消灭宪政、法治,使人治走得更久更远。如果说现在家庭还有望子成龙的梦,是因为还有漏网之鱼给人梦,那么“中国梦”实现之日,望子成龙之梦也就消灭了,家庭不再心存任何幻想,哀莫大于心死了。
托克维尔说:“身分平等的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它是普遍的和持久的,它每时每刻都能摆脱人力的阻挠,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帮它前进。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阻止,岂非愚蠢!”少数人的“中国梦”何能阻挡人民对自由幸福、公平平等的追求!

By